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 大爱猪瘟蔓延时

真正的领袖人物,其实是当今副总统彭斯

加拿大小鲜肉总理被指软弱天真。三名人质在中国被捕,吓得面无人色,言词相当软绵绵。

岂止这一位。二十年来,靠一张俊俏或有型面孔取得西方年轻人和妇女选票的小鲜肉系列,终于全线溃败。英国的金马伦,虽然伊顿牛津出身,举行了一场脱欧公投失算,沾上历史耻辱黯然下台。

法国靓仔总统马克龙,黄背心大示威也遇到了滑铁卢。至于奥巴马,社会福利的医疗保险,也就是所谓Obamacare,或被裁定违宪,业绩付诸东流。

时间终于证明,这一代的西方民主,选民的质素和判断力,出了大问题。由于电视、广告、网络视频、护肤整容的产品,在远东国家,加上俊男美女的韩剧,拥有一人一票权利的所谓选民,一切追求Skin-deep的瞬间视觉,Sound-bite的片刻听觉,而不是Substance的内容和智慧。

十年前本栏早已结合了克林顿贝理雅的成绩,判断奥巴马其人之型格,可以做男模,可以做传销员,可以做夜总会司仪,可以做旅游带街,但不可以选总统。本人严正指出:左胶思潮与网络消费合流,影响了一代人的专注力、思考力、判断力,若要选真领袖,要与这股愚昧的主流对抗,回归邱吉尔、艾森豪、巴顿、麦克亚瑟,甚至麦卡锡的保守主义,一切凭一张脸孔骗人的小鲜肉,一个也不要,偏偏要选一个又老又丑的首相或总统。

对抗这股肤浅的反动力量,美国真正的民主,选出了川普此另一极端。川普只是过渡的人物,功在拨乱反正,但天天发十条推特,精神状态永远在亢奋的战斗格,又不惜时与渺小的人物如奥巴马等骂战,对得久了难免令人觉得疲累。

真正的领袖人物,其实是当今副总统彭斯。

沉稳、忠诚、一表人才,没有口号泡沫,面对女权主义者,他说:“除了太太,我永不会与女性独处。”

结果造成所谓“彭斯效应”,企业管理层的男性,看见女同事全部避之则吉,左胶跳脚,但人心大快。世界就是需要这样的领袖。

小鲜肉变味变酸,经不起时间考验,像大陆充斥的瘟猪一样,很快变成不太令人入得口的腊肉。选总统当选美,奥巴马的老婆、克林顿的女儿,一个个等上位。西方的民主变质变味,开到荼蘼。

记住:小鲜肉不论如何可爱,靠不住的。这是猪瘟世代。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