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洪博学: 2020年台湾更加险峻

很多人说,这次选举结果是台湾人的胜利,我却不如此想,我认为这次选举,是台湾人的失败,因为这是一场“负负不会得正”的选举,民进党固然输了,国民党票面赢了,人民心目中,两大党好感度仍然低迷,年轻第三势力也尚未抬头,台湾人民还是沉陷在两个烂苹果之间的轮回,这场选举只是造就一位短暂平民“假神”英雄而已,所有选民激情过后,都知道“老韩无法拯救高雄”,那么台湾人的胜在哪里?

2014年的那场政治海啸,淹没国民党,果然四年后的海啸淹没民进党,这场海啸和四年前极端类似,打着“支持某某某,就是支持蔡英文”的口号,传遍台湾各地,不满年改的团体,终于和底层不满的经济选民合流,加上蓝色复辟力量,以及红色资金和网军加持,海啸淹没绿色植物,也殃及刚刚下苗的小绿草,势不可挡。

或许投票的选民并不认为“我这一票是选择亲共”,但是国际外部世界的解读,必然是这样,“台湾人正走向亲共的道路”,所有正处在“抗共浪潮”的西方国家政府,一定会如此度量,经由民主选票传达,台湾所释放的亲共信号如此明显,只会使台湾在民主国家中,处境更坏而不会更好,如果说选举是一个钟摆,那么台湾民主政治的存在方式,就是在一个台湾主体,和亲近中国之间的摆动,台湾的蓝绿两党政客,都企图让钟摆停在中间,但是除非时钟故障,否则不会也不可能停在中间,外部骚动,必然影响内部稳定,这是很简单的物理定律。

蔡英文总统就是那一个企图抛开外部骚动,把钟摆政治正确摆在中间的人,她既不特别媚共也不算亲美,她既不进行台湾国家正常化,也不认同一个中国,选举结果证明了很糟糕的下场,蔡英文想要站中间,捍卫中华民国,却一方面得罪老共,同时开罪独派,在选前几天蔡英文仍然坚持改革不回头,但是她却不知道,改革正在重伤自己,她开始切割独派,后来又想向独派呼救,可惜为时已晚,“教训民进党的声浪”,彼起彼落,从党内同志蔓延到党外敌人,甚至市井之间,这是一场可以预知绿营失败的选举。

两年前,改革让民进党全面执政,两年后,改革让民进党输掉一半筹码,那些呼喊把蔡英文拉下马,恢复年金的声浪,以及“还我党产”的力量加乘,这股力量势必在2020年更加卖力演出,整体情势,对台湾以及民进党更加险峻。

两年半多,台湾股票和总体经济成长表现并不差,但是美观的数字,无法温饱基层民众,年金缩水加上中国客止步,使国内消费市场,严重低迷,尤其是中南部相对严重,很多观光产业门口罗雀,纷纷关门,台中翻转不是林佳龙不努力,因为台中自古以来就是退休军公教重镇。

蔡英文和台湾人民都希望改革,但是小英的理想性格,无法被转为实际,于是行政部门和国会出现对冲,政府的改革提案粗制滥造,劳基法一改再改,既无法讨好劳工,也得罪资方老板,在转型正义课题上,最大的议题是不当党产,可惜民进党只选择让国民党痛苦,却抓住属于不当党国体制的国营企业派任,让自己快乐,继续搞恩庇和酬庸,这种只改革一半的作风,让人感觉,新政府只是选择要党国体制中,有利自己的,于是民进党是“新党国”的讽刺随之而来。

估算选票,民进党足足丢掉200万票,其中一百万票就是来自“反年改团体”,小英继承了马英九的年改政策,霸气执行,却成为代罪羔羊,年改不是不可以,问题在于手段,现代的希腊和冰岛,在面临国家财政危机时,刚好示范了两套手法,希腊采取樽节政策,大砍公教人员年金和薪水,下场是混乱和失败,冰岛反其道而行,大印钞票,扩大政府支出,让适度的通膨,带动经济,反而成功,台湾选择了希腊樽节模式,结果是国内消费力大幅下降,波及升斗小民生计,加上中国抵制,中国客不来,网路商场崛起,打击实体通路,小店家关门,三个问题接踵而来,如同潮水退潮,一口气带走100万票,小英的失败刚好印证佛兰西斯福山一句话,“在国家体质脆弱的时候,进行改革,也是最危险的时候”。

