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1998年洪水滔天哀鸿遍野 江泽民开心高唱

洪水滔天哀鸿遍野,江泽民高唱两首名歌。

按:1998年中国洪水是1998年夏天在中国大陆的长江、松花江、嫩江等主要河流干支流发生的洪水灾害。此次洪水暴露出许多水利工程质量低劣的“豆腐渣工程”,也引发了公众对于“围湖造田”等环境保护问题的讨论。

8月5日深夜,浸泡了一个多月的大堤终于抵抗不住越来越高涨的洪水的冲击,洪水一下子就决开了50米的大口,以摧枯拉朽之势向村庄、向工矿区、向学校、向农田奔泄。

守卫在堤坝上的近100名武警官兵和民工当即被洪水卷走,睡梦中的老人、妇女及儿童有的还没惊醒就已被洪水吞噬。惊惶失措的人们有的爬上屋檐、大树,但不一会儿,屋檐和大树就在洪水的冲击中倒下了。祖祖辈辈的辛勤劳作创造的财富及栖身之地顷刻间化为乌有,鸡鸭猪牛等牲畜多数葬身洪魔的大口。从8月5日深夜3点到第二天下午,短短的24小时里,天塌地陷,数十公里内一片汪洋,洪流滔滔,哀鸿遍野。

8月6日到7日,除了一部分爬上大树、高楼的幸存者被救助以外,全县1.1万人“失踪”。

到了8月中旬,已有2.4亿人因洪水肆虐而撤离家园,与此同时,洪灾地区爆发了传染病,此后灾区人民一直承受着难以想像的痛苦。可是,被库恩称为“改变了中国”的江泽民,在这段时间做着什么呢?

库恩的书里说9月初,江泽民邀请“15位杰出电影艺术家到中南海做客”,江泽民是要组织艺术家们为灾区难民搞赈灾义演吗?错了!

照江泽民的话说,那完全是他自己“心目中的开心一刻”。书中写道,“曾庆红看到自己的领导江泽民兴致颇高,便邀请江背首诗。江从不怯场,他用俄语背了首诗。”“不出任何人的意料,江泽民主动地坐下来开始弹琴。曾庆红立即请嘉宾们一起跟着唱。”“江演奏的是俄罗斯旧日情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年轻女演员跟着唱了起来。

接着,大家唱起了一首很流行的歌曲《大海啊,故乡》。“由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歌词,大家都唱了起来──尤其是江本人,更是引吭高歌。”

在长江变成“汪洋大海”威胁着亿万人民的生命时,江泽民却高唱着“大海啊,故乡”,一向讲究避讳的江泽民这时却又百无禁忌了,其心中何曾有一点关心人民疾苦的影子?

1998年举行的第七届河流泥沙国际学术讨论会上,原水利部长、九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杨振怀在分析洪水造成重大损失原因时说:未按原规划使用分、蓄洪区,是致使洪水逼高的主要原因。

面对这一重大的决策失误,江泽民指示媒体进行全面掩盖,官员们统一口径、统一上报人员死亡及财产损失的数据,将统计数据缩小到最低限度。人员死亡与财产损失,实际情况是官方报导的五十倍以上。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对于江泽民违反自然规律、废弃水利专家荆江分洪的建议造成的惨重损失,库恩的书写道:“江赞扬了人们取得的成绩,并称他们的抗洪斗争证明了党、社会主义制度以及军队的重要作用。”江泽民还不忘把中华民族扯上来为自己粉饰罪过。他说:“这一胜利还充分说明中华民族具有自强不息、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是具有强大凝聚力的伟大民族。”凝聚在哪里呢?当然只是在江“核心”的周围。

在中共的宣传机器中,在“百年一遇特大洪水”说辞下,如此惨重的人祸仿佛真的只是一场天灾,江泽民的罪责被完全掩盖过去。

面对这场惨绝人寰的世纪洪灾,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库恩的《江泽民传》里竟写道:“大洪水展现了江泽民作为工程师和诗人两方面的才华。”是的,罔顾客观规律,为了个人私利拒不分洪,可以无视数亿灾民的性命财产安危,这就是“江泽民作为工程师和诗人”的特殊才华。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江泽民其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