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脱北者:我如何从人口贩卖受害者变成贩卖者

在影片中,当一群脱北者步行穿越中老边境时,一个婴儿突然开始哭泣,让脱北者们感到恐慌。影片没有提及的是,这群脱北者们给婴儿下了药。B太太说,他们没有选择,否则整个团队都可能被抓住。

2003年,B太太被卖给一名中国男子时才36岁。

‌‌“我泪流满面。这太不公平了。当我在朝鲜已经有了一个丈夫和孩子的时候,我还在被‌‌‘介绍给男人。我觉得是因为我出生在一个错误的国家,才会陷入这个烂摊子。‌”

2003年,B太太被卖给一名中国男子时才36岁。她穿过中朝边境逃到中国,以为会成为一名老人的保姆。至少中介告诉她是这样,但事实证明这是谎言。

她原计划是赚一年钱,然后回到朝鲜,这样她就可以养她的丈夫和两个儿子。嫁给一个新丈夫绝对不是她的计划。

在中国吉林省的长春,她和另一名朝鲜妇女被‌‌“介绍‌‌”给了五名中国男子。中介随后告诉她,‌‌“跟一名中国男子住一年,之后逃走就行‌‌”。

目前,导演尹载皓已经制作了一部电影来讲述B太太的人生。这部名为《B太太,一个朝鲜女人》的电影中一个很讽刺的点是,B太太讲述了她如何对她被卖给的那名中国男子产生了感情。两人共同生活了10年。

虽然她是人口贩运的受害者,但她最终成为了一名将朝鲜妇女卖给中国男人的贩运者。在最近接受BBC朝鲜语采访时,她说自己已经贩卖了近50名朝鲜妇女。

她越过中朝边境,后来又穿越中国-老挝边境来到韩国,这样她就可以与她的朝鲜家庭团聚。但她和她的朝鲜丈夫之间的关系已经破裂了。

尽管韩国是一个自由的国家,但她说她厌恶韩国,这个国家不能让她开心。

不幸的是,她的故事并不罕见。被贩运是许多朝鲜妇女在试图逃离朝鲜时所经历的事情。许多妇女最终与被贩卖给的中国男人生了孩子,并最终在那里定居。还有很多来韩国的朝鲜人说他们后悔来到韩国,有些人甚至移民到了另一个国家。

但是她怎么看待她被卖给的那位男人呢?‌‌“我认为这是感情。两个人之间的感情,‌‌”B女士在被问及对中国丈夫的感觉是否是‌‌“爱‌‌”时如是回答。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是‌‌‘爱’。只是他能理解我,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她补充道。

B太太说,在她和丈夫住在一起的中国农村,很少有人谈到‌‌“爱‌‌”。在朝鲜,也同样缺乏关于‌‌“爱‌‌”的谈话。

电影主要聚焦她与中国丈夫的关系。虽然她被‌‌“卖‌‌”给了他,但她说丈夫很有爱心。电影中,她生气时,丈夫会对她笑以缓解她的压力。当她准备穿越中老边境时,他还帮助了她,并相信一旦她在韩国定居,她会安排让他过去团聚。

观众对人口贩运可能导致的意外爱情感到困惑。

‌‌“我告诉他我有能力生孩子,但我不会生,因为我在朝鲜有孩子,他说好吧。我非常感激,换谁都会感激。‌‌”B太太说。

‌‌“我对这个男人有责任感,因为我跟这个男人没有孩子,所以当他去世时,我的孩子和我将在他身边,‌‌”她说。

电影没有提及的是,B太太实际上把她在朝鲜的孩子以及丈夫都带到了中国并与他们住在一起。2009年,她把大儿子带去了中国,跟她和她的中国丈夫一起住了三年,但大儿子不太适应在中国的生活。B太太最终帮大儿子逃到了韩国。

2013年,B太太还帮助她的小儿子和丈夫叛逃到韩国,但在他们去韩国之前,他们来到中国与她和她的中国丈夫待了40天。

‌‌“我们实际上都睡在一个房间里——我,我的中国丈夫,我的朝鲜丈夫和我的小儿子,‌‌”她说。

‌‌“你觉得这浪漫吗?‌‌”她开玩笑说。

B女士说,80%的朝鲜妇女在逃离朝鲜时都曾遭遇人口贩运,她只是其中之一。韩国、朝鲜或中国都没有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有多少朝鲜妇女遭受人口贩运。

B女士从被贩卖者到贩卖者有一段时间。最初,她曾在奶牛场工作,每月赚9美元左右。她在农场工作了两年后,在中介的帮助下在中朝边境与她的朝鲜家庭会面,并给了他们钱。

她对她日益虚弱的朝鲜丈夫感到震惊,那时,她决定成为一名朝鲜妇女贩卖者。

‌‌“我觉得为了救我的家人,我需要做点什么,‌‌”她说,‌‌“我需要赚更多钱。但我当时没有国籍,没有身份,而且也没什么可以赚大钱的工作。‌‌”

