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晒晒文革时的批斗游街 给唱红歌的人提个醒

文革中,经常看到挨批斗的人在那遭游街。那时,一切都被毛泽东和中共搞乱了,人整人,人斗人,挑动群众斗群众,“阶级斗争还要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 因为恶党讲的“革命”就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行动。”说白了,就是杀人。

小时候上学的路必须经过爸爸的单位,当时正赶上文革,天天早上单位的大门口是一排十几个挨批斗的人在那遭游街,因为天天都能看到,所以当时的场景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这些人都是在这场运动中被打成各种各样的“罪人”,要么是“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要么是“反动学术权威”,要么是各种各样的稀奇古怪的罪名,诸如:“现行反革命”“历史反革命”“三青团分子”“保皇派”“崇洋媚外分子”“反党分子”“反社会主义分子”“反动教育权威”“黑五类”“特务分子”等等等等,十几人的罪名没有重样的。

游斗的方式是每人头上戴着一米左右长的高帽,高帽上用黑色墨汁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写着这个人的罪名和名字,并且名字上还给打上一个大大的叉,这样基本上是哪个方向都能看到被批斗的人叫什么,因为什么被批斗。

这些被批斗的人,手上还都拿着一面铜锣,每走几十步就一个挨着一个地敲一下铜锣,如:第一个人敲一下锣说:“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汪某”,第二个人再敲一下锣说:“反动学术权威――叶某某”,“三青团分子――张某某”,过程中还得不紧不慢,如果说急了或说慢了,旁边站着的“造反派”的打手,要么上去用手就给一个嘴巴子,要么用手里拿着的一个木板打一个嘴巴子,严重时打人竟用的是三角带,一抽就是一道血道子。这是游斗的场面。

如果是在大门口不动地原地站着挨批斗就更惨了,被批斗者除了要戴高帽外,每个人胸前还挂着一个小黑板式的大木牌子,牌子上也是那个人的“罪名”和名字,连同一个大大的叉,牌子是用细细的铁丝挂在脖子上的,时间长了就给脖子勒出一道道血印子。长时间地在那哈着腰撅着,一动不许动,大家想想被批斗者会是什么样?

这些被批斗者中有很多人受不了“牛棚”的折磨,想自杀,其中叶某某就曾经上吊自杀,但命不该绝被人救活。我好朋友的妈妈林阿姨,就因为会照相,会弹钢琴,会唱歌,会跳舞,待人亲切,文革中就被污蔑成“特务分子”,满口的牙都被打掉了,最后被以“五七战士”的名义发配到边远的山区,一家人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写到这本人不想再继续描绘那些凄惨的景象了,文革中一切都被毛泽东和中共搞乱了,人整人,人斗人,挑动群众斗群众,“阶级斗争还要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并且“七八年还要再来一次。”因为恶党讲的“革命”就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行动。”说白了,就是杀人。

如果说当时中国人很愚昧,尤其是当时的青年学生不明不白地上了当,稀里糊涂地跟着毛搞文革还有情可原,那现在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像薄之流还想走毛文革之老路,还想把中国人推向苦难的深渊,还有人跟着大唱红歌,连手机的铃声都不放过,为什么?是还想拿中国人当傻瓜,还是个别像薄那样的人别有用心?不惜牺牲老百姓的生活为代价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是,为了权力,卡扎菲可以抛弃自己的原配妻子,推翻自己的老丈人,薄可以连自己的亲爹都往死里整,这样的人是六亲不认,他们提出的“唱红打黑”的主张能是好东西吗?跟着“唱红打黑”的人,跟着大唱红歌的人不应该好好深思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作者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