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一次没有成功的暗杀:希特勒专机上的炸弹

在施陶芬贝格刺杀希特勒事件之前,纳粹军方中的反抗力量曾进行过其它的刺杀行动。其中一起是在希特勒的专机上安放炸弹,实施者之一是军官冯·施拉布伦多夫。

专机上的炸弹没有爆炸,希特勒逃过多次袭击

无名英雄与反纳粹勇士系列四

1943年3月13日,希特勒的专机抵达斯摩棱斯克机场。迎接希特勒的包括中央集团军群参谋长冯·特雷斯科夫(Henning von Tresckow)少将。他是军方秘密反抗运动的一位领袖。

午餐时,特雷斯科夫同希特勒的一名随行人员聊天,问他能否帮一个小忙:把一个装有两瓶干邑白兰地的包裹转交给陆军总司令部的史蒂夫将军。陆军总司令部正是希特勒乘专机的下一个目的地。这位随行人员答应了。

午餐后,希特勒在特雷斯科夫等人的陪同下回到机场。特勒斯科夫的副手冯·施拉布伦多夫(Fabian von Schlabrendorff)带着"白兰地"包裹也来到机场。

这不是普通的白兰地,而是炸弹。特雷斯科夫与施拉布伦多夫已为这次袭击进行了精心的准备。

冯·施拉布伦多夫在战后出版书作,图为1966年他持新书《对希特勒的秘密战争》

英国炸药与引线

比如,引线和炸药。德国的炸药是不行的,因为其引线在引燃时会发出咝咝声,从而引起旁边人的注意。他们因此选择了英国的引线和炸药。英国的引线可以有不同的引爆时间,从数分钟到两小时,而且不发出声音:只要摁下一个按钮,就会打破一个小玻璃瓶,瓶中流出腐蚀性液体,会逐渐侵蚀一根引线,并触发撞针,引爆雷管,进而引爆炸药。

特雷斯科夫与施拉布伦多夫反复练习,以至于"能在睡梦中完成动作"。此外,他们还在室内外进行了试爆,并发现,在低温的情况下,引爆时间要长于预期。完成准备后,他们把炸药伪装成一个装有白兰地的包裹。

在斯摩棱斯克机场,希特勒登机的一刻,施拉布伦多夫摁下按钮,把包裹交给了那位随行人员。引爆时间大约是30分钟。

坠机?没有发生

施拉布伦多夫在回忆录《反对希特勒的军官》(Offiziere gegen Hitler)中写道:"我们知道,希特勒的专机有特别的安全设置。他所在的机舱有装甲防护层。……我们认为,这些炸药足以摧毁整架飞机。即便不如预期,也一定会在爆炸中把飞机炸掉一大块,以至于飞机会坠机。"

按照特雷斯科夫与施拉布伦多夫的预计,飞机在抵达明斯克前会坠毁,估计护航的战斗机会向地面传达这一消息。

然而,两个多小时后,消息传来:希特勒的飞机已平安降落在目的地。--显然,刺杀行动失败了。

军方反抗运动领袖之一冯·特雷斯科夫

取回炸弹包裹

特雷斯科夫与施拉布伦多夫紧急磋商该怎么办。刺杀失败已经很糟糕,而如果炸弹被发现,他们二人将立刻暴露身份。

施拉布伦多夫在回忆录中写道:经过反复思考,特勒斯科夫决定给那位随行人员打个电话,请他先不要把包裹交给史蒂夫将军--史蒂夫将军当时并未参与这一刺杀行动--因为"包裹搞错了"。从这位随行人员的回答来看,炸弹并没有被发现。

第二天,施拉布伦多夫以军方任务为名,乘运输机飞往陆军总司令部,取回那个炸弹包裹,将两瓶真正的白兰地交给那位随行人员。

施拉布伦多夫写道:"那位不知情的随行人员微笑着把炸弹递给我,过程中那么剧烈地摇晃包裹,以至于我担心现在炸弹会爆炸,因为早已按下了引爆按钮。当时的感觉无法描述。我故作镇定地接过炸弹,立即乘车前往火车站。"

在火车站上车,进入预定好的车厢内,施拉布伦多夫立即关上门,打开包裹。他发现:尽管小玻璃瓶碎了,腐蚀性液体侵蚀了引线,但撞针没有向前冲,也没有引爆雷管。施拉布伦多夫回忆说,当时失望与喜悦一齐涌上心来。

之后,特雷斯科夫和施拉布伦多夫没有放弃,而是继续采取了其它的刺杀尝试,只是也没有成功。

希特勒1935年在飞机上

军人的天职:服从与盲从

施拉布伦多夫1907年出生于一个普鲁士贵族家庭。他在回忆录中写道,纳粹党卫军对犹太人惨无人道的屠杀以及希特勒下令处死苏军军官俘虏,都更坚定了一些军方反抗人士"扫除"希特勒的决心。

他特别提到发生在波里索夫(Borissow)的一次犹太人大屠杀。党卫军把数千名犹太人分成组,第一组先挖一个大坑,然后被迫脱光衣服跳进去,随后党卫军便对坑里的人进行扫射。第二组则被命令往坑里填土,之后自己也被迫脱光衣服跳进去,如是重复。当地的军方得知此事时,为时已晚。

而希特勒下令处死苏军军官战俘,也被军方认为违反国际法,并导致苏军面对德军时格外残酷的殊死战斗。

施拉布伦多夫也在回忆录中,表达他对于"军人服从的天职"的看法。他写道:"通常,服从是必须做到的。但也有一些情况,不服从才是应当的。其实,恰恰在普鲁士的军事传统中,这一点是无可争议的。所谓盲目服从,是从希特勒那里来的。无论在伦理道德还是军事上,这毫无疑问都是站不住脚的。一个有自主权的人,必须有最后的决定权,来决定究竟服从、还是不服从才是他应尽的责任与义务。"

即将宣判当日,纳粹人民法院法官弗莱斯勒(图中宣读者)在盟军轰炸中被炸死,冯·施拉布伦多夫免于被处决

战后出书

后来,在1944年7月20日施陶芬贝格刺杀希特勒行动后,施拉布伦多夫等许多军方反抗人士被捕。他差一点便被处决,但在他的案件审理当日,纳粹人民法院受到盟军轰炸,人民法院院长弗莱斯勒被炸死。施拉布伦多夫免于被宣判和行刑。1945年5月,他在美军的到来后获救。

在纽伦堡审判中,施拉布伦多夫曾为美国担任顾问,并受委托记录下了他在德国反抗运动中的经历。在此基础上,他于1946年出版了《反对希特勒的军官》一书。这被视为战后第一本介绍军方反抗纳粹运动的书作。学法律出身的他在1967-1975年出任了联邦宪法法院法官。

1980年9月3日,施拉布伦多夫逝世,享年73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德国之声中文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