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政党 > 正文

吾尔开希: 当霸凌发生时 台湾人该怎么办

 

 

吴宝春(中)一夕间变成“中国台湾”之光,饱受外界指责(取自吴宝春面包店脸书)

维吾尔族历史上有个非常幽默的智者纳斯里丁・阿凡提,至今流传很多他的传说与故事,一代一代传递着民族的智慧。其中有这么一个故事,阿凡提家中遭窃,丢了不少东西,第二天全家人都在怪罪他,怎么没把门关好,怎么睡那么死,怎么没把值钱器物藏好。阿凡提回答:好啦好啦,我知道我的错了,可是那窃贼多少也有一点错吧?

吴宝春,这个顶着“台湾之光”光环的面包师傅,发表了包含“支持九二共识,两岸一家亲,以及中国台湾”说法的书面声明,使得这两天几乎占据了所有的版面和社群媒体。目前在媒体最为炙手可热的韩国瑜准市长跟他一起开记者会,总统也发表意见,蓝绿阵营,民间各种意见领袖,包括我的好友王丹,也都发表各种意见,对岸从官媒到网军五毛,也都没有缺席,我大胆猜测吴宝春本人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一片嘈杂之声中,我想问的一个问题,好啦,吴宝春可能有这样那样的错,可是那窃贼多少也有一点错吧?

吴宝春没有遭窃,但他绝对是被胁迫了。在政治压力下做出违心的表态,即为胁迫,在台湾,强势者压迫弱势者,也称为霸凌。霸凌者,当然是中国共产党当局。

当霸凌发生时,我们该怎么办?

这问题简单吧?阿凡提的家人却似乎没一个懂,总统以国家元首的高度提醒了我们。当然网络上也看到不少声音表达了应该同情和甚至用温暖支持来让中国的胁迫不能发生作用的好主意。

我在十三年前,许文龙先生被胁迫的时候发表过一篇文章《我们的自由开始溶解》,文中提到:

许文龙先生被胁迫表态,也许是出于其私人利益不得不然,然而,这的确确是大陆开始剥夺台湾的自由的一次成功。我们不应忽略一个严峻的事实:我们之中的一个人,被专制的大陆政府胁迫成功了!

我在文章之中解释我所理解的专制政府

是这样剥夺他人自由的:第一步,他会让你觉得他的专横没那么无理。本来一个商人的政治立场跟他的生意有什么关系?!可是共产党这么干似乎过了一段时间就被大家接受了,当中国大陆的高速经济发展持续引诱着跟他的合作时,他的不合理之处慢慢被合理化,“老共就是这样子的。”甚至很多人会说“大陆那么大,不强硬一点怎么管?”第二步,专制者会让你觉得跟他利益同构。首先是政治处境日渐窘迫的反台独者最先感受到来自一个强有力者的同志爱,再来,不见得那么明确反台独的人也开始寻找共同的立场基础“台湾的发展必须要靠与大陆的结合。”于是“谁让许文龙搞台独来着,活该!”或比较斯文者的“许文龙不要搞台独就好了嘛。”这些人对于专制者的专横至此是接受了的。第三步,专制者会制造寒蝉效应恐吓少数对手。“坚定台独如许文龙者尚不能不低头,吾辈又当如何?”到了第四步,面对大众,制造假相,让每个人觉得这种专横永远不会到自己头上。

吴宝春声明全文。(取自吴宝春面包店脸书)

韩准市长在记者会上呼吁全台湾都该做吴宝春的后盾,说得好!韩准市长,你知道,你正是站在霸凌者的同一阵线上的吗?所谓九二共识,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字是“共”,如果变成单一方面对于共识内容掌握着解释权,那还叫共识吗?

国民党的政治人物站出来讲话的不少,通通都是责怪民进党政府没有接受九二共识,才会导致吴宝春被霸凌。过去两年常常前往中国,与中国各单位合作很多的蓝营立委,包括无党籍的高金素梅等,要求蔡英文政府不要搞对抗;前立委孙大千在脸书指责“今天要不是因为总统蔡英文无法兑现选前保证‘两岸关系维持现状’的承诺,吴宝春又何必落到这样两面不是人的下场呢?”我来帮高金素梅和孙前立委翻译一下:有恶棍欺负你的时候,反抗会导致受伤,是活该。跟恶棍搞好关系,就不会被欺负了!

事实很简单:我们之中的一个人,一个面包师傅,一个生意人,被中国政府霸凌了,我们在这样的时候该怎样反应?

出于情感受伤,指责吴宝春,可以理解,但别忘了,他是受害者,那纸看似主动的声明当然不是主动的表态!一个面包师傅又没有要选立委,没事表什么态?我反而想给他一个拥抱,说,我理解,继续做好吃的面包,你还是吴宝春,还是台湾人,是个被欺负了的台湾人。

最恶心的做法是在这样的时候跟着共产党一起要求台湾人接受九二共识。国民党千万不要以为九合一得到的选票是对于共产党沆瀣一气霸凌台湾的公投认可。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政党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