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民意 > 正文

观雨堂主:隐藏在人们心中的道德律

人类对于隐藏在自己心中道德律的探索,始于语言的形成。古希腊城邦出现后,古希腊人将对人类自身的探索与对自然界的探索结合起来,开始将人类理解为自然界的组成部分。由此得到的结论是,自然界的规则(神的规则)也应当成为人类的规则。这是“隐藏在人们心中的道德律”后又称“自然法”的原因,中国古代的“天人合一”说,似乎也与此近似。哲学家赫拉克利特将自然界的规则称为“逻各斯”,古希腊人所谓“正义”,正是“逻各斯”的重要部分,由神控制的“逻各斯”也成为古希腊人认识“自然法”的雏形。到了古罗马时代,西塞罗(Cicero)继而对神学自然法作进一步探索。西塞罗认为,这个世界是由造物主创造的,“隐藏在人们心中的道德律”即是造物主对人类订立的规则,也就是“自然法”。这些自然规则不证自明,而且合乎合乎逻辑。没人能够改变自然法,因为自然法如同宇宙运行的法则一样,是永恒法则。鉴于这一原因,任何一个国家立法机构制定的“成文法”,只有以这个自然的道德律为准绳,才符合正义法则。

人类近代史上,为自然道德律理论作出开创性建树的伟大思想家,是17世记荷兰人格老秀斯(Hugo Grotius)。格老秀斯将早期古希腊自然法思想,经古罗马与中世记后期趋于成熟的神学自然法理论,引向近代理性自然法,并对18世记苏格兰启蒙运动中形成的道德哲学,带来深刻启迪。根据格老秀斯的研究,人们心中的道德律,源自人的“自然本性”,这种自然本性(也称“人的天性”或“人性”)又含两部分:一是人的“自我保存”的自然本性,也是人最基本的自然本性。显然,作为人的基本权利的生命权,同样直接来自人的“自我保存”的天性;人的另一自然本性,是寻求“与他人共存”。人们对“与他人共存”的寻求,显示出人的理性,并由此上升为道德的“善”。古代中国将隐藏在人心中的道德律,称为“良知”。所谓“将心比心”、“侧隐之心,人皆有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正是“与他人共存”的天性展示,也都被自然道德律包含在内。

“将心比心”、“侧隐之心”的天性流露,生活中不难发见。文革结束后不久,我看过日本电影《追捕》,多年后才感悟到其中所孕含“将心比心”、“侧隐之心”的自然道德律。大陆最早观赏电影《追捕》的一代观众,已进入老年。他们不会忘记影片洋溢着的浪漫情怀,但极少有人发见影片中隐藏着的自然道德律。

《追捕》中主要人物杜秋冬人,原是东京检察院的检察官,某日突遭抢劫与强奸罪的指控。经检察院批准,警视厅警察在矢村警长的率领下,到杜秋住所搜查。令杜秋万万没想到的是,在他的住所内竟发现抢劫来的赃物,这使杜丘百口难辨。无路可走的杜秋,趁机从卫生间的小窗爬到转角处的楼道,顺势溜下并开始了他的逃亡之旅。于是,作为检察官的杜秋,从此也就有了第二个身份——在逃嫌疑犯。当然,杜秋的逃亡绝非消极逃避,他力图找到足以证明他无罪的证据。具体而言,他要到北海道找到曾经指控他的报案人横路夫妇。

杜秋在北海道山林,偶然救了被一头大鬃熊困于树上的年轻姑娘,这姑娘就是真由美。姑娘的父亲是当地农场主,发现女儿对潜逃的检察官有好感,只得做了个顺水人情——帮助杜丘驾飞机逃离。逃离北海道的杜秋,为找到报案人横路进二,又朝东京方向潜行。杜秋必须选择别人难以预料的潜逃线路,在进入立川市红灯区的时候已是傍晚。再度精疲力尽的杜秋开始发烧,终于体力难以支撑,在小巷口倒下身子。

一位路经的妓女,看到杜秋衰竭不堪的样子,明知投入精力帮助落难的陌生人不会有回报,还是动了侧隐之心——用足力气把这个陌生男子搀扶到自己的住所,让他躺在自己的榻上,并用毛巾小心擦拭他脸额上的疲惫与汗渍。杜秋很快又陷入昏睡。当夜,这个妓女脱去外衣,就在杜秋的身旁侧着身子渡过一个平静之夜。在我以往读明清小说形成的认知中,妓女属于后门送旧、前门迎新,既不懂道德也不讲情义,只知向权势与金钱弯腰的下贱人。事实上,这女子要想出卖杜丘藉以向警事厅邀功,也仅是举手之劳。然而她绝非低贱、下流的告密者。

