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民意 > 正文

颜丹:“刷脸”入住公租房是为了防转租?

公租房能被转租、转借,根源并不在住户,而在所谓“严格审核”下,让拥有千万资产的人住进公租房的政府。要知道,在小区安装人脸识别系统,监视的是通过了审核的住户。这些通过了审核的人竟然能把房子转租出去,不恰恰说明了,审核环节出了纰漏吗?如果要“监视”,那也应该针对参与审核的政府部门。

中共中央政法委开会讨论用于农村的监视器“雪亮工程”进度,积极推动在2020年全面监控农村地区。但分析认为,中共监控的范围越来越广;但监控不了人民的内心世界。

近日,有陆媒报导称,“北京市公租房的人脸识别系统正式上线运行”;“不久之后,北京12万居民将‘刷脸’入住公租房”。在谈到为何要在公租房安装人脸识别系统时,北京保障房中心负责人表示,“在保障小区住户安全的同时,最大限度杜绝转租转借事件的发生”

这条消息让人费解之处就在于,公租房的住户会把好不容易申请来的惟一住房转租、转借给他人吗?按照官方的规定,“分配入住前,都会严格审核申请家庭是否有住房、家庭收入情况”。如果经过“严格审核”,这些无房户根本就没有理由把申请到的房子转租、转借出去。“防转租”也就成了一句笑谈。

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北京市东城区却在不久前发现“公租房申请人万某的家庭总资产净值达到了1124.39万元”。东城区有关部门对此解释称,在“本市公租房申请的相关规定”中,“家庭资产一项是属于个人自行申报项目”,不纳入审核。政府审核家庭收入、是否有住房,却不审核家庭资产?在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规定下,我们不难想像,到底又会有多少“千万资产住公租房”的家庭?

难怪北京的保障房中心要“杜绝转租转借事件”!但问题是,公租房能被转租、转借,根源并不在住户,而在所谓“严格审核”下,让拥有千万资产的人住进公租房的政府。要知道,在小区安装人脸识别系统,监视的是通过了审核的住户。这些通过了审核的人竟然能把房子转租出去,不恰恰说明了,审核环节出了纰漏吗?如果要“监视”,那也应该针对参与审核的政府部门。

然而,在中共治下的中国,向来都只是政府监视老百姓。所谓“人脸识别系统”,就是中共为了监控老百姓而打造的。据外媒报导,“美国使用该技术是为了确认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而中共的目的有所不同,中共正快速运用新技术对公民进行监视”。

与此报道相契合的是,中共公安部早在2015年时,就以“保证公共安全”为由,打算设立一个“全域覆盖、全网共享、全时可用、全程可控”的全国性视频监控网路,而“人脸识别”就被纳入用于完善这种监控网路的技术名单之中。

实际上,在“刷脸”入住公租房之前,北京还有普通小区安装了这个人脸识别系统。据陆媒报导称,2017年,北京有两个老旧小区同时、首次安装了“刷脸”门禁系统。由于没给出合适的理由,“不少居民存在疑虑,觉得要靠它来保障居民的安全不太靠谱”;“‘门禁’在一些人眼里也成了麻烦,破沙发、旧家具、灭火器……有人用各种物件挡着门”。而后来,“让大家一下子认可了这套系统”的办法是,对破坏门禁的人进行治安或刑事拘留。也就是说,你不接受政府的监控都不行。

对此,当地社区有负责人解释称,这两个小区安装人脸识别系统的原因,也跟房屋租赁有关。由于“在许多老旧小区,群租房、出租屋问题频发”,因此政府要“实时监控房屋租赁行为”。但这种说法显然是难以服众的。

中国存在大量的群租房,归根结底是由于政府对房价调控不力所致。再说,个别出租屋发生问题,又怎能对小区所有居民进行监控呢?实际上,仅就在私人领域安装监控而言,政府便已然涉及到对老百姓的隐私与自由的侵犯了。

在中共的独裁统治下,中国民众已注定了毫无隐私、自由可言。就在一个月前,有外媒披露,“继人脸识别系统之后,中共当局又安装了‘步态识别’系统,以期进一步监控民众”;该技术“可以在50公尺内透过人们走路的姿势辨识出其身份,即便他们没有露出脸部也是一样”。“这项技术在世界上并不是很新颖”;“但很少人试图将这项技术商业化,更没听说哪个政府曾用它来监控人民”。

另有文章指出,“过去十年,中国是监控摄像头增长最快的国家”;“中国在公共和私人领域(包括机场、火车站和街道)共装有1.76亿个监控摄像头,在一线大城市已经可以实现监控摄像头100%全覆盖”。

对于2004年由公安部启动的“天网工程”,大陆曾有媒体直言不讳的指出,其首要目的“本身就不是打击普通刑事案件”,而是“维稳”。如今,为了加强“维稳”,政府又变本加厉的搞了一个“雪亮工程”,甚至“只要是获得当地官方审核的‘网格员’,便可以随时随地监看”。这样一来,中国老百姓也就再无隐私可言。

或许正是由于“维稳”不具有合法性,要知道,中共的“维稳”大体就是建立在侵犯人权的基础之上的,因此,在小区安装显而易见的人脸识别系统时,中共官员们就需要给出合理的解释。但问题是,刻意找出的理由又怎会是真实的理由?公租房有人转租,并不是因为监控不力。小区要出现了不安全事件,也不该把其中的每位居民都当成嫌疑人。政府有多黔驴技穷,才能想出这么荒诞的理由?

理由荒诞,只能说明政府无理。监控老百姓,政府怕是找不出正当的理由。瞎编理由也要监控民众,彰显出的正是政府对人民的恐惧。中共这面高墙,在实施了对民众长达半个多世纪的独裁、迫害之后,如今已走到了“墙倒众人推”的穷途末路。对于随时都可能被推翻政权的中共来说,全体民众自然就成了理应受到监控的嫌疑人。这或许才是“刷脸”技术进公租房、进小区的惟一、合理解释。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