美国政治学者詹姆斯麦迪逊在“联邦论”一书中说,“在架构一个治理众人,而本身又由人来管理的政府时,最大的困难在于,你首先得让政府有能力控制被治理者,然后你还得强迫这个政府控制他自己”(详见约翰米克斯威特所写,第四次国家革命),很显然,具理想性格的小英并无法使她自己所任命内阁好好控制自己,以至于一开始就出现兆丰案荒腔走板,猎雷舰乱七八糟,接下来是国防部长满口胡言,然后是教育部长搞不定一间台大大学,接着是普悠玛翻车,以及投票当天50年不变的萧规曹随,大家一起当“无脑人”,划手机打电动,看着人民站着上演大塞车,这些赌烂政府票,还不知道有多少?一位北欧朋友看了影片后告诉我,“他们早已经在家投票了,还用的是台湾华硕电脑”,新政府失能窘态,少说一箩筐,还经常上演,请问人民如何对蔡政府产生信心?至于选前承诺的司法改革,连简单的陪审制,把权力还给人民都做不到,至于所谓“国家正常化”的远大理想,也就不用多说了。

处理不当党产,手段很笨拙,德国政府在处理“德东共产党”党产时,从努力追缉,最后采取协商妥协,双方圆满,无须弄到深仇大恨,毕竟政治跟随民意,有上有下,可以提供中华民国政府参考,人民要的政府是有效率,而不是虚置一个衙门,弄了几位帮闲,至于这部门到底要回了几毛钱党产?人民仍然一头雾水,搞了半天也看不到好处,落到人民口袋,请问人民如何有感?

这次选举后,国民党正在高兴丰收,很多人抓机会升官,还不至于会分裂,“台湾蓝”这次立了大功,“中国蓝”后面有红色靠山,为了2020年党国复辟成功,台湾蓝和中国蓝,仍会短期合作,但是,2020年以后就难讲了;倒是民进党更应该担心,选前派系已经杀到见骨,红色暗影幢幢,选后成绩难看,抨击声音四起,新潮流所掌握党机器势必重组,不但要清除红色暗流,还要礼贤下士,若还想一系独吞一党,拒绝接纳其他派系或独派分享权力,如果短期间内部无法整合,那么独派对民进党感冒已久,另组政党可能性,更加升高,果真如此发展,2020年争逐大位,民进党只有弃选一途了。

只剩半条命的民进党,要好好思考,一步错棋很可能满盘皆输,被打回小党原形,2008年阿扁风暴席卷党内,小英冒死下水,救了溺水的民进党,现在小英又把民进党丢进水中,2020年想靠小英再次拯救民进党,我认为可能性很小,但也不完全没有机会,自己想吧。

政府方面,赖清德接受慰留,但是如何重新改组内阁,不只是能让人民一新而目而已,恐怕还要做出更让人可以感动的事,例如停止年改,改用货币政策手段,处理政府财政,其次拍卖不当党产,或部分国营事业,例如已经回收中广频道,以及三中产权拍卖,部分国营企业,全面民营化,把这些卖股票所得,平均发放给人民,人民才会有感,台湾人已经厌倦政治口号,那种“有梦最美”也就尽量少来了。

有人说这次台湾期中选举,老共才是大赢家,其实也未必,老共的确真的出钱出力,想否认也否认不了,对红色代理人又吹又捧,又要指挥台商投票,还要派遣中国客来台,赶场造势,体会民主精神,但是这下子后遗症也不小,尽管老共封锁网路,不准谈论台湾选举,但是北上广深和二线城市,翻墙看台湾选举造势直播却越来越多,老共正担心这些人民也要起义高喊冻蒜,到时候维稳又要开钱。

我看了一些中国网民翻墙贴文,有一篇贴文说,“统一无望了,要钱的来了”,对于台湾绿地变蓝天,老共高层和底层并不是很快乐,因为美中贸易战争,已经把中国经济打出一个大缺口,老共在经济下行压力下,中南海内斗正夯,失业人口不断攀升,外商紧急退出市场,国库银根拉紧情况下,还要承诺给蓝营政客掌控的城市,让秃子带来大发财,恢复燕子所要蓝天,以及汉子的幸福新北市,证明祖国真的对你们好棒棒,是否可以做到“人进来,货出去”,大家拚经济,发大财,那就让辛苦摇旗呐喊的劳苦大众,等着验收吧。

感恩节已过,圣诞将至,距离2020年已经快了,国际媒体已经预测,美国关税制裁和科技封锁之下,明年老共经济可能要崩盘,而台湾这一头,明年经济发展也要下修,寒冬同时降临中国和台湾,到时候我们就一起看看,“是台湾救了中国,还是台湾被中国救”,穷女不会想嫁给穷汉,道理是一样的,两个没钱的国家就算合并,还是一个穷字,就是文章前面我所说的,“负负不会得正”,教训了民进党,选上国民党,不会使台湾更好,因为你还是吃了烂苹果,这个题目,美国人一定更感兴趣。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