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东洲: 面对政治 有种态度叫幽默

美国政客必须具备一定的幽默感

中国人谈起政治,往往给我一种战天斗地的感觉,不是很令人舒服。

台湾人面对面不谈政治,因为谈了之后有风险,常常一言不合,伤了感情。所以,台湾人自己不谈,充其量就是晚上看政论节目,看别人谈政治。

不管如何,华人社会的政治有害身心健康。所以,我平常绝少认真看政治新闻。

最近看美剧“纸牌屋”,别人看的是剧情,我关注的是文化。该剧演尽政治之黑暗,可是,大抵上遵循着政治的游戏规则。

看完后,我喜欢美国人搞政治的方式。作为政客,美国政客必须具备一定的幽默感。这个幽默感可以化解僵局,让自己与别人都有台阶可下。幽默感表现的是风度,是从容。幽默是内涵也是仪态,是修养的合宜表现。尤其是美式幽默,常常融入了美国文化的古往今来,听懂美国人的幽默,文化素质上就等于是美国人。我甚至认为,美式文化最精华的部分,不是他的民主与法治,而是无所不在的幽默感。有幽默感的地方,必然有民主,有素质。政府与人民都有幽默感,才有办法和平的解决问题,只要幽默感还在,美国就会继续强大。如果让我来回答什么是“美国价值”,我会毫无迟疑说是:“幽默感”。

幽默感是高尚的精神文明。中国人缺乏幽默感,最多只是“搞笑”。如同香港的搞笑电影,多半是嘲讽彼此,取笑他人,而且大家会笑的原因无非是深刻理解他的讽刺。大家生活紧张,必须“搞”才会笑,这算是某种催情剂。而幽默则是文化内建基因,强学不来的。

我们有很多搞笑,但是缺乏幽默。当大家都习惯搞笑,幽默就没有受众,难以生存。幽默常被当成“冷笑话”,幽默就更不可能出现了。当然,我不是说幽默感就是阳春白雪,搞笑就是下里巴人。但是你要那么以为,我也不反对!

回到政治场域说事。人民大概也无法接受一个有幽默感的领导,因为幽默与极权是相对立的。领袖化解尴尬与僵局,用的是权力,人民也只服膺权力,这已经形成文化了,谁都难改变。这是一种民族性的悲哀!华人政治,如同以前台湾作家柏杨说的,是一个大酱缸。台湾酱缸的味道小气巴拉,中国的政治酱缸有剧毒与恶臭,闻一点点都要中毒的。

美国人比较没有酱缸味,明明斗的你死我活,却讲出幽默的话。我觉得,这是美国吸引人的地方。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什么时候,中国的领导能够幽自己一默,底下的人敢于哄堂大笑,中国才有可能谈民主自由。

当然眼下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就把幽默感留给自己。我想,反共不一定要这么样声嘶力竭。改变一下思路,用幽默感去唤醒民众。共产党不怕你用斗争的方式反它,但是我们可以笑它,笑的力量可能更为强大。

苏东坡写的:“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我喜欢这个境界!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