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流年不利 海外亲共中文媒体遇寒冬

——海外中文媒体现状与趋势系列报导之一

“中国共产党还在美国境内,而且坦率地说,在全世界各地的宣传机构花费了数以十亿计的美元。”美国副总统彭斯在10月4日的演说中,曾披露中共宣传机构渗透各国的真相。

2018年,对中共来说可谓是流年不利。随着美国对中共渗透提高警惕和采取反制行动,海外亲共中文媒体也遭遇“冰风暴”。

纽约《明报》宣布停刊

11月30日,纽约《明报》在头版刊登了“业务重组暂时停刊”的启事,内容称,“基于业务重组,纽约明报于2018年12月1日开始暂停出版日报;电子报及网站亦将由同日起停止运作”;并附有致广告客户通告,要求客户处理广告费退款和催收的相关事宜。

至于该报是否复刊,启事没有提及。

大纪元从消息人士处获悉,纽约《明报》纸版和电子版同步停刊,是香港《明报》集团总部的决定,目前纽约公司暂时还没有解散,等待进一步消息。

《明报》多伦多分社的一位员工对大纪元记者说:“没想到纽约报社停刊。我还真的不知道这事。高层肯定不会把这种消息透露给员工,怕影响士气。公司里完全没人说这件事,因为我们和纽约报社没有任何业务来往、没有直接的联系。”

他说:“各地报社编完以后,统一到香港汇总和排版。《明报》总部在香港。如果美国发生重大事情,比如枪击事件,按照惯例,肯定是由纽约报社编。”“我们老总吕家明也管纽约、洛杉矶和温哥华。整个北美的报社都归他管。”

“纽约报社停刊,这对平面媒体肯定有影响,会影响报纸,就像《世界日报》当年关门的情况一样。估计下一步该轮到我们多伦多了。”他说。

纽约《明报》于1997年创刊,是香港明报集团创办的海外中文媒体之一、系世界华文媒体集团旗下媒体。

美东一家华语电视台也传出大幅裁员

不只是《明报》,美东一家与《侨报》关系密切、长年由中共官方提供资金的华语电视台,近期也大规模裁员。消息人士对大纪元说,目前,这家电视台被迫大裁员,据传“可能是中共政府不给钱了。”

为何海外亲共媒体接受中共资助,依然陷入运营困境?

时事评论员唐浩表示,近年媒体营运的大环境不佳,似乎促使部分媒体更愿意被北京收买,成为中共海外代理人与喉舌,但此举宛若饮鸩止渴。

唐浩分析认为,因素有多种,一是美中贸易战重创中国经济,或许也导致中共海外统战经费缩减,无力再如过往肆意挥霍;二是网络新媒体快速崛起,造成报纸与电视传统媒体营收下降的大环境;此外中共派系斗争,其金主或领导可能被捕下狱;还有可能是川普政府上任后,加大力度曝光、追查中共的海外渗透;这些因素都有可能令其资金断链。

亲共媒体早在几年前已经不断传出陷入萧条困境的消息。

除《明报》外,2016年1月1日,《世界日报》宣布退出加拿大市场。

日前发生在洛杉矶的《侨报》董事长被枪杀案,也被指与公司要求员工提高业绩有关。

中共如何渗透海外媒体

随着移民海外的中国人数量不断飙升,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渗透和控制越来越严重。

早在2001年11月21日,美国独立非盈利机构詹姆斯通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发表的“中国政府如何试图控制美国的华语媒体”文章披露,《世界日报》、《星岛日报》、《明报》和《侨报》,都受着中共直接或间接的控制。

文章指,中共为准备香港97年主权移交,从90年代初就花大力气,在香港通过第三方购买一些重要的新闻媒体,《明报》是其中之一。

美国詹姆斯通基金会的中国简讯(China Brief)报导说,“《明报》纽约办公室的雇员曾经透露消息说他们‘真正的老板’不是别人,正是中国(驻纽约)领事馆,并且他们有义务完成领事馆要求做的一切事。”

美国之音曾报导,在2008年底至2009年期间,中共开始部署了一项耗资450亿人民币的“大外宣”战略,推动中共国营媒体机构向国际扩张。

中共国务院侨办每两年举办一次全球华文媒体大会——世界华文传媒论坛。2017年9月在福州举办的第九届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露面的媒体有《侨报》、《世界日报》、凤凰卫视、《旺报》、《亚洲周刊》、《星洲日报》、《环球华报》、《明报》、欧洲《华人街》报、匈牙利《新导报》、澳大利亚《新市场报》、意大利侨网、德国《华商报》、纽约中国广播网、《新西兰信报》、澳大利亚华厦传媒集团等。

