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金言:美中贸易之争难以逾越的鸿沟

川普上台后不断呼吁要“让美国再次强大!”并对中共发动贸易战,全方位遏制中共在全球的渗透和扩张。

与古代楚汉之争一样,如今美中之间除了贸易逆差、智慧财产权、关税和货币汇率等等争端之外,其实,双方之间最大的一道鸿沟就是“意识形态”。对美国来说,如果回避“意识形态”来处理美中关系或进行美中贸易谈判,无异于与虎谋皮。也就是说,“意识形态”才是真正阻碍解决美中贸易紧张局势的最大障碍。

众所周知,自由和人权的普世价值是美国的立国之本。但与西方民主国家不同的是,中共所做的一切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如何维护一党邪恶独裁的合法性。而不经民众投票选举的政治制度保证了中共这一政策的长期性和持续性,不因中共党魁的更换而改变中共的战略和路线。美中贸易谈判之所以经过多轮磋商难以达成协议,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中共不愿放弃其所谓的“核心利益”,也就是其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由于过去历届美国政府都没有认清中共这个魔鬼的邪恶本质,因此,长期以来美中之间一直都在重复“农夫与蛇”的故事。

《真实的江泽民》一书将共产党执政后中美关系划分为三个阶段:1949年~1971年是全面对抗时期;1972~1989年以苏共为共同威胁,合作为主导的时期;1989年6月以后是又斗争又合作算计的时期。

第一阶段处于冷战时期,完全属于东西方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阵营不同意识形态的对抗。其间中共不断向中国人民灌输反美思想,“打倒美帝国主义”是当时最响亮的口号。

第二阶段始于1972年,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访问中国大陆使中美关系出现历史性的转折。文革结束后,意识形态的淡化,加上为了从美国等西方国家引进科学技术和资金,中国不再把美国当作头号敌人,中国的“去共化”的改革开放政策也进一步促进了中美之间的合作,两国并于1979年正式建交。

第三阶段则始于1989年学运被镇压后。美国等西方自由国家虽然一致谴责中共残暴屠杀自己人民,美中关系因普世价值的根本不同出现严重裂痕,意识形态的斗争重新显现。但美国却因冷战的结束而放松了对中共的警惕,没有意识到“反美战略”一直是中共不变的主题。

为了从反面吸取苏共垮台的教训,无德无能、踏着六四鲜血上台的江泽民利用人的贪婪,在国内采用的手法是放手腐败,以权益去收买中共官员;在国际上,则是以利益交换去收买国际社会对其绥靖。这与《圣经启示录》中的大淫妇以不道德而最低劣的方式诱惑“神的子民”在本质上如出一辙。

面临“六四”后的国际制裁,中共很快通过在华投资的跨国公司极力游说美国政界,使得最惠国待遇与人权问题在中国人权最差时期的克林顿政府任内脱钩。1999年4月8日,朱镕基访美,就中国加入世贸组织问题发表联合声明。4月25日的法轮功学员中南海集体上访后,5月8日美国导弹“误炸”中共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中国入世谈判被迫终止。9月11日,江泽民和克林顿在纽西兰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上同意两国恢复谈判。2001年4月1日,中美南海撞机事件也未能阻止中国入世进程。7月,尽管北京政府不良的人权记录有违奥运精神,但中共依然通过答应改善人权的虚假承诺取得了2008年奥运主办权。12月11日中国正式成为世贸组织成员,从此西方社会丧失了对中共的经济制裁能力,“人权对话”终成政治装饰。

入世后,海外巨额的资本和西方上百年积累的技术,更是争先恐后,像决堤的潮水一般涌向了中国。不仅让中共一夜暴富,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和天量的维稳经费来镇压本国民众,肆意践踏人权,而且也让“人权恶棍”江泽民在倾举国之力迫害法轮功的时候,当历史需要西方社会抵制中共暴行的时候,国际社会基本上发不出什么实质性的声音,更采取不了什么行动了。贪欲不但让西方丧失他们的道德原则而成为中共的帮凶,也把西方跟中共绑到一条船上,和中共一起走在“共毁”的路上。事实证明在利益面前,民主、自由变得一钱不值。

“一旦美国不再虔诚善良,它也将不再伟大。”于是,就在美国帮助中共获得奥运主办权和加入WTO之际,也随之出现了2001年9月11日发生在美国纽约世界贸易中心的一起系列恐怖袭击事件。为了让中国和世界民众认清中共的流氓本质,唤醒人们的正义良知,2004年底,海外大纪元中文媒体发表了《九评共产党》一书。2006年3月又有证人公开站出来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不幸的是,西方再次被中共谎言所欺骗,很多国家和政府继续保持沉默,视而不见,装聋作哑,无动于衷,并压制世界各人权团体对于抵制北京奥运的呼吁,最终导致天怒而人怨。2008北京奥运会前夕,在迫害信仰最倡狂的中国出现了“汶川大地震”;同时北京奥运会刚落幕仅两周,在放弃自己价值观的美国就爆发了房地美和房利美、雷曼兄弟、美国国际集团和其它财团以至全球的金融危机。

只可惜的是,面对上天再三警示,面对二十一世纪全球最大的人权灾难,很多西方政客仍然执迷不悟。2009年2月美国一个重要政治人物访问中国时,居然公开宣称人权问题不应该妨碍美国与中共在“更重要”问题上的合作。中共利益的诱惑最终战胜了自由世界对道义的坚守,令美利坚的立国精神荡然无存。

直到川普执政,才清醒的意识到美国近几十年的经济衰退和美中之间的巨大贸易危机。过去把经济利益放在第一位从而放弃道德原则的美国,因垂涎13亿人的中国市场,幼稚的希望通过中共加入国际经济循环加速其经济的私有化,市场化,最终带动其民主化。其结果是,不是中国成为美国货的巨大市场,而是美国成了中国货的巨大市场;不是给美国带来了更多的就业机会,而是把美国国内的就业机会转移给了中国。中国加入WTO十七年,“引狼入室”的美国却流失了340万个工作。资本主义的营养,养活了社会主义的肌体。昔日“越穷越光荣”的中共,今日居然位居世界外汇储备第一,经济总量第二,并财大气粗的做起了美国的债主。

更可怕的是,当中共以低人权成本、不公平贸易和盗窃智慧财产权等“中共模式”,持续创造出高于资本主义制度的物质财富,中国的国民财富总量超过整个西方世界的时候,必然“动摇全球对资本主义体系的信心”,社会主义就将对世界各国人民具有空前的吸引力。社会主义就可以在未来的历史中成为全球的共同信仰,逐步和平地取代资本主义。正如《九评》编辑部最近推出的新书其书名所精辟的概括的那样,《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共产党的幽灵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

正因为如此,川普上台后不断呼吁要“让美国再次强大!”并对中共发动贸易战,全方位遏制中共在全球的渗透和扩张。但是,在接下来的美中之间交往和贸易谈判中,如不坚守美国传统的道德价值观,不像当年里根政府一样逾越“共产意识形态”这一道鸿沟,不倒逼其改变所谓的“中国道路”,不实行真正的市场经济,就会再次坐失良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