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陈思敏:华为公司的“核心机密”

华为产品再次受重创后,华为董事长梁华12月25日说,该公司将严格遵守包括联合国、美国和欧盟适用的出口管制和制裁法律法规。

华为副董事长兼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目前交保获释,但她明年仍有庭审需要面对。

此前报导,孟晚舟将于明年(2019)2月6日必须再度出庭,这个时间也接近华为董事会决定发放员工红利。而华为员工分红来自持有的华为“虚拟股”,由于其详细运作方式不为外人道,向来被公认是华为的“核心机密”。但这些年来,尝试解密的报导仍层出不穷。

综合这些公开报导或资料,一般每年3到4月份,华为员工就被主管沟通告知,今年能够认购多少数量公司股票,每股的价格是多少等等。公司要求同意认股的员工在一份文件上签名,这份文件签完名后立即被公司收回保管,员工只能通过一个内部账号查询自己持股数量。

由此可知,华为员工与华为公司所签署的《参股承诺书》,没有副本,也不会有持股凭证。同时,虚拟股无流通性(不允许持有人转让、赠与、继承。只能卖回华为公司)、无表决权、无所有权等,只有分红权。

而今年的分红基准来自于去年持股数量,就每位新进员工而言,开始的第一年要先认购股票才能参与第二年的分红,以此类推,每一年员工在领取红利的同时也要决定是否再投钱认股,才能扩大领取红利。

而华为从2001年始实施虚拟股制度,经过十多年的连续增发,华为虚拟股的总规模已达到惊人的134.5亿股,在华为公司内部,超过8万人持有股票。但员工虚拟股认购数额,少则上万,多则百万,仅仅依靠薪资收入,显然难以维系如此大规模和不断增长的配股体系。

据《财经》杂志2012年6月封面报导:自2001年始实施虚拟股制度起,华为公司员工就从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平安银行和建设银行四家银行的深圳分行获得贷款,用于购买虚拟股。为了购买股票,这些华为公司的“幸运儿”还会签署另外一份合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平安银行四家银行的深圳分行每年为他们提供数量不等的“个人助业贷款”,数额从几万到几十万元甚至更高,这些贷款一直被华为员工用于购买股票。不同消息来源均指出,四家商业银行总计为华为员工提供股票贷款高达上百亿元。

不过,中银等4家银行针对华为员工这名不符实的“个人助业贷款”,违反了央行、财政部、银监会等相关法规,即不管以何种名目发放的贷款,都不能用来做配股资金,所以到了2011年被叫停。

但从2001年至2011年,华为员工究竟从四家银行获得了多少贷款用于内部配股?除了四家当事银行之外,恐无人能说清楚。《财经》记者统计发现,2004年开始到2011年这七年之中,华为工会累计出资高达263亿元。

华为还一直强调只有员工才能认购虚拟股参与分红。但是,2011年中移动重庆高管沈长富案,据检控,自2003年末到2010年,华为以发放工资和福利待遇等方式,给早已不在华为上班的沈长富之子发放131万余元所谓的工资、奖金和公司股票分红。这些年还有多少这样的“闲人”参与华为虚拟股分红?

2011年,在上海与华为员工沟通的时候,任正非为了说明自己无意、无力从董事长孙亚芳手中回购股票,还特意强调,自己也是贷款购买公司股票,而且贷款还没有还完。设若任正飞等高层有一天断供,或是华为资金流出问题,那么华为资产就可能是相关“债权人”的。

令人注意的是,中银等4家银行2001年起提供华为员工贷款买股票,然后在2012年换届年前一年被嘎然喊停,又在中共十八大之前,《财经》2012年6月封面故事《华为股票虚实》,但在报摊上,该期杂志一上架就被人大量收购,在宣传口,《华为股票虚实》被多家门户网站转载后,短时间内也被齐齐撤下。这些都与十七大时财新传媒揭示的《谁的鲁能》似曾相识,也令人质疑其中隐藏了多少黑幕。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