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美中关系已进入第四阶段 如何避免灾难性局面?

2017年7月7日至8日,川普与习近平参加在德国举行的G20峰会。

据《国家利益》网站报道,美国总统川普和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最近在阿根廷举行的G20峰会期间举行的会议上,同意暂时停止关税和贸易战。在接下来的90天里,双方将就广泛的贸易和安全相关问题进行谈判。这增加了国际投资者和其他利益相关者的乐观情绪,这次“极重要的交易”将有助于克服华盛顿与北京之间的结构性差异。但是如果参照历史,任何此类交易都将面临重大障碍。尽管两国经济相互联系,但美国和中共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如南中国海、台湾、贸易等,两者的目标和利益不相兼容。为了更好地理解这种关系的独特性,可以回顾一下历史上的美中关系

美中关系的第一阶段是冷战敌对阶段。

大约从1949年到1970年,其特点是双方相互反感和持久对抗。美国官员认为中共在1950年底进入朝鲜战争是侵略的行为,这在其后20年间影响了美国如何看待中共。

美国的战略集中在遏制中共,并拒绝其进入联合国等国际政治空间。John Foster Dulles在策划这一战略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其中包括建立一个“太平洋安全系统”,包括与菲律宾、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和韩国的关键双边联盟。

第二阶段(1971-1989)是和解。

始于1971年亨利・基辛格通过巴基斯坦秘密前往中国大陆。这为理查德・尼克松总统1972年对中国大陆的历史性访问奠定了基础,双方签署了第一个联合公报《上海公报》。

吉米・卡特总统在尼克森的基础上,进一步恢复与中国大陆的关系,并在1979年与中共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官员米歇尔・奥克森伯格在写给卡特总统的信中写道,卡特的中国大陆政策具有独特性,现实性,是互惠互利和长远的考虑。

罗纳德・里根总统作为候选人时发表了强烈的反共观点,但他是美中关系的支持者。1984年,里根称,他决定放宽从美国到中国大陆的出口管制,这反映了他观点,“中国大连应被视为友好的非盟国,美国应做好充分准备,与中国大陆现代化的合作”。

这种官方态度在乔治H・W・布什政府时期没有变化,尽管布什目睹了天安门大屠杀。89事件降低了中共在世界眼中的吸引力,这时有观点质疑美国和其他西g方国家与中共恢复关系的价值。

没有苏联提供外部威胁,美国和中共发现他们的安全关系开始飘忽不定。随着美中经贸关系变得更加强大,安全和军事关系变得更加令人担忧。因此,美国和中共进入了第三阶段,经济和军事分岔阶段(1990-2011)。

尽管贸易不对称性不断增加(中国大陆对美国的出口远远超过美国对中国大陆的出口),华盛顿保持了中国大陆最惠国(MFN)地位,当时普遍的观点认为开放贸易最终将鼓励中国大陆的自由化。然而,20世纪90年代发生的许多事件,包括美国指责中共的间谍活动和扩散核武器,双方意识到正在进行一场安静而持久的军事竞争。

1995年至1996年的台湾导弹危机使这些紧张局势暴露无遗。中共试图用导弹试验作为强迫台湾的方式,这遭到了美国海军的回应。三年后,当美国轰炸中共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紧张局势再次爆发。虽然华盛顿声称爆炸是一起事故,但北京不相信这种解释。

2000年底,当时的总统候选人乔治・W・布什将中共描述为“战略竞争对手”,并在随后的一年,发生了南海撞机事件。

随着这些事件的发生,美国和中国大陆企业继续加大投资,商业和安全领域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严峻。安全关系在恶化,而经济领域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密。

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遇9・11事件,这为美中关系提供了喘息机会。中共试图将自己定位为美国反恐行动的支持者。

当奥巴马总统上台时,他试图通过促进在全球问题上的合作来重新建立美中关系。然而,当时美国官员并未搞清楚的是,中共认为2008-2009年的经济危机是美国实力走衰的转折点。中共开始采取更激进的行动,特别是在南中国海地区。

奥巴马最终在2011年的澳大利亚堪培拉发表讲话,改变了对中共的策略,采取了比之前强硬的态度。这一战略转型在2012年的《国防战略指南》发布后正式确定,这迎来了美中关系的第四阶段(也是当前阶段),对抗阶段。

当奥巴马政府实施其“再平衡”战略时,它试图缓解对这是针对中共的新遏制政策的担忧。然而,在中国大陆,许多战略分析家和政治领导人从未接受过这种解释,中共并始终认为“再平衡”就是遏制中共。

当川普总统掌权时,尽管他不再提“再平衡”这种说法,但有分析认为他仍然坚持奥巴马后期的这一战略。其中一个有力的标志是,副总统迈克・彭斯在2017年4月在日本发表的讲话,他表示“美国将加强其在亚太地区的存在”,“美国将在未来几年会继续部署更多最先进的军事武器在这一地区。”

从历史阶段的角度来看,可以推断出三个关键结论:第一,美国与中共“接触”了几十年,往往希望能刺激中共产生自由变革,甚至导致中国人放松共产党(CCP)对社会的控制。不幸的是,中共对权力的垄断与以往一样强烈,这导致美国一些人主张改变与中共接触的政策。

其次,虽然可能比较小,美国和中共有可能面临一场全面战争,甚至可能是核战争。许多美国和中共凯特号驱逐舰与中共海军舰艇的擦边而过,如果以不同的方式结束,结果会是什么样?

一些人认为,随着两国军事不对称性的减少,发生冲突的可能性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这就是为什么两国都应该实施和加强协议,以限制因战术事件和任何后续升级而导致军事冲突的可能性。

第三,也许是最重要的,美国和中共是世界上稳定和繁荣的两个主要全球支柱。如果没有两国的积极参与,包括核扩散、气候变化、大流行病和恐怖主义等这一时代的巨大挑战都不会得到管理或解决。

最近的趋势表明,美中关系的第四阶段可能是最困难的。随着各种问题的对抗,紧张局势将以惊人的,有时令人震惊的方式出现。只要双方承认危险的现实,并表现出积极外交和偶尔妥协的意愿,灾难性的局面可被避免。前行的道路并不容易,世界和平与全球繁荣的命运取决于建设性的美中关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