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移民留学 > 正文

“原来在北京我什么都不是” 原国航机长的移民故事

1.原来在北京,我们什么都不是

2011年秋天的某个深夜,一架自广州飞往北京的航班里,彪哥坐在驾驶舱机长的位置上。那时候还是副驾驶的我,听完机长的吐槽后,只能一脸无奈的坐在那里,陪着他体会那种无力感。

彪哥是一位值得尊敬的飞行老教员,住的是顺义别墅,且开的是5系GT,孩子在中关村二小,可说是妥妥的人生赢家。每次跟他飞,活跃驾驶舱气氛的切入点,就是他那引以为傲的儿子。

“我每次飞完回去,都和他说别学习了,爸爸带你玩一会儿,现在的孩子压力太大,就该放松放松!”彪哥打开了话匣子,我刚想盛赞彪哥不但是好教员,还是好父亲,谁知彪哥话锋一转,“我媳妇说了,孩子同学就算没去四中、人大附,起码也是个101,牛栏山肯定不去,回头怎么和同学说啊。”

这厢事情还没完,就又来了一班晚广州,此次,我又在夜里听说了李教员的故事。为让孩子上北大附,他空置了顺义的大平层,去孩子学校旁边租了50平米的小房子。老小区停车位不够,只好沿着围墙的路边里外停三层。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不幸遇上停在最里层,且第二天要上早班的车主怎么办呢?三点到家却五点被车主叫起床挪车,你见过北京的冬季凌晨五点吗?见过了也没关系,这还不算完。

听说过北京的占坑班么?就是以名校名师的名义开设的补习班,坊间盛传想上某好学校,就得去上特定的某个学校老师开设的补习班,去了有可能在各校设置的升学考试中占得先机,不去大概没戏。

残酷的是往后的每个周末,疲惫的父母们要拖着疲倦的孩子们,穿梭于各环之间添堵。更加残酷的是补习班上完,“名师”下课了即洒脱地转身离去,留下了充满期待的家长、一屋子被抹杀了天性浪费的青春,以及下一个补习班还要不要参加的灵魂拷问!

曾天真的以为,只要我能够顺利的成为飞行员,人生就能开挂。在成为副驾驶后,又天真不减的认为,只要能当上了机长,人生的烦恼就会减少许多。两晚的航班飞下来,一切都崩塌,原来在北京,我们什么都不是。

北京(图片来源:Pixabay/公有领域CC0)

2.为了不输在起跑线上我决定赴美生子

我和媳妇在2014年有了孩子,我们决定把孩子生到国外。最初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只是想着给孩子上清华。因为传说清华对外籍留学生的门槛较低,而且我们都不是北京本土选手,面对可预见的天朝式拼爹战中,我实在没信心和胆量。

我们义无反顾的选择逃避,在媳妇怀着身孕时把她送上了飞往洛杉矶的飞机。狗血的是,美国的入境官并没有因为媳妇的大肚子,而把她拦在国境外;天朝的官僚却在媳妇即将临盆且我正准备赴美陪护时,险些取消我早就请好的陪产假,摁我在国境内。

生活如此艰辛,我已经做好了卑躬屈膝的准备,但有什么事你不能冲我来?孩子最后在洛杉矶的长老教会医院出生了。因为贫穷所以我们并没有去月子中心,而是请了一个月的假当月嫂。

在那累得死去活来的日子,我经常去大华,经常去租房旁的Farmer’s market购置日常生活必须品。美国的东西可真便宜,每次见各式肤色的山姆大叔们简单幸福的肥胖着,我在想,同样是屁民,是炮灰,是蚍蜉,为什么那么大差距呢?

我们的房价比他们高,他们的人均收入却比我们高;我们的油价比他们高,他们空气的品质却比我们好;我们的基尼指数比他们高,而他们的犯罪成本比我们高。这是怎么回事?

闲来无事,我们去参观了美国代售的房子。以北上随便一套70年产权的不带好学区的,百平米建筑面积水泥空间,到洛杉矶可以换一套永久产权的,顶级学区的两百多平米的独栋别墅,这又是怎么回事?

洛杉矶(图片来源:Fotolia/公有领域CC0)

我们带着孩子以及满肚子的疑问回到北京。那年的11月,北京的天空奇迹般地出现了久违的湛蓝——APEC蓝。三个月后,柴静推出纪录片《苍穹之下》。我们迅速决定离开北京!

