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编辑婴儿 计划生育的恶果?

有评论认为,中共领导人并不回避劝告国民减少人口数量以提高质量,给计划生育政策蒙上一层优生学色彩。对基因编辑严重滥用的过度开放心态,可能会被证明是这一政策最不幸的遗产。

贺建奎逾越道德红线,编辑了婴儿基因(路透社

有评论认为,中共领导人并不回避劝告国民减少人口数量以提高质量,给计划生育政策蒙上一层优生学色彩。对基因编辑严重滥用的过度开放心态,可能会被证明是这一政策最不幸的遗产。

纽约时报》发表文章《编辑婴儿:独生子女政策最不幸的遗产?》,作者方美凤(MEI FONG)认为,中国前所未有的生殖实验计划生育于2015年正式结束,虽然其中许多限制仍在继续,但它已经使人们习惯于--在许多情况下,是强制习惯--控制后代的数量和性别。建立独生子女政策表面上是为了遏制人口增长,但中共领导人并不回避劝告国民减少人口数量以提高质量,并给该政策蒙上一层优生学色彩。

文章说,1994年的《优生保健法》明确禁止精神或身体疾病患者生育,令这种做法变得清晰起来。(全球的愤怒导致北京将其重新命名为《母婴保健法》。)由于中国的父权制传统,人们更青睐男婴,因此在独生子女政策下,基于性别选择的堕胎极为普遍,以至于中国现在有大约3000万单身汉--大致相当于加拿大的人口。从这一切到“设计婴儿”之间并不遥远。对基因编辑严重滥用的过度开放心态,可能会被证明是独生子女政策最不幸的遗产。

围绕这对所谓的Crispr婴儿还有很多的未知。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还会有更多婴儿随之而来。贺建奎说,他的实验中还有另一位女性怀孕。几乎可以肯定,会有人尝试使用基因编辑,制造更强壮、更聪明、更漂亮的婴儿。潘多拉之匣已在中国打开。

中国什么都有红线,除了道德?

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连鲁迅也想像不到的中国人》,作者冯睎乾说,都说“中国什么都是假的,除了骗子”,事实证明错了。生物科技学界证实,贺建奎不是骗子,他的确逾越道德红线,在没有急切需要下编辑了婴儿基因,名副其实成为千古罪人。现在我们不妨说:中国什么都是假的,除了坏事。又或者说:中国什么都有红线,除了道德。

文章说,中国人热爱标榜道德,却不喜欢实践道德,所以能够一方面“扫黄打非”,一方面踩红线“打飞机”。即使荒谬如贺建奎,做了最不道德的事,仍沾沾自喜是最伟大的英雄,这不就是“卑污与骄傲”的杂种吗?而跑马拉松也抄捷径、找枪手代跑,太不可思议了。“马拉松作弊,事件性质近乎嫖妓也要请枪,这已经不是突破道德底线,而是超乎人类想像”。

处理自媒体,受害的是整个网络环境

近期,中国网信办对自媒体帐号开展清理整治专项行动,已处理9800个帐号,约谈腾讯、微博和新浪微博。台湾《上报》发表文章《中国网信办整治自媒体-覆巢之下无完卵》,作者秦胆说,自媒体以其低门槛与交互性,不受传统媒体在行政级别和隶属关系上的种种限制,挑战了官方在资讯发布上的垄断地位,公众可以成为资讯发布的主体,网友也摆脱了被动的受众身份,通过发贴、点赞、评论、转发及至线下聚集,客观上形成了一股自下而上的民间力量,这种技术革命所带来的力量,曾被寄予“围观改变中国”的厚望。时过境迁,占有权力与资源垄断地位的官府当然没有坐视自媒体的壮大,而是多管齐下、分而治之,一如对十余年前对敢言报刊的整治。

文章认为,从历次整顿与约谈中也不难勾勒出运动式治网的动机与思路,《网络安全法》授与了网路主管部门(网信办)巨大的权限(处罚权),通过连续不断、巧立名目的专项整治形成寒蝉效应,倒逼网路平台自我审查,网路平台再以下架、封号、禁言等方式将管制压力最终传导给用户,由此营造“清朗”的网路空间,逐步消解可能挑战、分流官方话语的民间力量。接连不断的治网使中国网路“水土流失”,五光十色的速朽内容每天都在被大量生产,严肃平实的内容不连退潮,党宣政标随处可见,百花齐放同时万马齐喑,“号灾”过后,病势深重的将是整个网路环境。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德国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