2005年到2010年间,她向中国男性出售了约50名朝鲜女性。她承认这是‌‌“人口贩卖‌‌”,但强调她没有欺骗她们——就像中介在2003年对她做的那样——这些女性想要被贩卖。

从这个意义上说,她觉得她帮助她们找到了新的生活方式。‌‌“逃离朝鲜政权的妇女没有人可以依赖,但如果我安排她们与男人结合并结婚,她们就可以安全地生活。如果她们住在街头,就会被捕并被送到朝鲜的监狱,她们不想那样。‌‌”她说,她会和被贩卖的妇女平分售卖所得的钱。

她还将朝鲜妇女对中国家庭的要求翻译成中文——有点像婚姻条款,比如每个月向朝鲜妇女家庭汇多少款。

曾经是受害者,后来成为了贩运者,她是否会感到内疚?

‌‌“我认为人口贩卖是所有朝鲜妇女必须经历的事情,‌‌”她说,‌‌“我之前是被欺骗了,但现在,这些女人至少知道等待她们的是什么。她们可能会有怨恨,但不会像我那样多,‌‌”她补充道。

除了向中国男性出售朝鲜女性,B女士还充当将朝鲜人送往韩国的生意。她说她已经向韩国运送了至少50名朝鲜人。

‌‌“我使用了与两个月前送我小儿子去韩国时一样的路线。我的小儿子跟我说过程很艰难,并且告诉我要在背包里装许多苹果,‌‌”她回忆说,‌‌“我无法形容过程有多难。我的心都碎了,我想知道为什么我们朝鲜人要经历这样的磨难才能生存。‌‌”

电影制作人兼导演尹载皓陪着她一起从中国逃到了东南亚,期间他们一起乘坐了面包车、拖拉机以及步行。尹载皓告诉BBC韩语:‌‌“这个过程对我来说非常具有挑战性,我只有一台相机,我一个人要描绘这趟艰辛旅程的所有细节。‌‌”

‌‌“虽然很多场面我不能拍摄,但这段旅程让我终身难忘,‌‌”尹载皓说。

在影片中,当一群脱北者步行穿越中老边境时,一个婴儿突然开始哭泣,让脱北者们感到恐慌。影片没有提及的是,这群脱北者们给婴儿下了药。B太太说,他们没有选择,否则整个团队都可能被抓住。

从老挝到曼谷的路上,他们在拖拉机后面得一直趴着,以免被当局抓住。

这部分旅程在电影中有所展现,尹载皓也在后面和脱北者一起躺着,他拍摄了当时的天空——清澈且碧蓝。

B太太答应她的中国丈夫,一旦她在韩国定居,她会接他过去。但这并没有发生。

B太太于2014年1月抵达韩国,在接受韩国情报官员审讯期间,她被怀疑涉嫌从事间谍活动,因为她曾在中国卖过一种名为‌‌“冰‌‌”的朝鲜毒品。B太太承认她的确为了赚钱贩卖过。

韩国的情报官员称,这笔交易的利润最终流向了朝鲜政府,因此她有可能为间谍,但她坚决否认这一指控。

尽管如此,韩国政府还是将B太太以及她的丈夫分类为‌‌“不受保护‌‌”的朝鲜人,这意味着他们不会获得诸如安置资金、住房补贴和职业培训等福利。

对于有犯罪记录、在中国居住至少10年,或者在抵达韩国一年内未能成功申请庇护的脱北者,韩国政府将他们分类为‌‌“不受保护‌‌”的类目。

在B太太的案件中,韩国统一部告诉韩国网络媒体《打破新闻》(News Tapa),她和她的丈夫因为出售非法毒品而被归类为‌‌“不受保护的‌‌”身份。

但B太太声称,她的丈夫从未接触过这种毒品。此外,她声称她已经花掉了她卖毒品的钱,因此韩国情报人员没有理由怀疑她从事间谍活动。目前两人已对韩国政府提起诉讼。

在这一过程中,B太太的中国丈夫又娶了另一个女人,但他们仍以‌‌“朋友身份‌‌”保持联系。B太太还给中国丈夫发了电影的截图。

‌‌“他发的很多信息都在跟我说对不起,因为他背叛了我娶了其他女人。‌‌”B太太说。目前她在首尔东部的一家咖啡厅工作。

她承认,她答应让尹载皓拍摄的唯一目的是为了钱。

‌‌“那时,钱对我来说意味着一切,现在,我不这么想了。‌‌”她说,‌‌“为了孩子,我付出了一切,现在,我已经50多岁了,我现在想有自己的生活,追求自己的幸福。我不想再做任何人口贩运的事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BBC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