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娱乐 > 国际娱乐 > 正文

五个月大就成为电视上选美明星 她却无比厌烦这种有钱有颜有名生活

大多数孩子出生以后,都是带着父母的期待在一点点成长。

很多时候,父母对孩子的期待对孩子来说都没有什么错:

希望孩子平安、健康、快乐、幸福。

但也有的时候,父母对孩子的期待太强,希望孩子成为优秀的人,达成一些自己渴望却没有达成的成就,

这种期待就会变成一种执念,成为孩子成长过程中,无可回避的压力。

而下面这个女生,来自美国密西西比州的20岁女生Madison Berg,就是这种差点被父母的期待压垮的孩子之一:

才5个月大,她就开始被母亲带着参加各种儿童选美比赛;

十多年里一直活在镁光灯和评委审视的目光之下,为了维持“美丽”付出各种努力,

即使感到身心俱疲,即使被同龄人嫌弃,即使被媒体嘲讽,

依然为了不辜负母亲的期待,不敢放弃和放松…

直到19岁才鼓起勇气做回自己...

“双手叉腰,我走进了令人炫目的聚光灯下。

做过美黑的我有着“完美的肤色”,信心满满的样子,似乎决心要将美国青少年选美的冠军奖杯带回家。

但是,当我穿着比基尼,半裸着站在评委面前时,我的胃里感到一阵恶心。

面前的三位女性评委和两位男性评委完全没有察觉到,

我所谓的信心满满的笑容,其实完全是假的。

当我5个月大的时候,我的妈妈Stacy就开始带着我参加选美比赛。

我是家里唯一的孩子,母亲非常关注我。

当我赢得第一场比赛后,那种成功的喜悦促使她继续让我参加比赛。

而我自己似乎也开始喜欢这种比赛和胜利的感觉了。

作为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我穿着迷你的奶油色高跟鞋在舞台上翩翩起舞时,

我粉红色的公主裙和精致的妆容,让我觉得这一切就像是一个有趣的化妆游戏。

妈妈会告诉我,当我的大眼睛和蓬松的头发搭配起来后,我看上去就像一个真人版的洋娃娃。

当我7岁时,我开始在美国各地旅行,大部分时间都在参加选美比赛。

我已经积攒了1000多美元的奖金。

而我的妈妈,一位护士,开始帮我“存钱”:

她用我的奖金在旅行过程中挥霍,买各种衣服和化妆品。

而当时我的父亲已经离开我们母女俩了,他完全不管我,说这是我们的事情。在比赛的过程中,我认识了很多朋友,也很享受评委们的称赞。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有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非常累非常辛苦:

我的头发总是要梳得一丝不苟,总是要用巨大的假睫毛粘住我自己的小睫毛…

当时我完全没有意识到,为了达到这种表面上的光鲜,

我必须以一个非常高的标准、一个很难达到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我的头发、着装、妆容都必须完美,容不得一丝一毫的错误,否则就不能走上舞台。

赢,成了我生活中永远的目标。

当我10岁时,电视台TLC联系到了我,让我参加一个叫做Toddlers and Tiaras的儿童选美真人秀。

妈妈告诉我,只要我足够渴望,就一定能够胜利。

于是,我“抓住”了这个机会,并给自己取了一个艺名Tootie。

我曾经以为自己很喜欢被镜头关注的感觉,但直到2010年夏天节目播出后,这种喜欢结束了。

节目组通过剪辑,把我描绘成一个讨厌的女孩:

扭捏着,对正在帮我做头发的妈妈发脾气,指责她给我画的指甲不对。

立刻,喷子们通过Facebook,指责我妈妈是多么可怕,指责我是个被宠坏的孩子。

所以,当我9月份回到学校时,日子突然变得难熬。

同学们开始朝我做鬼脸,嘲笑我的美黑皮肤很假,取笑我的艺名。

当陌生人们开始在街上遇到我,骂我丑陋时,我觉得自己完全是暴露在公众之下。

在忍受了两个星期的虐待后,我泪流满面地问妈妈,我是否可以退出节目,她几乎立刻就同意了。

但是,那种消极的情绪并没有结束。

人们还是在谩骂指责我妈妈,说她让我参加选美比赛是在虐待儿童,我应该和她分开。

而且,更糟糕的是,(虽然当时的我并不知道),有些网站居然称我为“婊子”。

类似这样的评论一定伤害了我的妈妈,但她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表现沮丧。

我选择继续参加选美,因为我非常渴望证明自己足够优秀,

所以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努力地变得完美。

我给自己施加了巨大的压力,任何一点点小事情不顺利都可能让我崩溃。

然而,我仍然觉得,只要我赢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才12岁啊。

当时我将目光投向了我参加的所有比赛中规模最大的:Ultimate Grand Supreme。

获得胜利的时候我或许很快乐,但输了后,我会回家大哭,任由泪水把我脸上的妆容冲花,

反复拿自己和那些赢了我的女生做比较。

一次次选美,我能感到自己的信心一点点消退。

尤其是随着年龄渐长,我穿的衣服越来越暴露,越来越不可爱。

当然,最简单的解决办法就是放弃这些比赛。

但我做不到:

