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维权 > 正文

王全璋案庭外戒备森严声援者络绎不绝

12月26日上午,王全璋案在天津二中院秘密开庭。香港多个人权组织在中联办前游行抗议,要求中共立即无条件释放王全璋及其他709律师和公民。(图片源自Stimme Deutschlands“德国之音”的推特)

26日王全璋案开庭期间,天津第二中级法院门口警察众多,戒备森严,直到下午1点左右警戒才逐渐撤离。期间海内外对王全璋的声援不断,国内有多名声援者被捕。

警方如临大敌多人被抓

北京时间早晨7点,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到达天津第二中级法院附近,发现现场警察、便衣多如蚂蚁。

王全璋案的前辩护律师余文生的太太许艳在8点多赶到现场,希望申请旁听,却被警察带走。同时被带走的还有王素娥。

许艳在下午2点多被释放。她对大纪元记者说:“8点20左右到了二中院附近,路口全部戒严,很多警车、警察。身后出现很多人,把我们包围了,(让我们)交出手机、身份证,然后(将我们)带到派出所,王素娥3点多被直接送去火车站。”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准备参加王全璋案旁听。(受访者自媒体)

余文生律师2015年11月开始代理王全璋案件,直到2017年律师证被注销,后于2018年1月19日被抓,至今仍被关押。

杨春林在法院门口高喊“王全璋是天底下最好的人”,并要求“无罪释放王全璋”,随后杨春林被便衣带走。杨春林,黑龙江佳木斯人,曾经因“不要奥运,要人权”被判刑五年。

湖南株洲异议人士何家维乘坐火车奔赴天津欲参与声援,25日晚20:10火车到达天津站,刚下车就遭守候在此的警察扣押,随即被带往天津站前派出所。他几天前还专门剃光头声援李文足等709律师的妻子:“我可以无发,但你不可以无法。”

湖南株洲异议人士何家维乘坐火车奔赴天津欲围观王全璋案庭审,刚下天津火车站就被警方带走。(网页截图)

早上8点30分,在天津第二中级法院对面,长期在湖南长沙工作生活的江西新余人张哲诚举起“无罪释放王全璋”的纸,被天津国保带走。

湖南维权人士欧彪峰告诉记者,张哲诚是他的一个朋友,他去天津声援王全璋,希望表达关注。

他表示,自己曾经接触过王全璋,知道他是一个很认真、严谨、正直的人。他认为这个秘密法庭只是走程序,在国际上要一点面子。“这是荒诞的,程序是经不起推敲也不能公开的,王全璋本来就无罪。”他希望王全璋能够早点与家人团聚、身体健康。

另外,维权人士全世欣和王福磊在天津二中院对面买东西过程中失联。据悉,全世欣是在取保候审中。

现场除了各地声援者外,还有一些外交官和很多外媒。谢燕益律师向大纪元表示,这是事先没有预料到的,原来官方刻意安排圣诞节翌日,就是想借圣诞节放假之际降低外界的关注度。

海外声援

香港支联会今早联同多个团体由西区警署游行到西环中联办,声援王全璋。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何俊仁在场表示,中共今次的秘密审讯是不人道、不合理的,要求当局立即释放王全璋,并废除“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12月26日上午,王全璋案在天津二中院秘密开庭。香港多个人权组织中联办前游行抗议,要求中共立即无条件释放王全璋及其他709律师及公民;追究709案中所ervyif人员违法违规行为的法律责任;就王全璋案及709案受影响人士权利被侵害进行赔偿;停止针对李文足及孩子的任何形式的打压、废除颠覆及煽颠罪。

 

同时,北美圣诞节下午3:30,南加州的民主人士在Mojave沙漠15号公路附近,用“大地人体艺术”书写了“王全璋”三个字,要求无罪释放王全璋律师。

王全璋是“709”大抓捕中被捕的维权律师之一。他因受理高度敏感的案件,包括警察刑讯逼供以及法轮功案件,在2015年7月中共当局大规模镇压维权人士的行动中失踪。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骆亚、周慧心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