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借着研究毛泽东思想来免费旅游的老外

老外发现讲几句好话便可以周游全中国并受到贵宾接待的美差,他们或者把吹捧的话讲到极处甚至肉麻,或者自封一个“毛主义”的政党,便得到免费的待遇,尤其发展到来要经费,忽悠回去后如何宣传毛泽东思想如何搞革命,事实证明基本都打了水漂。

1966年,就在中国人大搞个人崇拜的时候,来串连的外国“革命者”也跟着凑热闹。而好客的中国只要你讲好话就好吃好喝招待并给你经费。

60年代正是亚非拉武装斗争风起云涌的年代,确实有些希望夺取政权的人希望学习中国的成功经验,革命者们从世界五大洲来到中国,来到井冈山,通过自己的语言、行动,表现出对毛泽东的无限热爱、无限信仰、无限崇拜。他们像当时的中国百姓一样,称毛泽东是“心中的红太阳”,“最伟大的革命导师”,“毛泽东思想是当代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最高峰”,“毛泽东同志的每一句话对世界革命人民来说是向导,是教科书。”

一位东南亚人说:“我在井冈山的时刻,是我一生中的黄金时代。我四十年来学的,没有在中国一个月学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多。”一个日本人提出批评性建议说:“现在仅仅说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典范,这是不够的。毛泽东思想是当代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最高峰,是最高最活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指导世界革命的普遍真理。”当然这些好话说尽的老外没多久或因文革逐渐破产或因本来就是瞎起哄而停止了吹捧。

黑非洲丛林战鼓培育出的战士没有日本人能说会道,他们以实际行动证明他们更真诚。刚果的一位朋友,白天往返一百余里,参观了四五处革命遗迹,其疲劳不难想见。可是晚上临睡前,他又翻开红宝书,学习有关井冈山的著述,一直读到深夜两点多。第二天,大家劝他多休息一会儿,他说:“我是来学习毛泽东思想的。毛主席的书,井冈山的精神,给了我无穷无尽的力量,我一点也不觉得累。”

中华民族是好客的民族,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文化大革命中的江西,像全中国一样,沉浸在世界革命中心的梦幻中,为解救另外三分之二水深火热中的世界劳苦大众,他们勒紧裤带,让异域战友的肠胃享受革命胜利后的幸福生活。

1966年7月1日的《人民日报》曾充满信心与自豪地预言:“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掌握了毛译东思想的世界革命人民,正在向革命胜利的顶峰奋力攀登!井冈山的革命烈火必将燃遍全世界,一个崭新的世界必将在烈火中诞生。”

这种讲几句好话便可以周游全中国并受到贵宾接待的美差,也让不少外国人找到捷径。他们或者把吹捧的话讲到极处甚至肉麻,或者自封一个“毛主义”的政党,便得到免费的待遇,尤其发展到来要经费,忽悠回去后如何宣传毛泽东思想如何搞革命,事实证明基本都打了水漂,但中国纳税人倒了霉。

1973年,针对当时过于强调接待的“政治性”,旅游接待处于严重亏损状态的问题,周恩来总理批示:“旅游事业的收支应该略有盈余,对旅游者应按原则收费(开支外加手续费),对优惠也要从严掌握”,这股风才渐渐被刹住。

和今天的年轻人讲那样的语言,会很不理解,一个人怎么可能让全世界温暖呢?就像当年说的:“它的红日般的光辉,正在照耀着全世界的河山!”不管怎么说,总想把自己的模式强加给别人的做法的确滑稽,正当中国以为有了拯救人类的太阳神,而且认为其他国家的人在水深火热的地狱生活的时候,中国延误了最宝贵的十年。今天世界上还有个别国家也在为自己国家的“太阳”照亮世界而自豪,但他们至今没有解决照亮自己。

中国花钱和很多国家不同,不少经费并不经过论证,只要能忽悠了决策部门,大笔一挥开个研讨会就可以让各国来客白吃白喝白玩儿,这也是中国特色!

(摘自金汕、方正、孟固、陈义风著《青春的浩劫》一书,1996年,中国社会出版社出版。金汕修改后发博文。)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