我知道妈妈多么希望和我一起准备比赛,她为我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

我不能辜负她,即使这种比赛已经影响到我的心理健康,我也不能放弃。

与此同时,在学校的霸凌,让我的生活变得很可怕。

每周天晚上,我都会在洗澡的时候拼命擦自己的身体,

希望能冲掉我的美黑带来的假肤色,好让同学们少一个嘲讽我的理由。

妈妈会催我出去和朋友,和男孩子们约会。

我让她别管我了,我说我自己太忙了,我在选美界里已经有足够的朋友了。

(Madison和妈妈)

但是实际情况是,当我已经16岁了,我还是无法像普通的青少年那样生活,比如去参加派对喝点饮料。

因为我必须保持身材,我必须坚持高蛋白和蔬菜的饮食,必须每周在私人教练的监督下锻炼4次。

2017年夏天,我又参加了Miss Teen United States美国少女选美比赛。

当时我高1.7米,体重53公斤,衣服却是穿加小号。

身边每个人都说,我一定要赢得比赛,但我却感到非常厌恶。

当我再次站到评委们面前时,我意识到我讨厌他们眼里的审视,我知道我必须要改变我的生活了。

我无法专心致志地参加完比赛,当然也没有机会获胜。

(Madison赢得了密西西比州小姐时的样子)

当比赛结束时,我泪流满面,告诉了妈妈我心里的挣扎。

她感到非常震惊,非常失望。

她说她从没有意识到我是这样想的。

她说她希望我继续下去,因为她认为,她如果让我放弃的话,我整个人会变得很空虚。

然而,退出选美比赛并没有让我的心理问题离开消失。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接受了心理治疗,但仍然停不下来自己为外表挣扎的习惯。

有些日子我仍然会看着镜子,忍不住想:

我应该再好看一点,再好看一点;

有时候甚至会觉得,我应该再瘦小一点才对。

但是,另一方面我还是在慢慢地学习,让自己松弛下来…

我仍然喜欢田径运动和高尔夫,这是我生活的救星,

因为这些运动让我专注于我的身体健康,而不是我的外表如何…

我一点都不想念那些选美比赛。

事实上,当我看到过去的照片时,我会不由自主地感慨:

这世界到底有什么毛病,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

我永远不会责怪我的妈妈。

她可能不知道,选美是如何在伤害我的自尊心的。

“我很遗憾,选美比赛真的是在消耗我。

我希望,有一天我会被称呼为Madison,

而那个Tootie,将会永远消失…”

(现在的Madison)

Madison的自诉,描述的不仅是一个特别的“儿童选美比赛”选手的不一样的成长经历,

也是很多在父母的“期待”下被慢慢压垮的孩子的心理。

她的认真、懂事、体谅母亲,不忍让母亲失望的心理,让人心疼。

或许,Madison的妈妈的确到现在也还是不懂,

自己对女儿的期望,为她选择的道路其实并不是她想要的。

而那种让孩子在比赛中成长的理念,不一定是在激励孩子们变得更“优秀”,也会让孩子过早地沉浸在“胜负欲”之中:

赢了固然激动快乐,输了却痛苦万分。

更何况,人生是非常复杂的,很多事情无法像比赛一样分出胜负。

一直沉浸在“要变得更优秀”的目标中,会渐渐迷失了自己,越来越疲惫、劳累、紧张,忘了自己真正喜欢和期待的是什么…

或许,Madison自己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慢慢恢复一个平和的心态,重新去做一个20岁的少女,做一个真正的快乐的自己…

希望她的故事,能提醒天下更多的望子成龙成凤的父母们:

对孩子有期待,希望他们积极向上固然没错,

但千万别让这种期待,慢慢变成自己和孩子的执念,让孩子们的一生都被这种期待捆绑。

别再让更多的孩子,一生都活在“想要让父母满意,却无法过自己想要的人生”的遗憾中…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丽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娱乐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