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维权 > 正文

当事人:中共急于对付王全璋 当局计划泡汤

——起诉书中当事人透露中共急于对付王全璋

我们知道当局将庭审定在12月26日这个日子,可见是希望能低调处理这个案件,但由于媒体的关注以及各国外交官的出现,意味着这个计划完全泡汤了。王全璋在法庭上解聘了他的律师,很可能给他们(法院)带来麻烦,

 

王全璋被指控的三条“犯罪事实”之一是他与瑞典人彼得·达林(Peter Dahlin)培训“赤脚律师”。而其它两条则都与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有关。彼得接受采访时说,“当局极想要找到任何可以对付王全璋的事情”。(彼得推特截图)

12月26日王全璋律师遭秘密审判,第二天起诉书内容便流传出来。三条“犯罪事实”之一是王全璋与瑞典人彼得·达林(Peter Dahlin)培训“赤脚律师”等行为。其它两条则都与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有关。

彼得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当局极想要找到任何可以对付王全璋的事情。

彼得是前“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的创始人之一,也是今日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机构创始人。他于2016年1月3日被中共国安人员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带走,关押了23天。

12月27日,看到王全璋案的起诉书后,彼得立刻发表了一个声明,表示“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的使命是加强和完善中国法律的执行能力,完全与利用任何方式或形式违法犯罪的说法相反。检察院对王全璋的指控也完全不具备任何法律根据,法院应立即宣判王全璋无罪,还其自由。

随后,记者联系到彼得,并对他进行了专访。

记者:起诉书中提到您的名字,说王全璋与您培训“赤脚律师”,是“传授与政府对抗的方法、技巧,培植对抗力量。”说到赤脚律师,不免想到陈光诚。郭飞雄在维权活动初期也是公民律师。另外一个例子是倪玉兰。这些公民都不是执业律师,但是他们都通过法律途径维护权益。

彼得:我们所有的活动都旨在支持中国的法治,其中的活动之一就是培训“赤脚律师”,也就是那些代理行政法的无证律师。

在比较小的城市或乡村地区,这个群体通常是仅有的法律捍卫者,他们是中国真正站在前线的法律捍卫者。他们无法在刑事法庭上辩护,但可以进行刑事法的辩护,帮助受害者起诉政府部门和公安部门等的违法行为——比如任意拘留、未解决拆迁补偿等等。

这个群体也往往是被其它一些组织忽视的群体,他们本身没有支持,也没有培训网络,这就是“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如此特别和重要的原因。

记者:您曾在2016年被抓,期间警方似乎对王全璋的案子更有兴趣,问了一些关于他的情况,请问,您现在回想当时是否就是为了给王全璋定罪?

彼得:当我和其他几位同事在2016年初被抓时,其中被审问的关键之一确实是与王全璋有关,以及他在“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的角色。

在那个时候,其实他已经未与我们合作好几年了,取而代之的是代理刑事案件。当我被关进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时,他已经被转为逮捕了。当局从被带走的同事口中获得极少的信息,特别是他们只算是“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的新人,也从未与王全璋一起工作过。

记者:您在2017年2月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曾有这么一段叙述:

“⋯⋯他们还意识到,我们跟锋锐律师事务所也没有关系,跟王全璋律师也数年没有合作过了。此外,当他们了解到我和王全璋所从事的活动与提供法律援助、训练律师、制定培训材料有关的时候,他们肯定意识到,用这些来抹黑他,或者给他定任何危害国家安全的罪行,是站不住脚的。”

不过现在看起诉书的内容,中共真的用这个做为一条证据,给王全璋定“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彼得:我认为由于王全璋与“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后来没有关系了,而且“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也未直接与锋锐事务所有工作关系,这是他们没有起诉我和其他同事的原因。

他们(中共)现在利用这个来指控他,而不是其他人,说明当局极其想要找到任何可以对付王全璋的事情。由于“中国维权紧急援助组”的工作只是完善政府自身法律的执行,所以要将这样的工作指控为颠覆国家政权是很困难的。

记者:起诉书中说“接受境外组织提供的资金支持”,您曾经在采访中说:“我向他们指出,欧盟资助过对中国政府机构人员无数的培训活动,我们只是针对赤脚律师做培训而已。”这样是否表示中共政府机构也“接受境外组织提供的资金支持”?

彼得:王全璋大约在2013或2014年就已经停止与我们合作,也就是在目前最新的NGO(非政府组织)法和金融法修改之前。另外,该公司的注册地是在香港,所以在香港收取资金并不违法。

王全璋个人也从未参与到将钱带入中国的任何行为,是我在负责这个。他未参与任何的财务管理,也从未登陆我们的银行账号。如果他们(中共)成心要揪著境外资金的辫子不放,应该起诉我,而不是王全璋。从这再一次说明他们是急切想要找到某件事,以便指控他(王全璋)。

记者:王全璋解聘了官方律师刘卫国,当事人依法可以有15天更换律师,但从法院的公告里,感觉他们要宣判了,您觉得法院会有怎样的判决?

彼得:王全璋在开庭不到一分钟就将刘解雇了,他应当有权请一个新的律师,中间能有10~15天的时间,但我们估计他们(中共)不会允许这样。特别是看到法院已经发出公告会择日宣判,表明法庭程序已经结束。

在这个时间点,我们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人们在猜测当局是否会给他宽大处理,比如四年刑期,这样他将很快恢复自由,或者可能得到十年的重刑。很多的迹象都指向后者,但我们确实无法知道。

我们知道当局将庭审定在12月26日这个日子,可见是希望能低调处理这个案件,但由于媒体的关注以及各国外交官的出现,意味着这个计划完全泡汤了。王全璋在法庭上解聘了他的律师,很可能给他们(法院)带来麻烦,因此他们可能以更重的刑期予以报复。当然,这只是猜测,没有人能够确定接下来会怎样。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周慧心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