3.错过上海购房机会,陷入死局

我们在上海浦东新区,也就是类似北京望京区域,租了一间百来平米的房子,相当于单位提供的优惠房源。后来一些因素错过购房机会。就算买不了房子,孩子入不了学籍,其实我们也留了后手。

当初将孩子生在国外,本来也打算让他绕开这套竞争激烈的度过苦逼的6年小学、6年中学,把家长拼得吐血,最后再到大学浪费四年青春的老路。因此,我们让孩子上国际学校。但是一年学费和家里开销加在一块往少了算55万一年。以我当飞行员多年的收入来说,不能生病,还得兢兢业业再飞30年。

可以上公立学校,那么了解一下上海的学区房价格?丈母娘和媳妇真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曾忆否,那年晚广州,一班飞出教员泪?

上海(图片来源:Adobe stock)

4.别低估孟母三迁的决心

巧的是,我又跟一位敬重的老教员飞了一班。51岁的成师傅是部队空军退役转的飞行员,年轻时身体杠杠的,经常飞完航班和我在健身房相见。有段时间忽然在单位没了踪影,一个来月之后,我正好和他又飞了一班,才知道原来痛风犯了,休息后又来继续飞行工作。

那日在连接飞机的廊桥的楼梯下,成师傅突然开口说,“你能不能帮我把箱子拎上飞机,我的右腿膝盖还有点疼,有点吃力。”我拎着两个飞行箱,看着原本精悍的教员仿佛瞬间苍老佝偻的背影,眼泪简直都快下来了。

那天的航班上,他和我说,算到60岁退休还能再飞9年,但公司有政策,55岁以后就不怎么让带队。他有个儿子,在英国读书,今年毕业,他和他媳妇商量好了,就这么个儿子,不能逼他,他要是愿意回国就回来,这剩下九年的钱还得给他准备房子的首付。

我觉得这不是我想要的。永远不要低估孟母三迁的决心。兜兜转转了一圈,媳妇突然跟我宣布,孩子马上幼稚园了,她要出国念书,顺便陪孩子读书。她研究过,加拿大魁省最适合我们。随后,在2017年8月入学季前,媳妇带着孩子登上了飞往蒙特利尔的班机。

加拿大魁省(图片来源:DEZALB/Pixabay/公有领域CC0)

5.在加拿大当家庭煮夫

期间我曾两度来到冰雪纷飞的加拿大,看望他们。但是我发现了一些问题——儿子特别敏感,情绪特别容易波动。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如果身边没有爸爸是不行的。父爱看似没啥用,但也不能缺席。李嘉诚都跑了,你还在等什么呢?

所以2018年5月,我们终于一家团聚了。我虽然作为家庭煮夫“赋闲”在家,但是作为新移民生活也挺忙碌的。不仅要买菜做饭和接送媳妇孩子上学,每周还有两次健身房,一次足球活动,周末的早上去参加法语班,平时还要准备各种考试,准备拿驾照和飞行执照。

美国人总说Friendly Canadian,我确实也体会到了周围的当地居民发自内心的善意。比如有一回去超市,结帐时收银员问我有没有学生证?我非常耿直的回答他说没有,结果他看了跟在我身后晃悠的我妈一眼,又问我,是你妈妈吧?她今年多大了?在魁瓜的地盘,我不用把他当成坏人,于是告诉他58了。

大叔说,58跟60也差不多了,今日老人家有10%的折扣,然后非常开心的打了9折。这是在超市,我们之前不认识,那10%的折扣只是针对60岁以上的本地老人,不是针对我老妈这种黑头发黄皮肤的、只一句Bonjour学了三个月还没说利索的大妈。

很多人说加拿大太冷了,我觉得是因人而异,对于我来说也还好,有时候早上起来需要将车从雪里“挖”出来,我还觉得挺有意思的。

教育环境就不用说了,毕竟当年“中芯国际”也喂给孩子吃发霉变质食物了,但在加拿大绝对是不可思议的事情!顺带提一下,扣除最后会返税的钱,儿子一个月的学费可能都不到300刀,这可是个IB课程的三语学校哦!

但加拿大也不是什么都好,作为吃货,这个地方简直让我崩溃!都怀疑他们生活一辈子,有没有见过桂味荔枝、4J智力车厘子,更别提小龙虾、珍珠奶茶、火锅,天天就poutine,就是炸薯条淋肉汁加上干酪,什么鬼玩意?

不过,最重要的是要想清楚到底要不要移民,得做好充分的准备来面对各种未知的困难,甚至得做好让你觉得得不偿失的心理准备,毕竟,光移民解决不了人生问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知乎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