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光天化日之下 12家医院竟无一人否认!从南到北 跨越中国…独家录音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七)

调查结果再次显示:中共现在仍旧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移植。对“你们是还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对吧?”的问题,有11名被调查者(涉及9家医院)做了肯定回答:“好好”、“对对对”、“对对,没错没错,你说的对”、“对对对,啊”、“对,这肯定的”、“没问题”、“你来了再说吧”,其它人的回答虽然含糊其辞,答非所问,但却无一人矢口否认他们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七)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的新证据

调查时间:2018年10月01日至2018年11月20日,发表日期2018年12月2日

2018年10月19日-11月16日,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部分重点医院和责任院长、主任做了集中电话调查。调查表明:

一、这些追查国际名单上的医院和医生,都没有停手,仍旧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调查结果再次显示:中共现在仍旧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移植。对“你们是还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对吧?”的问题,有11名被调查者(涉及9家医院)做了肯定回答:“好好”、“对对对”、“对对,没错没错,你说的对”、“对对对,啊”、“对,这肯定的”、“没问题”、“你来了再说吧”,其它人的回答虽然含糊其辞,答非所问,但却无一人矢口否认他们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

例如对郑树森的调查案例,调查员问:你们现在器官还是法轮功那个健康的正常的器官,对不对?郑答:“嘿嘿,……,器官来了我们就要化验过的。”郑树森故意答非所问,但他没否认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

本报告公布的17个电话调查,涉及12家医院,分布在三個直辖市和八個省的主要城市。有北京、天津、上海、烟台、郑州、杭州、长沙、南京、湘雅、广州、广西等。地域从北到南,跨越中国。

被调查者都是中国顶级器官移植医院的院长、主任,很多是国家器官移植专业领域的项目负责人、国家级省级技术专家。甚至,有的还是迫害法轮功专职机构的负责人。例如,郑树森,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前任院长,杭州树兰医院院长,中国器官移植大会前主席,中国器官获取组织联盟(OPO)主席[1]。郑树森还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重要机构——浙江省反邪教协会的前任理事长(2007–2017年)[2]。

被调查的这批院长、主任,都是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重点医院的“重量级”人物。都是早已被列入追查国际追查名单中的重点追查对象。

被调查者的电话内容提要:

1、武警北京总医院肝移植主任陈新国:(调查员要求提供法轮功供体)好!好!

2、武警北京总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副主任医师王建立:(问:你们现在用的那个器官是不是都是那个法轮功那个健康器官、正常的那个供体对不对?)对、对、对。

3、北京朝阳医院肝移植主任朗韧:(问:那个供体了,也就是那种法轮功的、那种正常的健康的供体,对吧?)对对,没错没错,你说的对。

4、郑州市人民医院肝移植科主任苗书斋:(问:还有就是你们现在供体啊,你们供体就是那个法轮功的、那种正常的供体,对不对?)对对对啊。

5、上海仁济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杭化莲:我争取一个礼拜之内帮你搞定。调查员:你们现在就是那个法轮功供体,对吧?杭化莲:对,这肯定的。

6、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肾移植主任柳东夫:(调查员:最好要用那个法轮功的那种,就是正常状况的供体啊!)这个你听我说啊,这个等来了以后有些事情再说啊!

7、上海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彭志海:(调查员:主要的问题还是请你把关,就是那个供体的问题啊,法轮功的那个供体!)没问题,没问题。

8、广西181医院移植中心主任陈怀周:(调查员:家属希望的就是,希望的就是要用法轮功的这种供体,要是这种供体他肯定很快过来。)对呀对呀!你过来住院检查,检查一下,先检查。查查看能不能做?

9、广州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何晓顺(一):

(肝移植)一般情况下一至两周,但有时候也可能一个月;反正我们这儿呢送来还挺多的,因为我们这个做的是大中心嘛!

10、广州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何晓顺(二):

调查员:那么再确认一下,就是你现在用的器官,那个就是,那就是法轮功的,这种健康的,那就是这个很健康的这个器官,对吧?

