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 一切只是常识

福尔摩斯侦探小说风行全球,电影比原著更受欢迎。

福尔摩斯时时与助手好友华生分析案情。福尔摩斯注重蛛丝马迹的微小细节,华生思考,比较粗枝大叶。回述破案经过时,华生听福尔摩斯一席话,每恍然大悟,大赞老友心思缜密。这时福尔摩斯口头禅式的回答通常是:“亲爱的华生,这只是基本常识。”(It's elementary,my dear Watson.)

一百年来,不论在牛津剑桥还是伦敦的俱乐部,英国人讨论一件事,It's elementary,my dear Watson,成为英语世界最广为引用的“前人金句”。

然而,这句话从未完整出现过柯南道尔的原著英文之中。小说中的福尔摩斯,与华生对话,每在华生喝一声采:“真绝”(Excellent)之后,方顶牛答以一字:Elementary。意思是:我达成此一结论,你以为我的智商高,心思缜密,但对于我来说,一切只是逻辑生活的入门常识。

此言很难中译传神,因为小说原文,是一字驳对一字,精简非常,两个形容词,都以E字为首,如中文的对仗。福尔摩斯初有中译,已经是民国的上海时代,此时用白话文。若以文言译之,只可以是:“余曰:嗟夫,君思虑妙绝矣。福氏曰:非也,唯观事于浅常哉。”比起Excellent对Elementary,中文文言之精炼处,罕有输给英文。

It's elementary,dear Watson又是从可以来?是以后的小说改编电影,英国编剧自己加工的。因此,你若与一个读剑桥的英国同学辩论一事,若他冲口而出:It's elementary,my friend,你即可断定:他只看过福尔摩斯电影电视剧,没有读过行文艰深的维多利亚英文原著。

以福尔摩斯观事于微的分析,中国的孟晚舟因何有三本特区护照。孟妇之第二本护照,用得好好的,忽申请第三本,冠夫姓改名为“刘孟晚舟”。

妇人冠以夫姓,不是共产党那套“文化”。中共标榜妇女革命,从来不称“刘王光美”、“毛贺子贞”、“习彭丽媛”。殖民地的香港女高官,反而叫陈方安生、叶刘淑仪、刘李丽娟。由孟晚舟变成“刘孟晚舟”,只有三个可能:一,孟氏住过香港,仰慕殖民地的女高官四字姓名风格;二,孟夫是大男人主义者,忽然迫其从夫姓;三,有其他政治之目的。

正如福尔摩斯告诉刚回家的华生:你的鞋上没有什么泥迹,你是乘马车回来的。由此演绎:华生回家前,去过很远的地方。在全球化的短讯时代,不必智商过人,只须注意细节,一切都是Elementary。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