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高层内斗激烈 习近平两把利器都事与愿违

尽管中美贸易战暂时休兵,但面对日益陷入困境的外交局势和中国经济持续恶化,中共并无应对办法。分析认为,中共副总理刘鹤年初承诺的重大改革举措未见推出,表明中共内部斗争激烈。《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表示,习近平上台后打造的两大利器“一带一路”和“中国制造2025”,现都事与愿违。对于大陆学者呼吁的减税,有分析说,这对中共庞大的官场特权消费和维稳经费,都会有割喉效应。

中美贸易战虽处于暂时休战状态,但因担心贸易战会持续到2019年,一些外企正在重新考虑是否应该在中国投资建新厂及设备,是否应该推迟或取消对中国的投资。

根据最新的政府数据,今年前11个月,外国直接投资流入中国的数量有所下降。据中共商务部统计,11月份外国直接投资同比下降27.6%。截至11月底,外国投资下降1.2%。

即将走进历史长河的2018年见证了习近平新时代的大起大落。年初人大修宪,习近平思想入宪,并取消国家主席任期,习近平登上权力的巅峰。“厉害了我的国”推波助澜,新时代开局便不同凡响。

然而,年中爆发的美中贸易战搅乱了表面繁荣的太平盛世,经济、政治、外交的困局接踵而至。

面对日益陷入困境的外交局势和中国经济持续恶化,中共并无应对办法。

“身居高位的官员对未来方向也不清楚,”长期研究中国改革开放的香港科技大学荣誉退休教授丁学良对《纽约时报》说,“在过去半年里和我谈过话的中国人中,没有一个说自己很清楚下个阶段的做法。”

中共内斗激烈;意见分歧

中共一年一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于12月19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根据该会议最后发布的公报,确定的经济政策和具体部署,几乎毫无新意,维系了“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以及“六稳”等现行政策。

公报中也谈及“对外开放”,并把这列为明年七大重点任务之一,提到要“落实阿根廷中美元首会晤共识,推进中美经贸磋商”,但没有进一步的表述。

今年1月24日,中共副总理刘鹤在出席达沃斯论坛时表示,“中共在改革开放40周年时,将推出新的、力度更大的改革开放举措。”“我可以非常负责地向各位报告,可能我们的有些措施将超出国际社会的预期。”

12月18日,中共“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在北京举行。会议并没有推出新的改革举措,与之相反,中共高层在会议上表态,“……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为何刘鹤的承诺没实现?为何在经济如此糟糕的情况下,中共高层还要强硬表态“不改”?这很可能是中共内部斗争激烈,意见分裂的体现。

人大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向松祚就中国经济的未来,提出要税改、政改和国改。就其中的税改时事评论员横河认为,中共特权阶层消费,还有维稳以及对外大撒币等都要靠税收,而税改的核心就是减税,但钱从哪里出?

横河:减税中共就没有特权经费维稳经费

横河12月26日在希望之声电台专栏政论节目中表示,中共这个税应该是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当中最高的之一,但是中国的福利是最低的,跟西方国家比,在财政支出当中比例是最小的,它的财政分配和世界各国差非常大。

美国税收中福利在财政预算当中比例是最高的。中共收的钱到哪儿去了?一个是特权阶层的消费,比如医保,到了什么级别以上就百分之百报销,但老百姓是没有的。特权阶层这个消费,这是合法消费,还不包括贪污腐败的部分。

另一个就是维稳经费,没有一个国家有这么多的,它的维稳经费已经超过军费。另外就是还要大批的对外撒钱,去买朋友、买影响力。税改的第一要务就是要减税,你减了税,这些钱哪里出?因为这里政府没有选票的压力,所以它可以任意扩张。

“2025”加一带一路,两把利器都事与愿违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12月31日在美国之音访谈节目中表示,习近平上台后无非要借助两个利器为自己站台,一是2015年推出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提出要在新能源、人工智能等高新产业上用举国之力,在10内完成产业升级,把中国从制造大国变身成为全球高端产业的制造强国。

美国针对其中的三条提出了批评,一是政府大量补贴;二是对外资进入加以限制和排斥;三是对知识产权的蔑视。这些批评让中国无法否认,毕竟“中国制造2025”的文件中白纸黑字写着要由政府引导,这无疑是不打自招。

今年前五个月,新华社提到2025计划高达140多次,6月以后中国政府一次也不再提到。只有一次是上周外交部发言人陆慷接受日本记者采访时,说“中国制造2025”不是计划、不是政策,而只是规划;中国不是要闭门武装,而是仍然要对外开放,澄清了拒绝和排斥外资的嫌疑。其口气大变。

最近中共还推出和制定了系列规定、法案或者草案,来保护外商投资、保护知识产权,甚至最高法院还设立了保护知识产权法庭等等,明确禁止用行政办法强制转移技术,以保护知识产权,并对盗窃产权予以严厉惩罚。

陆慷的讲话被认为是对这个问题的表态。当然,鉴于中共一贯的言行不一,人们对中共口头表白的诚信度有很大的疑问。因此,中国制造2025这个利器遭遇了很大挫折。

胡平指另一个利器是一带一路战略。

“一带一路”沿线60多个国家中,270个项目遇到麻烦;麻烦项目占所有项目价值的32%。比方说,马来西亚总理8月份宣布取消高铁站的几个旗舰项目就是冰山一角。斯里兰卡则因为一带一路而背上沉重债务,只好把一个港口和周边大片地区租借给中国长达99年,引发国内巨大不满。

此外,在沿途国家承建项目并没有给当地增加多少就业机会,而是绝大多数都使用中国自己的人马,这显然没有实现标榜的利益共享。再说,与这些国家签署的条约很不透明也很不公开,难免招致质疑和非议,也导致腐败滋生,还造成环境破坏和空气污染,一些国家抗议频繁。

印尼、越南、马来西亚和蒙古过去就有过排华事件,现在因为一带一路更加激化矛盾。此外,还有价值观的不同----中国要推进其另类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

总之。一带一路造就了一大批挑战者,日本、俄罗斯、澳大利亚、美国都在采取遏制措施。一带一路沿途的结果都让中共要为全球化提供新版本和互利共赢的初衷最终事与愿违,并招致巨大的质疑声浪。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