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信仰 > 正文

RFA:专访藏独领袖:“中间道路”和藏独不冲突

西藏青年会总部执行委员才旺多玛与达赖喇嘛合影。(才旺多玛提供)

西藏青年会总部执行委员才旺多玛(Tsewang Dolma)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谈西藏议题(夏小华摄)

2011年,尼泊尔警察不允许藏青会成员进行和平集会活动,才旺多玛被抓上警车。(才旺多玛提供)

才旺多玛在台湾演讲后和与会者合影(西藏台湾人权连线提供)

首次访问台湾的西藏青年会(Tibetan Youth Congress,)总部执行委员才旺多玛(Tsewang Dolma),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畅谈她作为主张西藏独立的八零后西藏青年,如何看待中共当局指控藏青会为“恐怖组织”,以及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坚持的“中间道路”。

投入西藏独立运动十多年的西藏青年会总部执行委员才旺多玛,在结束澳大利亚的访问后,受到“西藏台湾人权连线”邀请访问台湾,上周在台北、台中进行三场座谈,宣扬支持西藏独立运动,并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

藏青会一九七零年成立,至今已经将近五十年,主张西藏事实上完全独立,自古不属于中国。而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提出“中间道路”,则是寻求“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内实行名符其实的西藏自治”,这两条路线是否冲突?如何看待外界质疑“中间路线”过于“软弱”?

才旺多玛作为八零后的“藏独”青年领袖,如何看待这些问题?

才旺多玛认为:“我从来不认为独立路线,与中间道路之间有任何冲突,法王(达赖喇嘛)提出中间道路,在我看来,是给中共当局一个机会,重新思考要不要接受这个事情,法王提中间道路是对中国很大的慈悲心。至于藏青会主张独立,这是西藏人先天而来的权利,藏汉是完全不一样的国家,藏青会要求独立,当然需要时间和信念,这和中间道路没有冲突,因为两者不是互相竞争,我们共同的敌人是压迫剥夺西藏宗教、自由、人权的中共当局。”

藏青会是西藏流亡社群第一个,也是最大的藏人非营利组织(NGO),被中国政府指控是分裂国家的“恐怖组织”。

才旺多玛表示“完全无法接受”这种指控,她说:“这不是事实!藏青会是在为独立而奋斗,这是西藏人生来的权利。藏青会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采取非暴力的方式去做。中共会这样诬赖我们,表示我们做的运动是有影响力的。”

关于达赖喇嘛提出是否转世,由西藏人民决定的说法,才旺多玛说,法王八十四岁了,还非常健康,他说会活到一百岁,这是很好的消息。西藏人非常生气中共想介入达赖喇嘛转世的过程,已经开始想怎么预备下一个达赖喇嘛,这是非常好笑的事。中国共产党不相信佛教,剥夺西藏宗教自由,却要介入转世制度,手法非常肮脏,他们应停止介入这件事情。

才旺多玛还提到,班禅喇嘛跟达赖喇嘛互相认证,但达赖喇嘛认定的十一世班禅喇嘛六岁时“被消失”,这令藏人很担心转世制度落入中共手中会发生什么事。还好法王讲他如果转世,会转世到一个自由的国家,我们相信法王的意思是那个时候西藏已经是自由的国家。我们会为法王的健康祈祷,藏人也会团结,年轻一代更会付起责任,希望有一天流亡藏人能回到西藏,在布达拉宫挥舞雪山狮子旗。

藏青会:台湾若能邀达赖喇嘛到访会很幸运

对台湾佛教徒表示多次邀请达赖喇嘛访问台湾,不只在国民党政府时代受阻,连民进党蔡英文总统执政两年多也没有松口。

才旺多玛认为:“我能理解政治领袖要不要邀请达赖喇嘛,有时候很困难,因为要考量的事情非常多。法王是很好的宗教领袖,他到处弘扬佛法,教导爱与慈悲,如果中华民国政府能邀请法王当然非常棒,对台湾人来说,能拥有达赖喇嘛的到访,是非常幸运的事情。其实法王年纪很大了,我们也很关心他的健康和安全,每次开会,我们都希望法王不要再有那么多的行程,可是看到他能到全世界讲法又是件好事。若彼此都愿意,乐见法王访问台湾。”

印度总理莫迪多次访问中国大陆,上月底又在G20峰会与习近平双边会谈。会否担心中印关系升温影响印度对西藏流亡政府的政策?

才旺多玛认为,一个国家领袖当然要对外谈贸易拓展、合作,这是很自然的事情,而中印边境问题是长久以来的问题,过去西藏是独立的国家,对印度来讲是好的保障,至少中国大陆要入侵印度,有西藏作屏障,相信印度不会太过份跟中国大陆交好。

才旺多玛指出,藏青会今年倡议运动主题之一,就是向印度政治人物、草根领袖和人民去诉求,“独立、自由的西藏才会带给印度安全”。这个看法获得很多印度人支持,许多印度人也对中共当局迫害藏人感到生气。而作为流亡藏人,对印度政府六十年支持、帮助他们成立流亡政府和很多NGO组织、学校,非常感激。

才旺多玛:遗憾自己没生长在境内西藏

才旺多玛是出生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流亡西藏人第三代,她的爷爷奶奶从中国共产党高压统治的西藏,翻越喜玛拉雅山出逃。

才旺多玛十八岁投入西藏运动,在二零零八年三一四西藏爆发大规模抗暴事件后,更坚定西藏人必须团结在一起为西藏自由奋斗。她在二零一三年获选为藏青会加德满都分会主席。

才旺多玛坦言,尼泊尔与中国关系很好,在当地推动反中共议题,经常被逮捕,在家遭监视,被打被关受皮肉伤事小,与外界的联系被切断则是很大心理压力。西藏人在尼泊尔就像二等公民,没有言论自由,但也因此更能体会境内藏人受中国控制,处境一定更困难。

才旺多玛出生在一个所谓“失去国家的国家”,花漾年华的年纪就开始为追求心目中理想的国家奋斗。

她说,从来没有想过这是不幸,反而很骄傲身为西藏人,因为藏人有独特的天性,包括善良、有礼、信任他人、很天真,有自己的宗教。

才旺多玛说,唯一让她嫉妒的是,每当看到逃出中国的藏人,总羡慕他们能出生在境内西藏,看过自己这么美丽的国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信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