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飞安事故频发 暴露中共民航管理何种缺陷

中国航空公司今年夏天发生一连串的驾驶失误问题,置乘客生命于危险之中。(PASCAL PAVANI/AFP/)

中国航空公司今年夏天发生一连串的驾驶失误问题,置乘客生命于危险之中。美媒报导,这类失误原因包括中共不重视对飞行员的培训、很多中国飞行员缺乏经验、疲劳驾机,以及飞行员担心无意犯错后受到严厉惩罚。

中国民航今年意外事件频发外媒关注

中国在今年7、8月期间发生七起严重的飞航事故,外国飞安专家表示,中国如果有更安全的飞航协议(protocols),应该可以避免这些事故。

以下是其中的数例。

7月10日,中国国际航空公司(Air China)一架从香港飞往大连的波音737飞机,一度陡降了25,000英尺。事发原因是飞行员为了抽烟,试图停止空气循环系统。

8月16日,厦门航空公司(Xiamen Airlines)一架波音737喷气式飞机失去了起落架及一台发动机,当时飞行员在恶劣天气下仍试图降落在马尼拉机场。

8月28日,北京首都航空公司(Beijing Capital Airlines)一架空中巴士A320班机,在澳门机场的跑道上弹跳了三次,失去了前轮及损毁一台发动机。该班机飞行员最后放弃着陆,并紧急降落在深圳的机场。

这些事故虽然没有造成机组人员及乘客的死亡,但是引起媒体关注。中共民航局(Civi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今年9月在与航空高官的会议中,要求展开全面的航空检查、辞退“不合格的员工”,以及解决民航“过度扩张”的问题。

对飞安认知不足使问题更复杂化

在2005年至2017年间,中国航空公司的载客数量翻了两番,达到5.52亿人次。去年,中国约有5,000名新飞行员加入航空公司,波音公司估计,未来20年,中国民航公司每年需要增聘6,500名飞行员,才能满足市场需求。

华尔街日报》报导,七名具有在中国航空公司担任飞行员的外国人士表示,很多中国民航飞行员缺乏经验,加上疲劳驾机以及民航公司对无意犯错者的严厉惩罚,使问题更为复杂化。

这些外国飞行员表示,“所幸未酿成致命意外”以及“发生灾难事故”两者之间存在着微妙的界限。其中一人说,中国的航空公司认为“维护飞安只是一种幻想”,“他们似乎认为是安全的,因为到目前为止他们的目标只是不要坠机。”

中共掩盖飞安事故

中国上一次重大空难事件发生在2010年,造成44人遇难。中国在2017年和2018年向国际民用航空组织报告了41起航空事故,相比之下,美国在相同期间报告了600起航空事故。

航空信息服务公司Flightglobal的亚洲总编辑瓦尔德伦(Greg Waldron)认为,美中之间事故件数的巨大差距,透露出中共可能掩盖了大量的航空事故。

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一位发言人表示,该机构已经注意到中国飞行员引发的飞安问题,并且正在监测中共是否具备“有效分析、调查,以及为这些事件提出纠正措施的能力”。

中国飞行员训练不足出现的问题无奇不有

外国籍飞行员告诉《华尔街日报》,中共航空管理当局过分关注技术程序,不重视飞行员安全驾驶的训练。

安迪·范·巴斯特拉尔(Andy Van Bastelaar)说,去年他与中国籍副驾驶驾着空中巴士A320打算降落在上海附近的一个机场,他看到那位副驾驶没有按照作业程序执行安全降落。

“在最后一刻,我收回了控制权并设法校正,但是我们仍然无法避免地完成了非常危险的着陆。”范·巴斯特拉尔说。

他补充说,这名副驾驶在着陆后立即检查飞行数据记录器,以确认他是否会因这个错误而受到惩罚。

范·巴斯特拉尔来自南非,今年40岁,四年前来到中国担任民航飞行员,今年辞去工作。

这些外国籍飞行员还看过中国飞行员在起飞后,用报纸遮住驾驶舱的窗户,以避免阳光直射在他们的皮肤上。一名已离职的外国飞行员说,在贴上报纸后,“突然间,能见度变成零。”

他们指出,中国籍飞行员在驾驶舱内抽烟是司空见惯的事。其中一人说:“当我向管理人员抱怨所有中国飞行员都在驾驶舱内吸烟时,得到的回答是,‘如果允许他们吸烟,他们会更安静。’”

外国飞行员还说,中国飞行员担心因驾驶错误而被停飞或被扣薪资,导致他们宁可在跑道上滑行更远的距离,避免硬着陆(hard landings)。

“这些飞机的设计考虑了避免硬着陆的因素”,一名外国飞行员说,“过于担心硬着陆而在跑道上滑行更远的距离,反而会造成更不安全的降落。”

中国和美国都有类似避免飞行员疲劳的规则,最大的区别是,美国规定飞行员在航班之间必须至少间隔10个小时,其中应包括8小时的睡眠时间。然而,在中国,航空公司没有类似的规定。在此情况下,如果遇上长途航班严重延误,中国的飞行员更难获得充足的休息。

范·巴斯特拉尔表示,他在中国工作时,曾连续工作20个小时,在欧洲,绝对不允许发生这种情况。

“中国的飞行员非常疲劳,非常不开心,他们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