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官场 > 正文

跟踪偷拍领导淫乱视频 警察获刑2年

中共官场太烂引发偷拍事件频爆(图片来源:)

去年起就闹得沸沸扬扬的警察偷拍上司淫乱视频案,昨日(28日)以偷拍池文涉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获刑两年收场,被偷拍的当事人周祥辉则以受贿罪此前获刑五年。官方披露有关“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细节,罕见同时曝光了警察平日主要用来监控民众的具体手法。近年官场偷拍成风,对于偷拍官员者获刑,也受到不少质疑。

涉偷拍上司的警察获刑手法细节曝光

据《新京报》政事儿12月28日报导,当天下午,浙江省临海市法院对池文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对被告人池文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报导指,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至2017年期间,被告人池文以多种方法长期非法获取与其有矛盾的人员及关联人员的个人信息,并保存在其注册使用的百度网盘、115网盘以及移动硬盘内。具体包括:网购多个GPS跟踪器(车载定位通讯终端)、流量卡后私自安装在胡某、童某、池某旭、池某新、周某、潘某等人的车辆上,使用APP软件监控车辆轨迹并截取即时位置轨迹图予以保存;尾随跟踪上述大部分人员以及郑某,并偷拍偷录;利用其原系警察的身份,向餐馆、宾馆、小区物业等私自调取针对上述部分人员的监控视频,擅自使用公安数字证书、移动警务通,通过内部系统私自查询多辆汽车天网过车记录、住宿记录、航空记录、动车记录、人员档案、车辆档案,并以拍照或截图方式予以保存。通过上述方法,池文共非法获取GPS轨迹信息27条、偷拍偷录信息37条、监控视频信息18条、天网过车信息11条、住宿信息247条、航空信息289条、动车信息277条、人员档案信息447条、车辆档案信息240条。

上述人员中,胡某、童某系被告人池文借调单位时的领导,周某(后文提到的周祥辉)、潘某分别系池文当时工作单位的领导和同事,池某旭、池某新系与被告人池文有过纠纷的二个胞兄。

据悉,2018年12月24日上午8时30分在台州市临海市法院开庭审理。该案被告、原台州市黄岩区公安分局警察池文在庭审中拒绝认罪。

据陆媒此前报导,浙江省台州市公安局黄岩分局原警察池文因工作上的矛盾,曾持续向黄岩公安分局纪委、黄岩区纪委匿名举报其上司,时任黄岩公安分局副局长周祥辉,2017年3月在得知其与一女子产生婚外情后,对周祥辉进行了长达5个月的跟踪偷拍。

池文称,2017年3月间,他多次驱车来到该连排别墅的地下车库,趁着某次车库卷帘门未拉上,猫腰钻进车库,完成了“取证”的最后“部署”:一枚用铁丝绑在卷帘门轴上方护栏上的微型摄像头,记录下了2017年3月至6月间,周与上述同一女子在地下车库内多次发生关系的画面。其中,3月29日、4月11日和5月25日三次均为上班时间。2017年5月25日、6月4日和6月11日的三段录像为高清视频。

池文将上述视频影像刻盘后,连同举报信一道,于2017年6月底用快递寄送给了黄岩区纪委。

2017年7月,周祥辉到浙江台州黄岩区城东派出所报案,指座驾被安装了GPS定位追踪器。经调查发现,定位器的买家是黄岩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前警察池文。

周祥辉发觉此事后报警,池文因侵犯隐私先后被黄岩公安分局处以禁闭7日,行政拘留6日的处罚。周祥辉则因“未造成不良影响”未获处分,被调离至另一单位担任副局长。

出来后的池文不满处罚,继续向台州市纪委、浙江省公安厅提交举报材料,对周祥辉进行举报,但并没有获得回应。池文还在微信朋友圈痛斥周的劣迹。

2018年4月,池文不服自己受到的行政处罚,将黄岩公安分局告上了法庭。

2018年5月21日,临海市公安局将池文拘传到案。

今年5月21日,临海市公安局发布通报指池文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有意思的是,有池文偷拍案中,除了池文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被其偷拍的周祥辉也以受贿罪获刑。

据《台州日报》报导,12月17日,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法院对黄岩区综合行政执法局(城市管理局)原副局长周祥辉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中共官场太烂引发偷拍频爆偷拍者多获刑

近期另一个引起关注的案例是,湖南益阳商人吴正戈2015年雇私家侦探偷拍并举报多名法官涉腐败淫乱,致多人落马、被判刑。不过吴正戈2年前也被抓捕,延至今年7月被当地法庭一审判刑4年。

据吴正戈的代理律师吴丹红透露,吴正戈被关押在指定的秘密审讯室,诸如公安局地下室或精神病院等;并且吴的身体状况很不好,甚至要用“病危”来形容。但当地检察院不许吴正戈取保候审。

中共官员淫乱程度令人瞠目结舌淫乱遭偷拍事件也时有曝光,比如2012年爆出的前中共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不雅视频丑闻,就曾引发轰动。雷政富随后落马。后来的类似事件多被称为雷政富翻版”。

2014年,曾长期担任合肥市公安局局长,后任安徽司法厅原副厅长的程瀚与女警花情妇蔡某到合肥天鹅湖酒店开房,却被80后女子王贵菊和一名男子李永用针孔摄像头偷拍下不雅视频,还储存到U盘中寄到了程瀚的办公室。

而令人咋舌的是,作为不雅视频的两名当事人,程瀚竟命女警蔡某也参加到该案侦查工作之中,直至将偷拍者抓捕判刑。

不过,程瀚也因为人太霸道,曾一拳打掉副局长牙齿,引发该副局长家属举报而落马。后获刑17年半。

今年11月25日,陕西前吴起县委书记刘天才和女下属早前的不雅视频曝光,堪称“雷政富翻版”。爆料称视频拍摄者为该女下属男友,曾被涉事官员指使公安局抓捕判刑5年。

偷拍官员者多被抓捕判刑引质疑

公民偷拍问题官员被报复,且最终获刑的现象引起不少质疑。

据前述池文案的代理律师、广东舜华律师事务所律师胡定锋认为,隐私权是自然人享有的对与公共利益无关的个人信息、私人活动和私有领域进行支配的一种人格权。周某某作为黄岩区公安分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在上班时间外出通奸,有可能涉嫌权色交易、腐败等严重问题,决非与公共利益无关的个人信息、私人活动,也决不是个人的隐私问题。

原大陆法学博士、美国访问学者张杰在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则表示,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一个公民行使举报权有很大的难度。

张杰认为,中共贪官不可能自己去交代自身的贪腐,而公民又无法用实名或者在网上公布视频举报官员的贪腐,“他都不可能通过一些完全合法的方式去获得(证据),所以他采取了一些方法,只要不是严重损害对方的合法权利,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就可以。因为法律是鼓励公民举报的。”

张杰担心,当局动用国家机器打击、惩罚举报者,将会导致更多公民不敢行使其举报权利,结果会让官员的腐败更加肆无忌惮。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官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