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内忧外患 中国大学生就业难上加难

中国大学应届毕业生就业困难。(AFP)

近期,中国经济增长速度达到十年来最低点,而美中贸易战也对中国制造业造成了冲击。受此影响,今年下半年中国就业市场大幅紧缩,这对今年820多万大学毕业生来说无疑是巨大挑战。

近月来,中国就业形式不容乐观。数据显示,中国第三季度经济同比增长仅为6.5%,创下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增速的低点。与此同时,美国已对2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还可能在明年年初把税率从10%提高到25%。受此影响,大批国际制造商正争相把成熟的中国生产线迁往越南等东南亚国家,中国沿海地区不少工厂也出现了严重裁员或停工等状况。

据多家海外媒体转述中国财新网日前的一条微博说,今年4月到9月间,中国大型求职网站前程无忧的招聘广告数量从285万条锐减至83万条。财新网引述了天风证券收集的数据。报道说,这家公司利用爬虫(crawling)技术抓取了即时网页上每一条招聘启事,覆盖大中小型城市和60个行业。

数据显示,二线城市的招聘广告消失比例最高。从行业来看,贸易、家具家电、建筑工程等行业招工疲软,同时500人以下的中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是减招主力。财新网的这条微博随后被删除。

这些数据和今年上半年的官方数据存在明显差异。《经济日报》8月报道,中国上半年城镇新增就业达到752万人,创近年来新高,而城镇登记失业率第二季度末不到4%,也是近10年来的新低。

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长期关注中国劳工市场的动向。在他看来,中共官方发布的就业数据并不可靠,尤其是就失业率而言。

“失业率是根据登记数字决定的。现在中国城镇就业的主力是农民工,而农民工通常不做这样的登记。”

中国官媒新华社周四的报道也透露了就业形势下行的风向。文章说,明年中国高校毕业生预计会达到834万人,就业形势复杂严峻。报道引述教育部副部长林蕙青近日在一次网络会议上的发言说,尽管不确定和不稳定因素在增加,中国就业市场对应届毕业生的需求总体稳定,创业环境在不断优化。

刘开明表示,他倒不太担心中国年轻人就业越来越难会引发社会动荡,这和中国目前的人口结构有关。

“因为很多年轻人都是独生子女,父母总有办法养活他们。中国父母一向是很愿意包办子女的生活和工作的。”

教育部副部长林蕙青还提出,中国社会应该广泛运用“互联网+就业”新模式,促进供需精准对接。

近年来,随着中国网络普及率和民众消费水平的提高,不少互联网公司收获了难以想象的红利,这些企业的规模也不断膨胀。即便如此,此前有消息传出,阿里巴巴、京东、百度、腾讯等网络巨头正全面停招或减招应届毕业生。虽然此后一些公司否认了这一消息,但这一趋势还是有迹可循的。《北京青年报》近期引述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说,近年来公司对应届生的招聘人数骤减,每年此类入职员工不超过300人。

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认为,就业机会大面积蒸发最直接的受害者仍然是社会的传统弱势群体。

“还是农民工受害最深,特别是对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影响最大。这些人只好回老家接着种地,他们无计可施,现在被迫回家务农的人太多了。”

现在各界正密切关注即将举行的特习会是否会就贸易战达成解决方案。如果此次会谈双方无法达成积极结果的话,中国明年的就业形势很可能会更加严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