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蒋祖权: 往好的方向改变也会痛得要死

历史上的大清,是中国最后一个皇权朝代,1911年,大清因其腐败的官僚体系而注定崩溃。历史上客观看待这个少数民族政权,比之其他汉人政权还是有很多建树的。历史上这个骑马射箭的少数民族,不仅有气魄接手明末的烂摊子,扩大和巩固了中原的领土,还在清末那个风雨飘摇的时代开创了中国历史上诸多第一:电报,电话,纺织厂,蒸汽机,露天煤矿,轮船公司,外国语学院等等,诸多中国历史上对今天和未来具有进步影响的第一次都始于大清。

今天倒过来看历史,大清算是有一定开放胸襟的王朝政权,没有关起门来搞亩产万斤和阶级斗争那么愚昧不堪。这样一个皇权官僚体系在中国历史上也留下了不少可圈可点的成绩:其中最为著名的是开放报禁和预备立宪,打开中国历史几千年之先河。同时,这也是历史上最为遗憾的两项第一,因为至今未能超越。

清末的时候,还有一件事值得赞许。1898年,康有为向光绪皇帝上书《请禁止妇女缠足折》,康有为在折子中表述:“从国家法度讲,缠足是对无罪女子滥用刑罚;从家庭关系讲,有伤父母对女儿的慈爱;从人体卫生讲,造成了不该有的病态;从民族利益讲,削弱了种族。”随后,光绪下令各省督抚劝导地方禁止妇女缠足。

1902年,慈禧颁布了劝禁缠足的谕旨。慈禧自己不缠足,她也坚决反对缠足。关于放足,早在1638年皇太极就说:“…裹足者,治重罪。”满清入关之后,曾一面下令汉人男子留辫子,一面下令汉人所生女子不得缠足。从顺治年间到康熙年间,清政府多次发布禁令,不许妇女缠足。孝庄太后曾下令“有以缠足女子入宫者斩”,这是对满族女子缠足的最严厉惩罚。然而满清政权却奈何不了汉人的迂腐,当时汉人男子们宁可脑后留根辫子,也要女人继续缠足。清代男子的头上没有了自由,却死命不肯让女人的脚得到自由。1668年,都察院左都御史王熙上书请求解除禁止缠足的法令,此后的清朝政府默认了汉族女子缠足的事实。

从皇太极到康熙,爷孙三代都没办到禁止缠足,两百多年后的康有为和慈禧办到了。1905年慈禧再次颁布谕旨:“汉人妇女率多缠足,由来已久,有伤造物之和,嗣后缙绅之家,务当婉切劝导,使之家喻户晓,以期渐除积习。”这里值得注意的细节是清末禁止缠足的法令不针对成年妇女,而是关注幼女和即将出生者为主,是着眼于未来的进步措施。

站在今天看历史,男人应该恨大清,因为大清给了男人们一根辫子,几百年都抬不起头来,剪掉辫子一百多年后的今天还有很明显的后遗症;而女人应该感谢大清,是大清开启了中国妇女解放的第一步。

这里有段野故事,说当年一位公使夫人讲大清女人缠足的笑话时,慈禧听了很不舒服,慈禧反问洋人用什么东西束腰?了解束腰的铁骨架之后,慈禧感慨了:“洋人女子受此等洋罪,着实可怜!”慈禧为了整治这位公使夫人,送给她一套宽松的满族服装换上。之后一连几天这位公使夫人都没来见慈禧,慈禧派人打探,得知公使夫人身体不舒服。慈禧得意了:“果不出我所料,束腰解下来也是很难受的…”

历史上很多进步都是艰难的,如同西方女子的束腰和中国女子的缠足,一旦解开也会一度痛得要死。历史往好的方向改变也是如此,最初的改变也会痛得要死,尤其是对千年延续陋习的中国历史来说,主动改良和被动变革都要付出痛苦的代价,所以难就难在迈出第一步;犹如束腰,犹如放足,犹如慈禧,犹如大清。

今天,当体系的多年束腰和民生的各种小脚无法支撑一个奔向自由的时代,全世界都在关注今天的中国社会能否超越慈禧的曾经开明和清末诸多着眼于未来的进步措施。如果今天的胸怀不如清末,如果今人的才智不如慈禧,中国历史的进步将比放足还要痛苦与艰难,而且很容易跌倒。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