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科教 > 正文

中国未追踪参与基因编辑实验的病人 引发西方科学家担忧

过去几年,中国科学家在对人类进行基因编辑的实验上处于领先地位,他们使用一种名为Crispr-Cas9的强大新工具对几十名癌症病人的DNA进行了编辑。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收集的信息显示,一项此类实验已经与DNA被修改的患者失去了联系,这令一些西方科学家感到担忧,他们称应对实验对象进行多年监控。

在另外一个实验中,一名印度患者的癌症病情有所改善,但他患上了心脏病和脑中风。这位已去世病人的家属称,中国医生没有调查其中的原因。

现在这些实验及其他的Crispr实验首次受到中国卫生部门的审查。上个月,中国一项备受争议的基因编辑实验引发国际社会担忧中国在该领域是否有足够的监管和监督举措。

中国三名参与Crispr实验的医生告诉《华尔街日报》,最近几周他们收到了科技部和卫生部的询问,要求上报实验细节。这两个部门均未回覆置评要求。

与美国不同,在中国没有政府部门负责监管这些实验,这意味着不同的实验面临着不同的标准。

这种做法令美国许多医生感到不安,他们担心早期实验的失误可能会让这项有前景的科学发展倒退数年。

通过改写被称为DNA的基因密码,Crispr有望攻克一些难以治愈的疾病。但是治疗过程并非万无一失,可能出现将非目标基因被修改的情况。美国科学家警告称,无法预料的后果可能多年后才会浮现,因此必须长期追踪病人。

Jennifer Doudna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生物化学教授,也是Crispr基因编辑工具的早期研发人员之一,她称,长期追踪治疗对象至关重要,不从医学角度对死亡案例展开调查是无法接受的。

她称:“由于我们尚未完全理解人类基因,对Crispr-Cas技术仍在知识的研究和发现阶段,因此我们需要对病人整个生命周期各种预料之中和预料之外的后果进行监测。”

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共建的Broad Institute的分子生物学家张峰是Crispr另一发明人,他对于《华尔街日报》的发现感到惊讶,他指出,在病人身上开展实验需要有严密的设计和后续流程。

在此之前,一位深圳科学家上月宣布,他使用Crispr工具创造了全球首批基因编辑婴儿。用Crispr修改胚胎基因比修改绝症患者基因更具争议,因为胚胎的任何变化都有可能传给后代,也就是说,一个微小的改变都可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中国政府官员表示,将这种胚胎植入人体是非法的,他们正在对这位科学家展开单独调查。该科学家上月表示,一对经基因改造的艾滋病免疫双胞胎女孩已经出生。

用Crispr修改成年人的DNA在中国或美国并不违法,但美国的科学家更加谨慎。美国早在2012年就部分发明了这项技术,但直到今年才批准了首例Crispr实验。中国已知最早的Crispr实验始于2015年。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是全球最早公开宣布Crispr实验的大学之一,但也花了两年时间才获得大学机构审查委员会、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简称FDA)等机构的批准。在允许该校今年招募病人之前,评审员要求宾大追加实验室测试,还仔细检查了同意书上的措辞。

即便如此,接下来几个月宾大招募病人的工作还是很难开展,因为要求实在太严了。按照FDA对基因治疗实验的建议,宾大准备跟踪患者15年。FDA最近批准了另外两项Crispr实验。

中国方面,医生在征得医院的伦理委员会同意后就可以进行实验。据《华尔街日报》当时报道,截至2018年1月,公开登记的此类实验已有十几项,至少86名晚期癌症患者的基因被编辑。其中多数患者都是通过安徽柯顿生物科技有限公司(Anhui Kedgene Biotechnology Co.)参与治疗的,这家私营初创公司不仅提供Crispr技术,还游说医院开展实验测试这项技术。

据参与这些实验的医生透露,自那时以来更多患者的DNA被修改了,但这些中国Crispr实验的结果都未公布。

据一位知情人士称,安徽柯顿生物科技的一个项目已经与基因被修改的患者失去联系。该公司创始人周敏(Mandy Zhou)表示,一项实验并未按计划完成研究,因此与患者失去联系。她还表示,该实验中没有患者在治疗期间死亡。

安徽柯顿生物科技在安徽省立医院(Anhui Provincial Hospital)进行的另一个项目的开展者王勇称,该项目治疗了18位患者。他表示,许多患者随着癌症加重而死亡。他并未给出具体数字。王勇称,这个月科技部要求他发送一份关于该实验的报告,这是该项目一年多前启动以来中国相关部门首次索要信息。

周敏表示,一些患者的生存期远远超过了他们的预期,没有一例死亡与基因编辑有关。她未回应是基于什么得出这一结论的。

据杭州市肿瘤医院(Hangzhou Cancer Hospital)院长吴式琇称,在另一项安徽柯顿生物科技于今年开展的实验中,21名患者中至少有19人死亡。吴式琇表示,患者的死亡与Crispr的使用无关。他没有提供进一步细节。

一名死亡的男性患者是印度政府官员Sanjit Kumar Samal,他在本国试遍其他治疗方法后来到中国,希望能控制快速加重的食道癌。

据陪Samal接受治疗的他的兄弟称,Samal在首次输入经Crispr编辑的血液后病情改善。这名57岁患者的抗病白细胞被抽出,经Crispr重新编辑,删除了一个会干扰免疫系统抗癌能力的基因,随后被重新注入体内。

Samal的兄弟Ajit Samal称:“在进行第二次注射后,吴式琇跑过来告诉我们结果。”他说,结果显示,90%的肿瘤已经消失;几乎没有什么残留,并称他感觉好多了。他说,这就像一个奇迹。没有人会相信。

六周后,即9月份,Samal在印度去世。据他的兄弟称,印度医生宣布死因为心脏病和脑中风。Samal此前没有已知心脏问题,他本应返回中国进行第三次注射。

吴式琇表示,他已获悉Samal死于心脏病。据他的兄弟称,Samal在印度去世后,吴式琇没有向其家人问及任何医疗结果。

在上述基因编辑婴儿的消息传出之后,吴式琇没有回覆记者的进一步置评请求,其中包括他是否要求获得Samal死亡的医疗数据。在早些时候的采访中,吴式琇表示他曾试图发表自己的研究成果,但一些西方学术期刊拒绝接受。他没有就此详述。

伯克利大学的Doudna博士称,任何临床实验中的任何死亡事故都必须进行全面调查。她说,她担心“基因编辑的鲁莽应用会危及患者安全,损害公众对Crispr技术的接受度,并可能引发一系列负面且永久性的意外后果。”

Samal的家庭并未将责任归咎于上述实验疗法。相反,Samal的兄弟表示,他将建议其他癌症患者寻求同样的治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华尔街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