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陈思敏:华为遭遇美国等“5G禁令”的背后

目前,华为在美国、澳洲、新西兰等国发布“5G禁令”后,在日、韩、英、德等国也遭到甚严戒备。

近来外媒频报导,总部位于广东深圳的华为公司,在5G领域布局已久,但以美国为首的全球不少国家都认为华为产品对国家安全是不可忽视的威胁,而开始排除华为5G通信设备。目前,华为在美国、澳洲、新西兰等国发布“5G禁令”后,在日、韩、英、德等国也遭到甚严戒备。

从公开报导中可知,华为在美国国会一直备受怀疑。今年4月下旬,美国对华为新一轮的调查及指控,可溯自2016年底,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管制办公室发出一张传票给华为,就华为是否违反了美国对古巴、伊朗、朝鲜和苏丹、叙利亚的贸易管制扩大调查。据报导,从机构性质来讲,此次美国司法部对华为的调查属于刑事调查,意味着华为有可能面临额外的刑事处罚;而中兴早一步受到的美国商务部制裁属于行政处罚。也就是美国指控华为比中兴这次更严重、调查力度更大。

同样的,美国对华为的国安疑虑也是相当公开。今年2月,在一场听证会中,美国6大情报机构主管极力建议“从重抵制”华为的产品或服务。而长期以来,华为公司无法被美国在内的各国政府信任、华为设备产品屡传“间谍疑云”,皆与其和中共政府、解放军之间非比寻常的关系密不可分。

美国国防部2008年的调查报告,华为创办人兼总裁任正非曾在中共解放军工程部门任职,从解放军上校军衔退役,有长达36年共产党党龄。他与军人同僚于深圳创立华为后,靠着官方与军方的全力支持而壮大,并在政府钜额补贴下,低价将自家电信设备倾销至欧洲、中东各国,且与中共军方的关系一直相当密切。

美国中情局于2011年10月一份调查报告中披露,在过去3年里,华为从中共官方得到近2.5亿美元资助,为后者提供情报服务,并协助非洲、中亚、南美等国建构监听与定位系统。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2012年一份调查报告,华为替解放军的精英网络战机构提供特别网络服务等等,而这份报告做出的结论仍然是:华为始终无法清楚解释它和政府及解放军的关系。

此外,英国政府在2013年6月的“外国厂商参与关键国家基础建设对国家安全的可能影响”报告中,提到了英国国安系统检讨英国电信引进华为设备所造成的国家安全隐忧、并对十年前采用华为产品感到后悔。英国联合情报委员会也认为,华为具有中共军方背景,其所贩售的电信设备,将有相当足够能力用来切断英国电力,甚至有可能透过网络,入侵国际导弹防御系统,让英国情资单位无力预防。

其实早在13年前,美国智库兰德公司(Rand)2005年发表的一份调查报告已经指出,华为跟解放军同属所谓“数位三角(Digital triangle)”的一部分,是中共发展国防能力的手段之一。报告称,“华为跟军方维持着深厚的关系,而军方在他们的关系中有着多层面的存在意义——不仅是重要的客户,而且也是华为的政治庇护者和研究开发的合作商。”

兰德公司的报告,无疑指出了美国及其他国家对华为多有顾虑、深具戒心的重要原因:不仅中共政府当局,还有军方是华为的重要客户及政治靠山,也是其研发合作的伙伴,长期无偿向华为提供关键技术,双方签有多项长期合作专案,关系“密切连结”,华为为军情部门、中共海外使馆提供服务,充当中共政府的间谍。

事实上,华为涉军背景,在中国民间早已不是秘密,如华为早期业务来自解放军控制的中资驻港企业,华为内部自办大学,被指中国企业的“军校”。去年广为流传的两个视频,解放军少将、曾任中共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的金一南,在华为大学的内部演讲“要向军队学习管理”。

这些年,华为方面竭力拉拢美国政界资深人士,如曾被邀请出任华为美国分公司董事的海登(Michael Hayden),原来担任过美国中情局(CIA)局长与国安局(NSA)局长。2013年7月,海登接受澳洲媒体(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专访时表示,华为公司的简报资料上所提供的信息看起来都没有问题,但他认为不应该让华为参与国家关键通讯基础建设,而这样的判断并非出于偏见,而是出于他40年的情治工作经验。

海登不只一次公开批评华为是“中国间谍”。其实在中共制定的《国家情报法》中,明文规定个人与企业应支持、协助、合作官方情报网机构。所以就算华为公司真如自己宣称的只是一家民企,但必要时候华为产品也要姓党。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