主办方的中国新闻社社长章新新在会上宣称,获邀参会的海外华文媒体负责人,既是“一带一路”理念的传播者,也是“一带一路”建设的参与者和记录者。

路透社的调查证实,全球4大洲14个国家发现了至少33座广播电台由中共的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控股,或进行节目租赁。

在美国覆盖面第二位的中文电视台凤凰卫视,CCTV持有其10%的股份。每逢关键时刻,它配合中共指令的观点报导,让其获封“海外中央台”。凤凰网因宣传中共政策不力,屡遭中共当局“整改”。如中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9月26日指导北京网信办,约谈凤凰网负责人,对其进行“全面整改”。凤凰网负责人在约谈中表示,“已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将严格落实各项整改要求,切实履行主体责任。”新京报报导称,此为凤凰网一年内,第3度遭整改下架。

中共渗透海外媒体的方式

美国独立非盈利机构詹姆斯通基金会的文章披露,中共渗透海外中文媒体的方式主要有四种:

其一,以全资或控股方式直接掌控报纸、电台和电视台。其二,利用经济手段影响与其有商业来往的独立媒体。其三,买断独立媒体的广播时间和广告,用于登载明显来自中共官方的宣传内容。其四,让来自政府的专业人士受聘于独立媒体,伺机发挥其影响力。

文章举例说,《侨报》于90年在纽约成立,直接受控于中共,它代表着中共官方的声音和观点。

《星岛日报》于1938年于香港创立。80年代后期遭遇财务危机,借中共政府资助摆脱了危机。中共官网显示,总部位于香港的《星岛日报》老板——何柱国先生为星岛新闻集团有限公司主席,是中共多届政协委员。何柱国于2001年收购星岛集团。

詹姆斯通基金会文章最后说,中共对美国市场的渗透程度深远,已渗透进了华裔美国人聚居的所有美国大城市。所有这些城市都是中共政府利用错误资讯和宣传(进行误导)的对象。

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今年6月20日就其发布的报告《中共对外干预活动: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该如何应对》举行研讨会。报告指,中共不惜花重金在海外扩展影响力,每年相关的经费达到了约650亿人民币。

美国副总统彭斯10月4日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发表演讲时,也直批中共的渗透行为。“中国(中共)国际广播电台如今在美国三十多个电台播放对北京友好的节目,很多电台位于美国大城市。中国(中共)国际电视台触及到7千5百万美国人,它直接从中国共产党的主子那里接受行动命令。”他说。

在中美贸易激战之时,今年9月23日,中共官媒《中国日报》英文版更是在美国爱荷华州当地报纸插入四页广告,公开攻击川普。此举被美国政府认为是中共试图影响美国中期选举的行为。

12月3日,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发布了一份题为“中共影响力与美国利益:提高建设性警惕”的报告。其中警告说,新西兰抵制中共渗透的能力尤其脆弱,新西兰政府没有采取足够措施应对中共的影响,“当地中文媒体几乎完全被亲共媒体所控制。”

该报告说,这些当地出版商都与中共官媒新华社签订了合作协议,而且“(中共官员)一直对新西兰中文媒体进行直接的编辑指导”。

西方国家的警惕

中共对海外媒体的渗透及输血注资,早引起美国、德国、澳大利亚及欧盟等西方国家的警惕。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自由社会阵营正在以各种方式围堵及制裁中共。

8月13日,美国总统川普签署的《国防授权法案》以强有力的措辞,谴责中共试图影响美国的公共言论,尤其是其影响美国的“媒体、文化机构、商业以及学术和政治团体”。

8月24日,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和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发布题为“中国(共)的海外统战工作”的报告披露,近95%的澳大利亚中文报纸都在一定程度上被中共政府渗透。该报告除了披露了中共在海外实施统战工作的一些附属组织外,还提到了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9月18日,《华尔街日报》报导说,美国司法部要求中共官媒新华社及央视打造的中国环球电视网登记成为“外国代理人”。报导提到,美国国家安全官员担心,外国政府资助的媒体被人利用,影响美国的公众舆论。

目前,中共的《中国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和《新民晚报》的美国经销商均已登记成为“外国代理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