次晨,女子起来后先是短暂外出,当她回到寓所时杜秋刚醒来。于是,萍水相逢的二人便开始了一段对话。这段对话初听似乎平淡无奇,但我感觉其中所含“隐藏在人们心中的道德律”,令人有如坐沐春风的舒畅。

“给你添麻烦啦!”杜秋先打招呼。

“是啊!是麻烦了,麻烦还不小呢!你的烧已退了,我马上给你弄早餐,你再躺一会儿吧!”妓女笑着回应。

“不!我已经给你添了很多麻烦了。”

“昨晚警察等了很久才撤走的,杜秋先生。”显然,这女子是在街上看到报纸上刊登作为逃犯杜秋冬人的照片,才获知相关资讯的。这下轮到杜秋有些吃惊,他继而反问:

“你明知道,还要帮我?”

妓女:“你走不动了,不帮你怎么办?”

杜秋:“可我现在是逃犯!”

妓女:“请你别这么说!”

杜秋:“你帮助逃犯,这也是犯罪。”

妓女:“你可真是个检察官,如果我不帮助病人,那不也是犯法吗?只有你们这些人,整天拿法律当饭吃,离开法律就不能活了……噢!我对检察官说这些好像有些多余了。”妓女的脸上依然写着笑意,又仿佛近于嘲弄。

杜秋:“我已经不是检察官了,为了生存,我多次违背了法。”

妓女:“检察官违法是什么心情?”

杜秋:“我一直想做法律的维护者,不许自己做法律的破坏者。”

妓女:“别说这些难懂的话啦!……你是不是要在这里住两天?”

杜秋:“我实在没有办法。”

妓女:“再犯一次法不行吗?”

杜秋:“那就听你的吧!”

……

一名妓女,在与潜逃者的对话中居然轻松地嘲弄了日本成文法,缘自她“隐藏心中的道德律”的力量,这真是影片《追捕》极深刻的一段生花妙笔,可惜被多数观众忽略了。这位妓女不是法学家,她不懂得人类社会“隐藏在人心中的道德律”重于“成文法”的道理。但她用自己的行为证明了,法的最高境界,依然是“人心中的道德律”。而这人心的自然道德律,来自人“与他人共存”的自然本性。正是鉴于这位妓女“侧隐之心”或“良知”,她不会打电话向警察告密。因为在她看来,“如果不帮助病,那不也是犯法吗?”这是她宁可先救助衰弱的潜逃者,也不在乎自己已构成窝藏、包庇在逃罪犯的事实。虽是风尘中女子,我却感到她的身上自有有一种清纯、高贵的品质。只有保存着“人心中的道德律”而又未经洗脑的人,才会讲出“你走不动了,不帮你怎么办?”这样的话。

隐藏在人们心中的道德律,比借助文字正式显示的成文法更具权威。日本战后的繁荣,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保护了人们心中的道德律,从而使整个社会的交易费用变得很低。也正是因为这女子心中自然道德律的完好保存,杜丘才在“良知”、“侧隐之心”的保护下,顺利逃离立川市并潜入东京,继而深入魔窟——立丘医院,最终通过唐塔弄清一连串罪恶的幕后操纵者长岗了介。长岗正是以国家利益维护者的身份,借助权力疯狂作恶的罪犯。一个社会一旦把民众“隐藏于心中的道德律”全部摧毁,这个国家大大小小的长岗之流也就获得保护。

反观一个社会多数成员“隐藏于心中的道德律”或“侧隐之心”,究竟又是怎样消逝的?2006年底南京一老人摔倒在地,路人彭宇上前搀扶,送到医院老人反以被撞倒为由索赔。庭审时法官的一句话语惊天下:“若不是你撞倒她,你为什么会去扶她?”从此,见老人倒地无助,却无“侧隐之心”、冷漠离去的社会风气,获得更充分的理由。2011年11月某日,广东佛山市两岁的小悦悦先后遭两辆车辗压,其后7分钟内相继又有18人从躺在地上的小悦悦身旁经过,而这18名炎黄子孙一致表现出对濒危的悦悦视而不见的冷漠,最后一位“内心保存着自然道德律”的拾破烂阿姨,上前抱起小悦悦。

小悦悦的死,宣告了一个社会“隐藏于人心中的道德律”丧失殆尽。今天,每当人们提起“三鹿奶粉”、“地沟油”、“毒胶囊”、“毒疫苗”、“鸿茅药酒”……,就显得义愤填膺的样子,却拒绝思考“隐藏于人们心中的道德律”究竟是如何丧失的?人与人又是如何陷入相互残害的囚徒困境的?而一旦遇到“保卫钓鱼岛”、“保卫华为”等契机,又立即如同吞入摇头丸一样,连血液中的爱国主义指数也迅速飙升,并因此而沸腾起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