何晓顺﹕对的,他不用冰水冲或不用放到冰柜保存。

调查员﹕因为这个本身的技术是一方面,再一个器官的本身,你们用的器官,我知道本身是法轮功的,本身的器官本身就好,所以两方面加起来就非常好。

何晓顺﹕对。

11、天津一中心沈中阳院长助手肝移植医生白荣生:(问:肝源供体啊这个情况,现在一般还是比较健康的那种供体对吧?就是法轮功的那种健康供体对吧?)对对对,啊。

12、郑州人民医院器官肝移植科主任曲青山:(问:你们现在用的供体,还是这个法轮功的、那种正常的这个供体对不对?)啊,都是,都是正常的。

13、广州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肾移植二区主任王长希:(问:你们还是法轮功的,就是肝源还是那种,健康的肝源对吧?)都是这个,现在捐献的都是,都是有,那个公民死后,捐献的供体可能都有这个呀。

14、杭州树兰医院院长郑树森:(问:你们现在器官还是法轮功那个健康的正常的器官,对不对?)嘿嘿,……,器官来了我们就要化验过的。

15、湘雅三院院长叶启发:配上型一个月左右能做了。调查员问:供体,就是法轮功的那种正常的供体,对吧?叶答:你就,你就把病历先发给我,好不好。

16、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王学浩:安排手术不超过两个星期吧;器官大部分是院外的,从脑死亡中心取来的。

二、保证在一两周内可安排手术

对手术等待时间,被调查的院长、主任基本都保证在一至两周内可安排。上海仁济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杭化莲:我争取一个礼拜之内帮你搞定。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肾移植主任柳东夫:这个快的话,可能明天就有啊!

三、披露移植供体来自“脑死亡中心”

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王学浩说,他们使用的器官,大部分是院外的,从脑死亡中心取来的。

四、器官同步切取移植

多家医院承认,他们使用的脑死亡捐献器官,是边切取器官边同步移植。也就是说,热缺血时间和冷缺血时间都极短。这与公民死后自愿捐献情况不符。

五、换一个肝只要二、三十万所透露出的信息

做一例肝移植一般从七十万起价。但武警总院王建立主任对调查员说:“没多少钱!二、三十万就可以了。”王建立开出的“优惠价”,显然是在讨好“省政法委维稳办副主任”。王建立对迫害法轮功的“省政法委维稳办副主任”头衔如此买账,恰恰说明他们使用的器官和法轮功有关系。

一例肝移植动辄几十万,甚至逾百万。而收多收少,可由主任一人说了算。这表明移植主任权利很大。调查中被问到供体来源时,普遍答复:“不知道,去问主任”、“有关器官来源、质量、手术时间、价格,你可以去门诊和主任面议。”

由此看出,移植主任在器官移植产业中掌控核心机密,握有很大权利,他们在器官移植的黑箱运作中起主导作用。

17个调查电话录音(涉及12家医院)

调查录音1、陈新国:武警北京总医院肝移植主任
调查时间:2018-10-19(+13701220662)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

调查结果提要:月底应该差不多吧。调查员﹕就是那个用过刑,酷刑的,绝食的这就不能要,最好是这个正常状态,还有些能练功的就更好。陈新国﹕你放心,我们做了这么多,我会把关的,啊!调查员﹕就是尤其是像那个,就是法轮功这种练功的就最好啊。陈新国﹕好!好

个人简介:主任医师(肝移植),硕士研究生导师。北京市医学会器官移植专业委员会常委,北京医师协会器官移植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器官移植专业委员会常委,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心肺复苏专业委员会委员。 2002年从事肝脏移植临床工作,协助京内外10余家单位开展肝脏移植手术。[3] 

调查录音2、王建立:武警北京总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副主任医师
调查时间:2018-11-02(13911723417)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

调查结果提要:什么时间不确定,但是我们这边器官挺多的!手术差不多一两个星期可以安排。(问:你们现在用的那个器官是不是都是那个法轮功那个健康器官、正常那个供体对不对?)对、对、对。(肝移植)二、三十万就可以了。

个人简介:武警总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副主任医师。现任武警总医院肝脏移植研究所肝脏移植和肾脏移植带组组长。[4]

调查录音3:郑树森:杭州树兰医院院长
调查时间:2018-11-03(13805749805)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

调查结果提要:二周内可以安排肝移植手术。郑对“是否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问题没有正面回答,但也没予以否认。

个人简介:曾任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院长,現任該院移植中心主任,树兰(杭州)医院院长,中国器官移植大会前主席中国器官获取组织联盟(OPO)主席[5]。2007年–2017年,鄭樹森曾任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重要机构——浙江省反邪教协会的前副理事长、理事长[6]。 

调查录音4、朗韧:北京朝阳医院肝移植主任
调查时间:2018-11-06(13911757869)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

调查结果提要:没有意外的话,估计二、三周吧,差不多。调查员:那个供体了,也就是那种法轮功的,那种正常的健康的供体,对吧? 朗韧﹕ 对对,没错没错,你说的对。

个人简介: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担任《中华肝胆外科杂志》通讯编委,北京医学会肠内外营养专业委员会委员。自1999年即开始从事肝脏移植的临床工作和基础研究。[7] 

调查录音5、苗青山:郑州人民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
调查时间:2018-11-06(13703717386)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

