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政党 > 正文

严家祺:“GDP负增长率”与“负GDP”

向松祚是「欧元之父」蒙代尔六卷本《经济学文集》的译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中国农业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在中国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前两天,向松祚以「四十年未有之大变局」为题发表演讲,引起了全世界对中国GDP真相的注意。

向松祚说:「2018年我们可以说是非比寻常的一年,这一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大事。但是最主要的是什么?──2018中国经济下行。今年下行到什么程度呢?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是6.5%。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构的研究小组,他们内部发布的报告是:到目前为止,中国GDP的增长数据为1.67%。而另外一种测算显示数据为负。」

在向松祚演讲后两天,习近平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时说,中国GDP年到2017年,年均实际增长为9.5%。习近平与向松祚讲的都是「GDP增长率」,两人的数据并没有矛盾,因为向松祚谈的是2018年,习近平没有谈2018年的数据。但从中国国家统计局2018年的GDP数据看,2018年中国经济肯定是下行了。这一点,习近平没有提及,中国经济下行到什么程度,一般人并不清楚。现在,向松祚公布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机构的研究小组」报告的数据,GDP的增长率为1.67%。而另外一种测算显示数据为负。向松祚说他「不去讨论这个测算是正确还是错误,也不讲应该相信哪个数据」,但这与2017年前GDP增长率9.5%数据相差,不是统计标准、统计方法上的差别,而是确确实实在2018年中国经济走向下行了。

GDP有实际GDP和名义GDP之分。为了比较不同国家之间的GDP,需要转换各国货币。按不同国家货币的国际汇率转换,与按货币与一选定标准货币(一般为美元)的购买力平价(PPP)为标准转换,GDP统计数字是有明显不同的。对中国来说,按货币的国际汇率统计的数字,比按购买力平价统计的数字,少了几万僱美元。而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联合国、美国CIA和各国政府公布的GDP数据也存在不小的差别。

受向松祚讲话启发,这里讨论另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是「负GDP」?GDP增长率为负数,与「负GDP」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增长率低,是指增长缓慢;增长率负,就是经济衰退。「负GDP」是指GDP的数值本身为负数。在一个小经济体内,如果在一段时期内投入大于产出,那么这个经济体的GDP就是负值。对一大国来说,GDP本身不会是负值,但环境污染、疾病蔓延、灾难损害、超「自然失业率」,这就是「负GDP」。统计一国GDP时,实际上应该减去这一「负GDP」的数值。现在世界上GDP完全不能反映经济增长对资源环境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不能反映资源消耗的代价,也就是说GDP无法衡量增长的代价,不能度量因环境变坏所付出的社会成本。

我估计,向松祚所说的「一个非常重要机构的研究小组」在统计中国GDP时,还没有考虑到中国的环境污染、资源浪费、疾病蔓延、灾难损害等方面的问题。

9.5%这样的高增长率中,没有计入「负GDP」。长期来说9.5%的增长率是不可能、不必要的。实际上,人类社会的发展,在改善环境、保障人权的同时,只要长期内持续保持略高于人口增长率的经济增长就可以了。

在GDP统计中,「消费服务」中相当一部分最终并不形成有形物品,只是提供以活动形式的服务,也就是说,没有创造新的物质财富,只是为人提供便利、感受美好、减轻病痛、增进舒适。既然这些消费可以增加一国GDP,那么,环境污染、疾病蔓延就是「负GDP」,冤狱酷刑、灾难损害更是「负GDP」了。「负GDP」是现代经济学研究的大问题,不只是中国一国的问题,全世界要有一个「负GDP」的统一的统计标准。希望今后世界各国的GDP统计数字中,减去了各种「负GDP」数值。

从「负GDP」问题再回到谈「GDP负增长率」。改革开放40年,有两个被全世界看到的重要标志,一是四十年中国出了四个最高领导人,也就是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没有人任期超过十年;二是,中国成了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2018年正是在这两个问题上发生了大变化,

在第一个问题上,2018年召开的全国人大,居然从1982年宪法中删除了国家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条款,这使全世界看到中国政治的大倒退。

在第二个问题上,2018年也是改革开放40年经济大倒退的一年。中美贸易争端发生在中国全国人大闭幕后第二天。特朗普签署了一个备忘录,依据美国贸易法第301条,下令美国贸易代表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关税,涉及的商品总计可达600亿美元。中国商务部立即作出反制,向128种美国进口商品征税,从此打响了中美贸易战。习近平的讲话没有提2018年这一大事,也没有提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的困境和经济下行出现的问题。事实上,面对问题,不能回避,必须正视,而且需要让人民知道真实情况。美国增息和缩表,反反覆覆讲,是在一次次对美国人民敲钟,提醒人们,金融资产交易要自己做好决策。经济学家向松祚正是在第二个问题上为中国经济摆脱困境敲响了警钟,这是大有益于中国和中国人民的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政党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