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健康养生 > 正文

运动员的剖白:饿肚子提高成绩 反而健康受损

安娜·博尼费斯

在2017年的伦敦马拉松比赛,安娜·博尼费斯(Anna Boniface)是跑得最快的业余女选手。当时25岁的安娜跑出了2小时37分的成绩,赢得了那年秋天多伦多马拉松的入场券。

更糟糕的是,除了脚踝应力性骨折,检查还发现安娜的骨密度低,脊椎骨质疏松。这些都是“运动中能量相对不足”(Red-S)的标志症状。通常限制饮食的运动员会出现这种症状。他们认为,体重不断减少可以提高运动成绩,但最终身体的某些功能开始停止运作。

“运动中能量相对不足”会带来一系列的健康问题,包括荷尔蒙水平、骨密度和代谢率下降,还会引发心理问题。

安娜是一名理疗师,她承认曾意识到这个情况,但因为极度希望提高成绩,她忽视了一些警告信号。其中一个警告信号是,她八年没有来月经。

“这与我的训练量和饮食不足有关,我的食物种类不够广泛,而且限制摄入碳水化合物。”安娜说,她一天训练两次,每周跑100多公里,消耗能量多。

幸运的是,安娜的症状在恶化之前就被及时发现。经过一年的休息,她已经能慢慢恢复跑步训练。

“运动能量相对缺乏”对男女运动员都会造成影响,2014年人们意识到这些症状,用它取代了“女运动员三合症”(female athlete triad)。此前人们只意识到,摄入卡路里太少会影响女运动员。

对于这些症状流行程度的研究很少,但据了解,这在田径、自行车和舞蹈等运动中最为常见。在这些运动中,较轻的体重可能会对比赛表现有很大影响。

周日(12月9日),“勇敢训练”宣传活动(#Trainbrave campaign)正式开始,旨在提高人们对“运动能量相对缺乏”的认识,尤其对于那些有潜力的业余运动员。他们可能正在努力提高成绩,却没有充分考虑到饮食问题。

来自北安普敦郡的28岁自行车手伍德菲尔德(Sam Woodfield)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他在2016年接触这项运动,为了提高成绩,他在一年内减掉了三分之一的体重。

在这之前,他是健身爱好者。减肥让他在这项运动中迅速进步到竞技水平,但是他对自己的要求越来越高,经常在不吃东西的情况下进行艰苦的骑行训练。

对他来说,这个等式很简单:“更轻的体重意味着更快,意味着我更有可能获胜。”

80岁的身体

在一段时间里,这个方法奏效了,但是他为成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到2017年,伍德菲尔德已经没有力气上楼了,他也无法入睡,心理健康也受到了影响。

他感觉到自己需要帮助,接受了一系列检查。“我得知,我的内脏脂肪含量非常低,而这是维持生命必需的脂肪,”他说。

“我还得知,我没有睾丸素,脊柱和臀部的骨密度跟一个80岁的老人差不多。这是我人生中非常可怕的时刻,”他说。

内分泌学家凯伊(Nicky Keay)指出,当运动员的身体没有足够能量维持时,就会开始停止运转,出现“运动能量相对不足”的症状。

“身体会分割你从食物中获得的能量,你需要一部分能量来训练,剩下的就是你日常所需,”她说,”如果没有足够的剩余能量,就会进入生存模式。女性体内的雌激素水平下降,男性体内的睾丸素水平下降,而这些对骨骼健康很重要。”

“当你的手机电池下降到很低的水平时,会关闭一些不重要的应用程序,这就是身体在做的事情。”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BBC电台第五台侦查组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健康养生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