调查结果提要:(调查员:还有一个就是你们这个供体啊,你们现在用的供体,还是这个法轮功的、那种正常的这个供体对不对?)啊,都是,都是正常的。

个人简介:苗青山,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生导师。郑州市人体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现任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分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器官移植医师分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器官捐献与获取管理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透析移植分会常务委员;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肾脏移植分会常务委员;河南省医学会器官移植学分会副主任委员。[8]

调查录音6、苗书斋:郑州人民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医师
调查时间:2018-11-06(13938277351)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

调查结果提要:安排肝移植手术,一般一、二个星期到一个月都有;调查员﹕还有就是你们现在供体啊,你们供体就是那个法轮功的、那种正常的供体,对不对? 苗书斋﹕对对对啊。

个人简介:主任医师,毕业于河南医科大学[9]

调查录音7、叶启发:中南大学湘雅三院院长
调查时间:2018年11月6日(13875987051)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

调查结果提要:配上型一个月左右能做了;调查员问:供体,就是法轮功的那种正常的供体,对吧?叶答:你就,你就把病历先发给我,好不好。

个人简介:教授,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副院长,移植医学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卫生部移植医学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兼任中华外科学会移植分会常委、湖南省医学会移植分会副主任、湖南省肝病学会副主任、湖南省器官移植质量控制中心主任、湖南省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委员会副主任。[10]

调查录音8、杭化莲:上海仁济医院肝移植外科付主任医师
调查时间:2018-11-07(18616206806)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

调查结果提要:我争取一个礼拜之内帮你搞定。调查员:你们现在就是那个法轮功供体,对吧?杭化莲:对,这肯定的。

个人简介: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肝脏外科、肝移植中心副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器官移植医师分会移植外科技术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器官移植医师分会干细胞与组织移植专业委员会委员海峡两岸医药卫生交流协会肝胆胰外科专业委员会委员及国家执业医师考试主考官。[11]

调查录音9、柳东夫: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肾移植主任
调查时间:2018-11-08(13853501608)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

调查结果提要:快的话一个礼拜就做了,不快的话等两个月,两个月也有。调查员:最好要用那个法轮功的那种就是正常状况的供体啊。柳东夫:这个你听我说啊,这个等来了以后有些事情再说啊!

个人简介:主任医师,教授,现任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烟台分会副主任委员、山东省器官移植学会副主任委员、烟台毓璜顶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12]

调查录音10、王学浩: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
调查时间:2018年11月8日(13305178713)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

调查结果提要:安排手术不超过两个星期吧;器官大部分是院外的,从脑死亡中心取来的。调查员:啊,就是那个法轮功的正常器官对吧?王学浩:这个是中心的器官么。

个人简介:中国工程院院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导。从事肝胆外科、肝脏移植。现任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脏外科研究所所长,江苏省肝脏移植中心主任,卫生部活体肝脏移植重点实验室主任兼学术委员会主任,卫生部人体器官移植专家组成员,江苏省医学会副会长等职。[13]

调查录音11、白荣生:天津一中心沈中阳院长助手肝移植医生
调查时间:2018年11月15日(13803019898)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

调查结果提要:(问:肝源供体啊这个情况,现在一般还是比较健康的那种供体对吧?就是法轮功的那种健康供体对吧?)对对对,啊。

个人简介:沈中阳 解放军总医院第三医学中心(原武警部队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长;(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14]

调查录音12、王长希:广州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肾移植二区主任
调查时间:2018-11-15(13600450862)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

调查结果提要:调查员:你们还是法轮功的,就是肝源还是那种,健康的肝源对吧?
王长希:现在捐献的都是,都是有,那个公民死后,捐献的供体可能都有这个呀。整体都这样做的,公民死后的捐献做得很多的,现在都成功了。现在都这样做的,可以做成的!

个人简介: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现任职器官移植科主任,兼任外科实验室副主任。[15]

调查录音13、何晓顺: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一)
第一次调查时间:2018年11月15日(13802510799)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

调查结果提要:调查员:还有法轮功的那种,那就是,就是那种这个健康的供体对吧?
何晓顺:呃,对呀,都是健康的,都是车祸、意外、意外身亡提供的供体。
调查员:对,对,我的问题就是说,是法轮功的那种器官本身是健康的,对吗?
何晓顺:对,对,对,当然、当然,当然。

个人简介:现任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器官移植学科带头人,教授,博士生导师。兼职:国际肝脏移植学会会员,国际消化外科学会会员,卫生部人体器官移植临床应用委员会专家委员,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分会委员、中华医学会外科学分会委员、广东省肝病学会副会长,器官移植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16]

