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满族勇士文彻赫恩

文彻赫恩(1931-)是古满族鄂河国人,出生于北京市。他的祖先属于上三旗中的镶黄旗。所以他的血液里有着满洲贵族的血统。始祖伯尔济是多尔衮麾下的大将,跟随顺治帝入关进京。与多尔衮一起南征北战,打遍了大半个中国,鲜血染红了战袍,为开创大清帝国立下了汗马功劳。

曾祖父依典阿为将门之后,拥有广褒的土地和众多的屋宇,事业辉煌;祖父景祺,曾与别人比试穿裤子,一天换一条,居然三年半不重样;父亲文烈是著名的书法家,热心公益事业,与周恩来秘书阎宝航在奉天共创贫儿学校。

有着显赫门弟的文彻赫恩在沈阳国立东北中山中学读书时,积极参加一九四七年中共地下党领导的反饥饿反内战和六二学生运动。一九四八年一月被国民政府逮捕后送青训大队,当年仅十七岁。获释后他的母亲携带兄弟姐妹去台湾。唯独他嚮往共产革命,留在大陆,于一九四九年三月参军,加入林彪的第四野战军南下工作团。

在军队里,他亲眼目睹了中共军队内部的黑暗腐败。各级军官在中共取得政权后的“换老婆热”尤其令他反感。因此他于一九五二年愤而退出军队,考入上海戏剧学院的表演艺术系。

在反胡风反革命集团和肃反运动中,文彻赫恩被诬为“胡风分子”和“胡风反革命集团在上戏的代言人”,并称他为皇帝的孝子贤孙。他反驳道:“我是皇帝的孝子贤孙,你们难道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吗?”

原来他爱好音乐戏剧,加入了上海戏剧学院学生演出队和一O五乐团,並担任乐团团长。参加演出队和乐团的学生平日喜欢聚在一起,议论国家大事。集中起来,不外乎:一,攻击苏联和苏联红军,在东北拆机器运回苏联,红军烧杀奸淫;二,批评一边倒,倒向苏联,在上戏的苏联专家只识得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不晓得关汉卿;三,污蔑党团员,丑化党员干部。

在肃反运动中,学生演出队被打为“反革命小集团”,演出队队长自然成为反革命分子,文彻赫恩是演出队的骨干和乐团团长,与演出队长一起隔离审查。折腾了一阵子,查不到什么确切证据,把他放了出来。一九五七年初,动员助党整风时,党委付书记在会上隆重宣布:“我现在代表院党委宣布为文彻赫恩同学平反并向他道歉。”

一九五七年初平反不久,开展了鸣放和反右运动。在运动中,文彻赫恩有自知之明,吸取反胡风和肃反运动中的经验教训,不说一句话,不写一张大字报。他自以为这样总可以明哲保身了,可是并没有逃脱厄运。

中共上海戏剧学院党委书记在反右运动的动员报告中,最后点他的名说:“别看有的人在大鸣大放中一言不发,一张大字报也不写。但是他内心是仇恨共产党的,在肃反的時候我们已经把他揪出来了。他还对我个人进行人身攻击,说我小学程度,数理化一点儿不懂,还领导大学生呢!简直是误人子弟。这不是和储安平所说的‘外行不能领导内行’一样的反动言论吗?跟章乃器所说的‘党天下’一模一样吗?文彻赫恩不但是右派分子,而且还是极右分子;不但是反革命分子,而且还是双料反革命分子。”

这位自称为小学程度的大学党委书记把储安平和章乃器的右派言论张冠李戴,搞颠倒了。文彻赫恩顿时遭到比肃反时更猛烈的火力批判,容不得他有丝毫的申辩。上海电影制片厂江南厂厂长应卫云指名要调他去当演员。上戏党委回绝他说:“文彻赫恩有严重的政治问题,他是反革命集团的头子,组织了一O五反革命乐团。”

文彻赫恩于一九五八年被捕,关进上海市第一看守所,代号“一O二O”。接着又递送到上海市提兰桥监狱。未经审讯,便下达了判决书。判决书写道:

“罪犯文彻赫恩,解放前参加特务组织,解放后混入我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上海戏剧学院后,组织一O五反革命乐团,攻击苏联,污蔑苏联红军,破坏国际统一战线,丑化我党团员------为此判处五年徒刑,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如不服从以上判决,可以在十天内上诉高级人民法院。一九五八年八月一日”

判刑以后,他与犯人都送往外地劳动改造。六批犯人分别押送黑龙江、苏北大丰、安徽白茅岭、甘肃、新彊和青海。文彻赫恩去青海,三个大队二千多人,到达青海后分送几百个劳改农场、工厂和矿山。

他先去查查香卡大炼钢铁,后又去都兰县香日德农场。中共公安部长谢富治透露,当年中国在押的劳改犯共有六千万之众,仅香日兰农场就有四万个犯人。自一九六O至一九六二年三年大饥荒时期,他眼见每天有二、三车死人埋在河滩上。他自己就被人埋过一次。他病得昏昏沉沉,别人以为他死了。他回忆道,有人睡着了,也被当作死人活埋。在香日兰农场,他经历过二次死亡。

一九六二年元旦,“人民日报”发表元旦社论,吹嘘工农业获得空前大丰收。文彻赫恩嗤之以鼻。这件事给汇报上去,场部立即召开万人批判大会,四周架起机枪,狂呼“打倒现行反革命分子文彻赫恩!”的口号。管教说他态度极坏,气焰嚣张,不可救药。

一九六三年三月,刑满留场,好不容易找到个老婆。老婆是反革命家属,因为不肯嫁给老干部而被判刑一年,也在这个农场劳改。二个人在文艺队里产生感情,相识相爱。

结婚后不久,队长派他到一百里以外的水磨去劳动三个月。他的队长是个色鬼坏料,把他支开后,便去强姦他老婆。老婆正巧来月经,抵死不从。无奈拗不过身强力壮的大汉,第一回得逞后又去过几次。文彻回来,老婆向他哭诉。他勃然大怒,便去告那队长。殊不料管教反诬他夫妻串通拖干部落水。文彻气愤地说:“我在部队好歹是个排级干部,我难道要拖个小班长落水?”

祸不单行。他的儿子又闯了祸。学校里唱歌的时候心不在焉,把“打倒刘少奇”唱成“打倒毛主席”,老师说:“这是反革命老子教的。”一九六八年春节,他又按反革命罪被捕,严刑拷打交代罪行。鼻梁打断,左耳打聋;牙齿打掉四颗、落掉十二颗,总共掉了十六颗;腰被打残,落下终身残废。自一九五八至一九七八年,他坐了二十年九个月十一天牢,群众专政三年,共计二十三年另八个月。

一九七九年他在美国当博士的哥哥回国向中共当局打招呼,提出要为他平反。美国博士说话中共买账。当他离开香日兰农场时,犯人们纷纷议论:“文彻赫恩是我们之中最反动、最顽固、最死不认罪的反革命分子,想不到他却第一个平反离开农场。”

2008年2月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香港五七学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