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民意 > 正文

习近平访问西班牙 法轮功学员公开一呼吁信

今年9月24日是中秋节,在中国,这是一个阖家团圆的日子。但我无法在这一天与家人团聚。实际上,在过去的12年中,由于中共对法轮功的持续迫害,我没有见到过任何一位家人。

2018年7月14日,西班牙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集会,呼吁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光华/大纪元)

在习近平到访西班牙之际,一位居住在西班牙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公开了她近期写给西班牙王后莱蒂西亚(Letizia Ortiz Rocasolano)陛下和西班牙首相佩德罗·桑切斯(Pedro Sánchez)的一封信。她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呼吁关注并帮助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下面是这封信的中文翻译:

我是一名来自中国的法轮功修炼者,2006年5月从中国来到西班牙,已在巴塞罗那居住了12年。

今天,我冒昧地给您写信,除了感谢西班牙政府给予我的庇护之外,还想请您关注我在中国的家人和生活在西班牙的我本人,正在面临的来自中共政法委的骚扰和威胁,请您帮助制止中共将其对法轮功的迫害蔓延到海外。

请允许我引用1948年12月10日在巴黎发表的《世界人权宣言》中的一段话来开始我的陈述。

《世界人权宣言》序言的开头这样写道:

“人类大家庭里所有成员的固有尊严及其平等的和不移的权利的承认,乃是世界自由、正义与和平的基础,对人权的无视和侮蔑已发展为野蛮暴行,这些暴行玷污了人类的良心,而一个人人享有言论和信仰自由并免予恐惧和匮乏的世界的来临,已被宣布为普通人民的最高愿望∙∙∙∙∙∙”

然而,在过去的19年里,中共政权剥夺了法轮功学员依法应该享有的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权利,以酷刑、洗脑等暴力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造成有系统性地侵犯人权。我最近经历的事情表明,中共正在将其迫害对象扩大到站出来揭露这场迫害的人,包括生活在海外民主国家的华侨。

今年9月24日是中秋节,在中国,这是一个阖家团圆的日子。但我无法在这一天与家人团聚。实际上,在过去的12年中,由于中共对法轮功的持续迫害,我没有见到过任何一位家人。

就在这一天,在我与居住在中国大连的姐姐通电话时得知,中共政法委于今年的4月和9月中旬两次派员到我姐姐家询问我在西班牙的情况,他们向我的家人施压,试图阻止我在西班牙参加法轮功的活动。

显然,中共正在将其对法轮功的迫害延伸到中国的国门之外。中共政法委对我姐姐家的骚扰,是在威胁我在西班牙所享有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

在过去五千年的历史中,在中共控制中国之前,中国一直是个注重精神信仰的国度。佛教、道教、儒教都曾在中国广泛流传。但自1949年10月开始,中国的传统文化遭到了中共所推行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思潮的侵蚀,中共把马克思主义当作唯一的统治思想强加给中国人。

中共建政后在中国发动了一系列的“思想改造”运动,用马克思主义的无神论来控制中国人的思想,以维持其独裁统治。

虽然我也在学校里被灌输了无神论,但作为中国人,我的心中仍然保留着探求精神信仰的渴望。1999年1月25日,是我生命中最值得庆幸的日子,因为,从那一天起,我成为了一名法轮功的修炼者。

法轮功是古老的佛家修炼法门。就像许多佛家的修炼法门一样,法轮功以前是以师父带徒弟的方式进行秘密承传。1992年5月开始,由李洪志师父将法轮功从中国公开传出。

法轮功教导修炼者按照“真、善、忍”的原则提升道德,同时,通过五套舒缓的功法强健身体。至1999年,短短7年间,法轮功在中国吸引了大约上亿的修炼者。但法轮功的迅速传播却引起了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恐慌和嫉妒。

法轮功教人注重道德和修行,这正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所倡导的核心价值观。然而,这却是中共政权所忌讳的。

1999年7月20日,中共政权非法剥夺了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权利,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我听到这个消息后,7月22日,我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呼吁中共当局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但在去北京的途中,在大连机场,我被警察截回,被非法关押到大连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警察逼迫我在放弃修炼轮功的保证书上签字以换取人身自由。因我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我被继续关押和奴役,每天被迫观看中共对法轮功的污蔑宣传。

我被非法关押19天后,警察打电话把我的父母和前夫叫到看守所,让他们劝说我在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上签字。我的父亲哭了,我的母亲要给我下跪。我劝阻母亲不要那样做,我说,请家人都回家,我请他们相信我,我知道该怎么做。我没有在保证书上签字。信仰是神圣的,我不能以欺骗的手段对待信仰。

被关在一起的一位功友违心地签了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后,准备回家。但是警察说,她光签了放弃修炼的保证书还不够,必须到电视上诬蔑法轮功才可以获得自由。她拒绝了,因此被继续关押。

我被关押34天后,因为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不断被抓进看守所,使看守所人满为患,我被释放。从此我被监视居住。

虽然互联网时代使信息的传播变得更加快捷,但对于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们来说,由于中共对互联网的封锁,要传递真实的信息不仅艰难,而且也很危险。

2003年2月23日,当我在一家餐馆和另两位法轮功学员一起吃午饭时,我被中共当局第二次绑架。

在此前大约一周,我的一位同学给明慧网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揭露中共以1000元人民币的价钱诱惑中国民众互相告发邻居中的法轮功学员。但他的电邮被中共的网络警察拦截,随后,他被”610”警察绑架。“610”,中国的盖世太保式的非法组织,是中共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建立的。我的这位同学被中共非法关入监狱迫害了四年。