调查录音14: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二)
第二次调查时间:2018-11-16(13802510799)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

调查结果提要:调查员:你们技术好,再一个器官的本身,你们用的器官,我知道本身是法轮功的,本身的器官本身就好,所以两方面加起来就非常好。
何晓顺﹕对。

调查录音15、彭志海:上海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器官移植中心主任
调查时间:2018-11-16(13761010066)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

调查结果提要:调查员:你们用的还是法轮功的,就是健康的供体对吧?
彭志海:肯定是健康的,那不健康的怎么行呢!
调查员:主要的问题还是请你把关,就是那个供体的问题啊,法轮功的那个供体!
彭志海:没问题,没问题。

个人简介: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现任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普外科临床医学中心学科带头人、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普外科临床医学中心主任、中华医学会外科学会委员、上海市医学会普通外科学会副主委、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肝胆疾病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会常委、中国医师协会器官移植医师分会副会长、中国医师协会器官移植医师分会第一届移植管理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分会肝移植学组副组长、上海医学会器官移植学会主委、上海市器官移植临床医学中心主任、上海市器官移植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市肝移植质量控制中心主任、上海交通大学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

调查录音16、陈怀周:解放军第181医院(广西桂林)移植中心主任
调查时间:2018年11月16日(13087737632)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

调查结果提要: 调查员:家属希望的就是,希望的就是要用法轮功的这种供体,要是这种供体他肯定很快过来。
陈怀周:对呀对呀!你过来住院检查,检查一下,先检查。查查看能不能做?

调查录音17、李医生 北京朝阳医院泌尿外科值班医生
调查时间:2018年12月2日(011-86-10-85231457)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

调查结果提要:调查员:对啊,还是法轮功那种正常的肾源,对不对?
李医生:对,对,对,
调查员:那一般来说,你们取供体,不光是取个肾了,心、肝、肾都要取,这个过程要花多少时间?
李医生:大概三、四个小时吧。
调查员:从消毒、铺巾,到最后结束要用三、四个小时取这个器官,对吧?
李医生:对,对,对,
调查员:有时候你们是直接到肾源头去取器官,有时候是通过中介转一下,院外取了拿来用,现在不用中介了,是吧?
李医生:现在也可能也有,但是一般都是,
调查员:中介取的器官也还是法轮功的那种正常器官,器官源头是一样的,对吧?
李医生:对,
调查员:我的问题是,中介取的和你们取的都是一回事嘛,对吧?
李医生:对,对,对,


参考资料:
[1]《人民网-湖北频道》2014年11月25日“中国人体器官获取组织联盟在武汉宣布成立”
http://hb.people.com.cn/n/2014/1125/c194063-23001645.html

[2]《中国反邪教协会章程》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80612182003/
http://pds.weidong.gov.cn/quwei/kexie/fxj.htm

[3] 《解放军总医院第三医学中心(原武警总医院)》医学文献数据库
http://www.wj-hospital.com/yjshzx1/yz/

[4] 《解放军总医院第三医学中心(原武警总医院)》医学文献数据库
http://www.wj-hospital.com/yjshzx1/yz/

[5]《人民网-湖北频道》2014年11月25日“中国人体器官获取组织联盟在武汉宣布成立”
http://hb.people.com.cn/n/2014/1125/c194063-23001645.html

[6]《中国反邪教协会章程》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80612182003/http://pds.weidong.gov.cn/quwei/kexie/fxj.htm

[7]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医元网》
http://hpt2000017211.h.yynet.cn/

[8] 《郑州人民医院器官移植中心 》
https://www.haodf.com/doctor/DE4r0BCkuHzduSYhIlQVy3s6uiTQK.htm

[9] 《郑州人民医院器官移植中心 》
https://www.haodf.com/doctor/DE4r0BCkuHzduSYhIlQVy3s6uiTQK.htm

[10] 《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社会服务网》
http://shfw.xy3yy.com/xymy/414.html

[11] 《好大夫在线》
https://www.haodf.com/doctor/DE4r0eJWGqZNhLTy8fQwHCo55twNygxV.htm

[12] 《好大夫在线》
http://360wenda.haodf.com/doctor/DE4r08xQdKSLFhILFNv5LwmK7DLi.htm

[13] 王学浩 - 江苏省异种移植重点实验室 - 南京医科大学
http://klx.njmu.edu.cn/2744/list.htm

[14] 《解放军总医院第三医学中心(原武警总医院)》医学文献数据库
http://www.wj-hospital.com/yjshzx1/yz/

[15]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http://www.gzsums.net/zhuanjia_297.aspx

[16]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http://gzsums.net/custom_2017.aspx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追查国际来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