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辩护律师只能兴叹 雷达设计工程师马振宇妻子绝望无奈

我是张玉华博士,原南京师范大学俄语系主任、硕士生导师、南京市第十二届人大代表、南京市第十二届人代会法律委员会成员。现在旅居美国。首先在这里感谢网友在“面对中国的权力机关百姓怎么那么无助啊——雷达设计工程师马振宇妻子的绝望无奈”的留言,给了我鼓励,使我看到了人性的希望。

张玉华近照(张玉华本人提供)

我是张玉华博士,原南京师范大学俄语系主任、硕士生导师、南京市第十二届人大代表、南京市第十二届人代会法律委员会成员。现在旅居美国。首先在这里感谢网友在“面对中共的权力机关百姓怎么那么无助啊——雷达设计工程师马振宇妻子的绝望无奈”的留言,给了我鼓励,使我看到了人性的希望。

亲爱的读者,阅读完本篇后,请帮忙出出主意,律师该怎么办?

律师年检不被通过只能望法轮功案件兴叹

我丈夫马振宇被南京警方怀疑给栗战书、胡春华等国家领导人邮寄澄清法轮功冤屈的信,被抓捕和被判刑。南京公安机关非法抓捕马振宇后,我请婆婆办理委托手续,聘请北京市瑞凯律师事务所蔺其磊律师作为马振宇的辩护律师。二审裁定书下达后,蔺律计划去南京玄武区看守所会见马振宇,原计划蔺律继续担任马振宇申诉阶段的辩护律师。但是马振宇很快就被离开玄武看守所并非法投牢。我委托蔺律,几次给看守所打电话询问,马振宇被投入哪个监狱了,得到的答复都是“不知道”或“不清楚”。

再后来蔺律被司法部告知,他的年检没被通过,他所在的瑞凯律师事务所年检也没通过,在这种情况下蔺律就不能再代理法轮功的案子。

在中国大陆,年检不被通过的律师或律师事务所大都代理信仰(主要是法轮功)案件较多。

年检没被通过,就已经是当局“开恩”在“提醒”,再继续代理法轮功案件,下一步就是注销律师执照。所以,年检不被通过的律师,只能望法轮功案件兴叹!如果继续受理法轮功案件,律师执照肯定不保。就像709律师谢燕益先生,被非法关押553天被所谓取保释放后,又介入了加拿大公民法轮功学员孙茜的案子,他的律师执照被吊销。有10多位代理孙茜案子的律师由于受到中共当局威胁,只好退出孙茜的案子。蔺律如果继续作马振宇申诉阶段的辩护律师,后果可想而知。

709律师谢阳先生也只能望委托书兴叹

我不能冒着让蔺律被吊销律师执照的风险继续代理马振宇的案件,于是只好再联系其他敢于接手法轮功案件的律师。经过千辛万苦我联系上曾被中共投入过大牢的709律师——湖南网维律师事务所的谢阳律师和湖南桔子城律师事务所的魏得丰律师,委托他们寻找马振宇的下落并代理他申诉阶段的辩护律师。

谢阳和魏得丰律师11月13日一道抵达南京,他们了解到马振宇已被投入苏州监狱后,当天就乘坐高铁去苏州监狱了解,会见马振宇需要哪些手续及马振宇目前的状况。

在苏州监狱矫治管理支队办公室,当谢、魏两位律师告诉对方,是受马振宇家属委托,了解马振宇的一些情况时,监狱似乎非常警觉,立即就有三名狱警进入办公室。谢阳律师的律师执照被拍照。

谢阳律师回到长沙后,收到湖南省政法委主要领导通过律师事务所领导转达的警告,必须停止继续代理马振宇的案件。网维律师事务所也被要求不给谢阳律师开证明。这样一来,网维律师事务所也无奈,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不给谢阳律师开执业证明。拿不到湖南网维律师事务所证明的谢阳律师也只能眼望我的委托书兴叹。

魏得丰律师只能望江苏省司法厅律师管理处电话兴叹

谢阳律师拿不到所在律师事务所的证明,魏得丰律师12月12日只好独自踏上去会见马振宇的征程。到了苏州监狱被百般无理、违法刁难,最后也没被允许会见马振宇【详细请阅读面对中共的权力机关百姓怎么那么无助啊——雷达设计工程师马振宇妻子的绝望无奈】。

望着苏州监狱大门兴叹后,魏律师前往江苏省司法厅和江苏省监狱管理局控告,以维护自己的执业权。12月13日上午11点左右,魏律到江苏省司法厅,准备向厅律师管理处书面报告苏州监狱侵害律师执业权并要求对直接责任人进行查处,但是律师管理处没人接听电话;当天下午魏律再次拨打司法厅律师管理处张科长办公室电话,张科长接听后答复说,他下午没时间,让魏律把报告放门卫处,他忙过后会去取。当天下午16:30左右,魏律赶到江苏省司法厅,一位门卫让魏律把报告留下,说他转交给张科长。于是魏律留下书面报告和执业证复印件放入门卫提供的一个司法厅信封里。

魏律师第二天(14日)多次给江苏省司法厅律师管理处打电话,一直没人接听。除了望电话兴叹别魏律师别无选择。

难道江苏省监狱管理局信访处的答复就是“还在走程序”?