在我第二次被绑架后,我绝食抗议中共的迫害,要求无罪释放。“强制灌食”是被中共使用的一种野蛮酷刑,用来惩罚那些绝食抗议的人。我被几个男杂役摁在看守所的医务室的病床上,被用鼻饲管强制灌食。

被强制灌食后我被关到一间禁闭室,被一个连接手铐和脚镣的铁链子锁在地上,因为连接手铐和脚镣的铁链子很短,我坐不起来也躺不下。我的头发被血和呕吐物粘到脸上。

两天后,我停止了绝食。不仅因为身体上的痛苦,最恐怖的是连续两天晚上,在深夜里传来沉闷的开启和关闭铁门的声音,让难以入睡的我惊恐至极。

我停止绝食之后,被送回以前呆过的监室,那里的室友说,她们曾非常为我担心,以为再也见不到我了。(在此之前,一位修炼法轮功的室友被灌食折磨至死)。

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4个月之后,我被折磨得四肢肌肉无力,生活不能自理。我被警察用担架抬出了阴暗的看守所,被一辆面包车送到一家医院,做入劳教所前的例行身体检查。

在去往医院的途中,在面包车上,警察递给我一份文件,让我在上面签字,说我已经被判劳动教养三年。他们拿着我无力的手在上面签上了我的名字,之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这份未经法律程序的判决书,我出狱后问过我的家人,他们也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份文件。

大连劳教所担忧我当时的身体状况,他们担心我会很快死在那里,因此拒绝接收我,我被释放。回家后,我继续修炼法轮功。法轮功在我身上展现了奇迹,半年左右的时间,我那已经衰竭的身体基本恢复健康。

中共对我的迫害也株连到我的家人。在我第二次被非法绑架之前,2002年4月,有一天,警察在夜里敲我的家门,我没有给他们开门,因为在这之前他们刚刚绑架了一位附近的法轮功学员。为了躲避迫害,我流离失所一年,直到2003年2月我第二次被绑架。

在这期间,警察曾经到我的父母家去搜寻我的下落,让我的父母非常担心。在我被第二次绑架的同一年,2003年,我的父母先后去世。我的家庭因为迫害而离散,丈夫于2010年与我离婚。我二姐在2011年6月去世,我已经上了中共的黑名单,不能回国见她最后一面。

2006年5月,我出差来到了西班牙。两个月之后,2006年的7月,中共警察再次去我在中国的家中企图绑架我,幸而我已经在西班牙,我在这里申请了宗教信仰庇护和国际保护。

在今年中秋节前夕,中共政法委所派遣的人员从北京去我姐姐的家里骚扰时,他们对我的家人说,他们要“挽救”我,要阻止我在西班牙参加法轮功的活动。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挽救”,是指强迫“转化”思想,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的信仰。

在这里我想提到两位我认识的法轮功功友的名字,她们都在中共的暴力“转化”中被迫害致死。

曾宪梅,她是我第一次被关入大连看守所时认识的一位法轮功学员。2001年8月9日上午,曾宪梅在女儿家做家务时被中共警察绑架。警察审讯她,并阻止她的家人见到她,直到她离世。曾宪梅于2001年8月14日下午去世时,遗体上布满伤痕。终年63岁。

丁振芳,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丁振芳在大连开了一家书店,出售法轮功的书籍。丁振芳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曾多次被中共非法关押,遭受各种酷刑折磨。丁振芳于2011年8月1日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终年61岁。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仍在持续,如今,在中共的监狱里仍关押着法轮功学员,他们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而遭受虐待和奴役,被迫骨肉分离。而如今,中共正在将邪恶的迫害输出中国国门,延伸到敢于站出来揭露迫害真相的人。

法轮功给我带来的内心深处的宁静,使我在过去的岁月中,在面临种种困境时,甚至生命遭受威胁时,我都以乐观的心态去对待。就在上个星期天,在巴塞罗那经历的一个雨天里发生的故事,让我再次体验到信仰所带来的和平的力量。

我照常去巴塞罗那凯旋门公园炼习法轮功,在过去的12年中,几乎每个星期天的早晨我都是在这个公园里度过的。我和朋友们在这里体验着法轮功带来的祥和与美好。

当我刚到公园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有几个功友因为大雨的袭击而离开了,我和几个功友却留了下来。虽然那时天空很阴暗,但在乌云的缝隙间,我看到了一缕阳光正在照向大地。

我们躲在一棵大树下读了一会儿法轮功的著作《转法轮》,我们都相信雨很快就会过去,等待着天晴后照常炼功。

雨变得越来越小,大约二十分钟后,阳光再次普照大地,乌云已无影无踪。我们在秋日的阳光下炼完了五套功法,包括打坐。

我觉得这个经历是对我的一个启示。虽然有时阴云密布,风雨交加,但即使在那时,我们和阳光之间,也只不过隔着一层乌云,我们不能因为这块乌云就停止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我们也不能因为种种的干扰,就放弃我们对社会应尽的责任。

我内心的平静来自我的信仰,我相信在乌云密布时阳光仍然照耀在我们头顶,只是我们和阳光之间隔着一层乌云而已。

信仰,就是穿透乌云的力量,可以帮助我们在乌云散去之前相信光明,从而坚守正义,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努力向前,迎接光明的到来。

我相信,每一份正义的努力,都会使邪恶消减,使正义延伸。您的关注将帮助人类免受邪恶的威胁和侵蚀,让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正信带来和平,请您帮助制止迫害。

感谢您耐心倾听我的心声。

祝福您和您的家人。

赵凤华

2018年10月18日

于西班牙巴塞罗那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