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韩国瑜能在高雄复制“深圳模式”吗

深圳(左)和高雄(右)。

刚就任台湾高雄市长的韩国瑜近日接受台湾媒体专访时,提到高雄“拼经济”的一连串策略。其中,与中国大陆城市交流成为其施政重点,韩国瑜特别提到中国南方一线城市“深圳”,期许两地加强两地城市经贸交流。

“两岸一家亲,亲上加亲”

1980年,紧邻香港的深圳成为中国大陆最早成立的经济特区之一,1992年,邓小平南巡,开启了深圳加速发展之路。短短几十年,深圳吸引了无数港台资本以及国外资本投入,工厂林立,“北上广深”被普遍看作中国大陆的一线城市。深圳市2017年GDP总量达到2.24万亿元人民币,已几乎和香港相同。深圳已成为世界知名的“信息科技”之都,“腾讯”以及“华为”总部皆设在深圳。郭台铭旗下“富士康”工厂在深圳有三十多万员工。

高雄难以享受的特别待遇

英国牛津大学国际关系博士汪浩接受访问时说,深圳模式的成功是“倾全国之力”的结果。不管是税务,土地,人口流动以及环境等法规上,深圳经济特区享有特权,吸引世界资本投资,还设立了股票交易所。汪浩认为,深圳模式空前绝后。

与高雄的比较,在台湾现行法令基础上,高雄不可能享有当年深圳拥有的一切特别待遇,因为“如果高雄可以有特殊待遇,其他县市也不会接受,”汪浩表示。

但汪浩指出,另一方面,今年中国大陆的股市表现不佳,深圳当地科技公司或新创公司立刻收缩,长期炒作过高的办公楼与房屋物价,都遭受打击。

汪浩强调,人口老化带来的医疗社会福利保险,深峻的贫富差距,城市”低端人口“何去何从,年轻人租不起买不起深圳房子的普遍现象,都是深圳享有特权发展之后,如今面临的挑战。他认为,高雄近来石化工业转型后,渐进发展的科技产业譬如视觉虚拟(Virtual Reality)产业,或可从中观察高雄转型发展的趋势。

汪浩指出,深圳高速发展下除了贫富差距外还有其它难题。深圳1993年港资玩具工厂大火,因为安全措施贫乏,造成八十多名年轻女工葬身火窟,以及近年来富士康工人”连环跳“自杀的国际新闻,都是值得警惕的代价。

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陈敬慈(Chris Chan)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说,深圳发展是靠两个世代,千万农民工移居深圳所打造。高雄目前的产业变化以及农民人口结构与深圳发展步伐不同。

陈敬慈指出,深圳模式的特点是高度去中心化,亦即中央及广东省权力下放自各乡镇,彼此高度竞争,以台资港资等小工厂为主力。农民工是被牺牲的族群,”今年发生的尘肺病工人抗议都是明证,“陈敬慈表示。

网民反应

韩国瑜的言论也引起中国大陆网民热议。在中国着名的视频网站BiliBili,网友直接逐字点评韩国瑜的论点。有网友直言,“先回归,一切好谈”,“咱国家不要再笨了,先统一,再来谈”,“有钱才亲,没钱就不亲”;或赞誉韩国瑜“这人挺有脑子的”。然而,也有网民批评“台北都打不过深圳,高雄算了吧”,“高雄的GDP连三线的镇江都比不了,学深圳…”

台湾网民则认为,中美贸易战下,深圳模式都受打击,高雄不需要迈进,亦有网友认为,扩大城市交流是韩市长重要的政策,也需要民众支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BBC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