12月13日下午15点30左右,魏律赶到江苏省监狱管理局信访处。在那里一位姓卞的工作人员接待了魏律,接收了魏律递交的苏州监狱侵害律师执业权书面报告并详细听了魏律的陈述。姓卞的工作人员告诉魏律,监狱管理局狱政处相关负责人在开会,他会负责把报告转交给狱政处相关负责人,第二天(及14日)给魏律答复。

14日(周五)上午魏律师打电话给江苏省监狱管理局信访处,信访处告诉魏律师,他的报告正在走程序,让魏律等通知。下午4点左右魏律师再打电话问,被告知还在走程序。15和16日是周末,是衙门的休息日。下午4点多“人民的公仆们”不会在1——2个小时内作出决定,马上就下班轻松逍遥去了,哪里还顾得上“主人”在异乡宾馆“孤灯对愁眠”呢?魏律师也只能启程回湖南等待,省下一些住宿宾馆的费用。直至发稿时候,魏律师还没有等到答复的结果。难道“还在走程序”就是江苏省监狱管理局信访处给予魏律师的答复?

湖南网维律师事务所负责人,请给谢阳律师开证明好吗?

苏州监狱如此刁难律师不让会见马振宇,令我万分揪心。一般情况下,那些因为被强制表示放弃法轮功的法轮功学员、那些正在或近期惨遭折磨的法轮功学员是不会被允许会见的。我本人曾被非法劳教和判过刑,我自己和许多我身边的法轮功学员都有过这种经历。我不敢相像苏州监狱在对马振宇做什么。在此,我恳请湖南网维律师事务负责人,如果给谢阳律师开具证明对贵所的正常业务不构成太大的不利影响,请给谢阳律师开证明,为他去会见我丈夫马振宇提供一点儿分内的帮助,好吗?一个私人律师事务所自己无权决定该接什么案子或不该接什么案子,那不成了中共政府的一个机关部门了吗?只是政府不负责律师的工资而已。

我也知道,湖南省政法委主要负责人明确要求(实际是勒令)贵所,不能给谢阳律师开证明去受理马振宇的案子。你们知道吗,对于马振宇他们肯定做了或正在做见不得人的事情,怕律师会见后被曝光出来。我也很矛盾啊!既不想使贵所遭受损失,又担心丈夫的安危。所以,我在异国他乡多么渴望贵所给谢阳律师开具证明,可是我又是多么担心贵所年检被不通过甚至勒令关门啊!

谢阳律师,能想想办法会见到马振宇吗?难为您了啊!

谢阳律师,您与魏律师11月份去苏州监狱后,我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可是,您被湖南政法委警告退出马振宇的所谓案子后,我的心又提了起来。魏律师只身一人去苏州监狱会见马振宇被无理百般刁难未果。我的心揪的很紧,很紧。因为原中国人民建设银行连云港分行部门经理兼计算机科副科长法轮功学员陈光辉,在苏州监狱被暴力逼迫表示放弃法轮功。被毒打、被电击,最后被折磨成植物人。他的妻子请求苏州监狱让她把植物人的丈夫接回家,不要监狱一分钱。苏州监狱一口回绝,称陈光辉死也得死在监狱里。饱受煎熬的陈光辉2年后在苏州监狱含冤离世。

谢律师,您知道吗,法轮功学员在监狱坐的是牢中牢,确切的说,其他服刑人员在监狱有的自由,法轮功学员没有。

在监狱里的服刑人员中,处于上层的是那些被认为是“改造积极分子”的服刑人员;第二层是普通服刑人员。法轮功学员处在服刑人员的最底层,是被严格管控的,而且随时都可能遭受种种方式的折磨。更可怕的是,法轮功学员在监狱还经常被强迫抽血。马振宇2011年至2012年在江苏省方强劳教被非法关押时,所每3个月抽一次血。

英国BBC广播公司世界新闻频道今年10月8日播出他们的跟踪调查时指出,良心犯是中国获取用于移植器官的主要来源,从此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的暴行引起全球严重关注。为此,BBC广播公司10月31日再度对这一主题进行专题报道。

英国“独立人民法庭”12月8日开始进行了为期3天的听证会,这次听证会及判决为未来国际法庭审判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反人类罪犯做好了铺垫。

根据3天听证收集到的证据,曾主导海牙国际刑事法庭对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起诉的英国“独立人民法庭”主席——英国御用大律师杰弗里·尼斯(Sir Geoffrey Nice QC)爵士宣布说,该法庭的所有成员毫不犹豫的一致认为,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来,中共由国家组织或国家批准的机构或个人一直在“强摘良心犯器官”,涉及到的受害者数量巨大。

不止一次有人在我面前抱怨说,炼了法轮功的人,跑出去不知道回家等等。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在徐州一个旅店,一个人说,他的邻居母女俩人跑出去几年了,一直都不知道回家。我告诉了他,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警察抓走,被活摘器官,尸体被焚烧掉。那个人感到震惊!马上他又说,反正共产党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所以,苏州监狱以种种可笑的理由不允许魏律会见,这使我万分担忧马振宇的安危,南京公安去年在给马振宇送达批捕通知时扬言说:“这次就让你死在里边了。”谢律师,恳求您想想办法,与魏律师一道再去苏州监狱会见马振宇,好吗?

谢律师,我也知道作为709律师的您,2015年您被警方非法抓捕时遭遇过令人难以想象的折磨。每想到此,我都不忍心呼吁您为会见马振宇而去做什么。可是,现在有良知和勇气的律师要么年检不被通过,要么被吊销律师执照、要么被失踪或被压入大牢。能受理法轮功冤案的律师已经寥寥无几。我远在海外,能联系上你们这类律师的机遇更是难求。只能恳请您想想办法,无论如何,请您与维律师事务所负责人再进行沟通,请律师事务所给您开证明,好吗?我能做的就是把您在代理马振宇案件过程中的每一步经历及时告知国际社会。

谢律师,我十二万分的感激您啊!

亲爱的读者,请您也帮助谢阳律师想想办法吧!拜谢了啊!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张玉文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