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民意 > 正文

对疯子贺建奎 散会时终于有人大吼“你太无耻了” !

——我今天为人类哭一哭吧

走出会场,我最大的感想是,从小的人文通识教育真的非常重要。广泛的,有各种声音和意见的,有critical thinking的。别光读数理化了,最后成了疯子科学家,更可怕危害更大。看来贺教授确实没把baby和老鼠区分开来,管吃喝就够了。

好的,我交稿了。我可以把客观中立的皮扒了,开始代表我自己说话。

我跟你们说,我的职业性质,和这背后代表的普罗大众,真的低级。

没有歧视记者和公众的意思,就是低级。

今天采访科学家,卧槽,这特么折服。每一个人,都温和、理性、专注、坚定。

什么名利啊、风头啊,统统不在乎,在意科学的进步、伦理的维系,还有两个小孩的命运。

而那个人恰恰相反。

而我们的聚光灯全都对准他,我真的觉得不公平。

在场的科学家,每一个都著作等身,有诺奖获得者,有各种前沿技术的发明人,在最顶尖的学术机构当mentor。许多人的头衔都华丽得,我写稿的时候都不知道该选哪个。

这些人才应该是主角,纤尘不染,自得其乐。

但是他们都变成了粉刷匠,在尽力修补这个人捅破的天。

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我提的问题好蠢,因为我真的不懂。但是没有一个人指责我浪费他们的时间。会耐心地解答、补充,生怕我因为不理解写错。

这本来是一个多好的论坛啊。

第一届在2015年举行。至今科学家们提起那届,都觉得骄傲。那是他们第一次提出系统性的guidance,是行业的bible。

这个领域本来有那么好的共识,得到了世界范围内的承认,像一种属于人类的默契。

今天被一个人打破了。他要么无知、要么混蛋。

所有人都要给他擦屁股。

今天采访发明贺所使用的技术的人。他因为时间限制没能提问。

问他想原本问什么,他说:想让贺给他解释其中的几个数据,这对评判实验数据是否准确至关重要。

科学家。

提出最多质疑的是实验的必要性。

在很多人看来,有更好更安全的技术预防HIV感染,问他为什么不用。

贺说他要造福更多的人。

提问者:我没有问那几百万人,我问的是对这两个孩子,她们本可以不承担这样的风险。

先求证,发现无法改变结果,就是遗憾和担忧。

他们几乎不愤怒。

科学家真的不愤怒。

科学家也不指责。

记者们都想问出一些愚蠢的话,想让科学家们质疑贺的人品,指责政府监管不力。

但是他们都就事论事,实验内容要看数据,规定政策已经很完善了,是执行上的问题。

贺说,孕育胚胎是那对父母作出的决定。

我想:哦,他甩锅了。

科学家:如果这些决定都是患者做,那科学家的责任是什么?科学家难道不应该承担起责任,帮助普通人理解这些实验背后的技术风险和伦理问题吗?你失职了!

我:……这是揽锅了吗?

这群人,比任何人都了解以后的风险,还在呼吁给两个女婴正常的生活。

‌‌“像对待所有人一样对待她们。‌‌”

我推荐所有人看讨论和Q&A环节。

你们能感觉到每一个提问者的高智商、逻辑缜密和慈悲心。

和与之不对等的避重就轻、语焉不详的回答。

高下立判。

我太累了,我写不完了。

我今天为人类哭一哭吧。

不是因为以后改造人会把我们全都超越,让我们没饭吃,

而是我们本来拥有文明,却不去竞逐文明。

@不太老:转朋友圈。仅为丰富信息。

今天作为吃瓜群众跟着教授去蹭了全球瞩目的基因大会,听热点人物贺建奎教授的报告。难得见证历史,发圈儿以记。

提问环节很精彩,各种尖锐细致的问题都被提出来,比如技术来源,资金来源,法律责任,同意书有谁看过谁同意谁和病人家属谈过。而贺的表现非常令人失望,基本都没有正面回答。而且态度上似乎完全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直defend自己,居然还说proud of the work。当一位女教授问到两个小姑娘今后的疫苗怎么打,可能会有的mental problem,breeding怎么解决,他似乎完全没听懂且无法回答,感觉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基本论调是我给这爸妈钱了,他们自己同意生了,娃生出来了,我还管体检到18岁呢,我的伟大工作是拯救人类未来呢。最可悲且可怕的是,从头到尾没有听到贺教授的一句致歉(唯一的致歉是关于数据提前泄漏)或者丝毫的悔意,不知道他是没有人文认知还是完全不顾伦常,让人不寒而栗。

也必须赞一下组织者和在场的各位学者们。主办方用心良苦,之前一直保密贺会来的安排,把他的报告讨论单独分开了,让每个报告人都得到应有的瞩目和尊重。对贺同样。现场媒体无数,保安也非常多。贺刚开始报告时,闪光灯不停咔嚓,主持人直接让他们停下不许打扰。讨论没有开成批斗大会,没有刁难不休,贺的报告和讨论都得到了礼貌的掌声,虽然大家心里会各有看法。最后散场贺离开时,终于有人大吼了一句‌‌“shame on you!‌‌”。

走出会场,我最大的感想是,从小的人文通识教育真的非常重要。广泛的,有各种声音和意见的,有critical thinking的。别光读数理化了,最后成了疯子科学家,更可怕危害更大。看来贺教授确实没把baby和老鼠区分开来,管吃喝就够了。

@晨光us:我博后以来做过十几种基因敲除的老鼠模型,把某种基因从脂肪里敲除的,从血管里敲除的,从肝脏里敲除的,从小肠里敲除的等等等等,有的从胚胎开始敲除,有的是老鼠成年后诱导敲除的,还有敲除基因后能发荧光的老鼠所以我自认为对基因编辑还算是有点发言权。一个基因的缺失,即便在某个组织中的缺失,其影响之大往往远超过我们的想象,有可能是这个基因的缺失导致其它很多基因的过量或者表达不足的反馈效应,有可能是这个基因的缺失让整个细胞信号通路产生了紊乱,也有可能是这个基因本身的功能比我们预期的要大很多,用‌‌“牵一发而动全身‌‌”来形容完全不过分。。。另外,某种基因敲除的老鼠也许正常喂养下没什么问题,照常吃正常睡,但一旦受到特定的外界刺激就会表现出非常恐怖的性状,有的受了伤就产生严重的免疫反应生不如死,有的吃了高脂肪食物后血液变得像牛奶一样,有的基因敲除的母老鼠后代,即便这个基因在后代已经恢复了,但依旧表现出匪夷所思的性状,可能不是这个基因,而是其它一些基因受到这个基因影响,从而把性状遗传给了下一代,老鼠身上就如此复杂,更何况在人身上。。。所以为什么说基因编辑‌‌“不可预测‌‌”,为什么反对在人类胚胎上进行这种基因编辑。如果一个基因的功能就那么简单单一,大家都能预测到,那还做什么科学研究呢?(CCR5这个基因仅仅管HIV么?数据库搜一下就有大把的文献证明CCR5敲除的老鼠有各种问题,比如心血管问题,比如自身免疫问题,等等)。至少在目前和可以预见的未来,人类对于基因功能的认识还是非常肤浅的,基因组测序早就完成,但也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crispr和其它工具只是一些我们运用在基因领域粗鄙的工具,连精确都谈不上。。。在这种情况下,愣是拿着这把‌‌“杀猪刀‌‌”去给人做手术?甚至对婴儿入手,这不是丧心病狂是什么?所以这和731部队本质上没有区别!#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基因编辑婴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