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民意 > 正文

大学教授和大兴“国宝”的精彩对答

室内拍摄天安门远景

我应召来到学校保卫处107办公室,迎面站起来我熟悉的大兴清源路派出所一个片警,满脸微笑叫我王教授,另一个满脸严肃、目如鹰凖、身着蓝偏黑制服的中年男子也伸出手,自称大兴分局的。想必这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国宝(对国保警察的“昵称”)了。保卫处一位女职员在一旁端茶倒水。

大兴国宝:王教授,我昨天夜里就联系过你,没打通电话,今天一早又打,还是不通。没办法,只好带队到你大兴的家里。你爱人接电话说正在洗澡,我们就在门外等。等她洗好后,不仅不给开门,还要求我们从你家门口退到单元门之外。我们是正常执法,穿着警服,带着执法仪来的,结果她让我们在零下十几度的寒风中熬了整整一小时四十分钟!最终我们还是不得其门而入!

我:我电话里没有任何你呼入的记录,你是专家,请你检查一下我的手机。

大兴国宝:你手机里的确没有显示,但我真的打过好几次,我没打我是孙子。

我:那真的太奇怪了。

大兴国宝:这是一个误会。

我:如果这样的话,你就应该理解我前妻的反应了。她们孤儿寡母的,人畜无害,你们没有正当理由,就通过物业公司开了单元门,直接敲她家的门,她当然感到害怕呀。你们要找的是我,她说了我不住在她那里,而是住中国劳动关系学院里,你们到那里去找,你们还坚持要进去,这不是私闯民宅吗?

大兴国宝:我们是依法入户访问,也不一定进门,说几句话就走,很简单的事。

我:第一,你们不是挨家挨户访问,而是选择性访问;第二,既是访问而不是搜查,就应该征得户主的同意,人家不同意,你就不能硬闯。再说了,这事你不能怪她,是她打电话跟我说了情况,我说不能开门,你要怪就怪我。此外,你们当中有一个胖胖的年轻警察,对我前妻极尽威胁恐吓之能事,明显违反了你们警察正常执法的规定,你们应该有个说法,否则我前妻有权利投诉你们。

大兴国宝:年轻警察觉得自己受了委屈,火气大了点。你知道今天天气有多冷吗?让我们冻了一两个小时!

我:但是我随时准备与你们合作呀,你们哪一次找我我拒绝见面了?

大兴国宝:刚才说了这是误会,电话没打通,我们认定你在你前妻家里。言归正传啊,今天找你核实点事情。你应该知道是什么事情吧?

我:不知道。

大兴国宝:你不可能不知道。你今年多大了?

我:五十五。

大兴国宝:我也五张了。你我头发白了,都别把对方当小孩子。

我:你就直说吧。

大兴国宝:你上次做笔录时告诉我们两个同志,说你的推特号已经转让给别人了。你也太小看我们了吧?告诉你吧,你推特上发的东西,信号发自哪里,来自哪部手机,我们全都知道!这高科技,我真的为咱国家感到自豪!

我:……这个推号的确还在我手上。那个推特我辛辛苦苦做了好几年,好不容易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劳工研究交流平台,一下子要求我注销,那的确舍不得,这个你们应该理解。而且我估计这一阵风过去后,还是会恢复正常的。怎么啦?事情很严重吗?

大兴国宝:很严重!这是我上面大领导的意思,不是我的意思。这个推号必须无条件注销,你抗拒不从的话,后果你自己掂量一下,信不信我能把你的养老金敲掉?

我:我信,我信。但问题在于到推特上说话违反哪条法律了?

大兴国宝:国内有的是正常渠道你不说,偏要跑到国外的网络上去说,参与到境外反华势力的大合唱之中。你这种行为,要在过去说,就是汉奸卖国贼的行为。

我:你这就不对了。第一,没有哪条法律说到推特等国际网络平台说话是违法行为,有的话,你给我看看;第二,几千万人翻墙出去说话,难道他们都是汉奸卖国贼?他们汉了什么奸卖了什么国?小红粉和五毛也翻墙,你本人也翻墙,这算不算违法,算不算汉奸卖国贼?

大兴国宝:我没有说你就是,只是说客观效果是这样。每个公民都应当维护国家的利益,不能给敌对势力可乘之机。你们在推特上说国家这也不好那也不好,那就是给国家脸上抹黑。

我:呵呵,你嘴里说出的每个字儿都带着…那种气味。

大兴国宝:正义的气味!

我:不是,是满嘴权力的味道,强权就是真理的味道。你那么自信啊?你敢说你们警察就一定维护正义了吗?

大兴国宝:当然!国家安定团结繁荣昌盛,有我们警察无私忠诚的奉献。

我:周永康是不是警察?

大兴国宝:他不是。

我:他当然是,还是政法委书记,警察头子。王立军和孟宏伟是不是警察?

大兴国宝:那只是个别人,你不能以偏概全。

我:我当然不会以偏概全。但我们老百姓遇到穿警服的人时,的确难以识别谁是真警察谁是假警察,谁是好警察谁是坏警察。这就需要你们警察依照法定的程序办事,从而证明自己是真的和好的。现实中警察令人失望的情况太多了,比如有一次我遭遇网络诈骗,到你们清源路派出所报案,等了几个小时才做了笔录,一边做一边骂我们愚蠢,做完以后就永远没有回音了。还有多少刑事犯罪没有破啊?你们做好了这些本分事情,老百姓自然会拥戴你们。

大兴国宝:那是分工问题。我只管自己分内的事情。你在推特上不负责任的言论已经造成了很坏的影响。

我:我说的每句话都是掂量过法律依据的,你给我找出我发了哪句话违法了?

大兴国宝:你从来没有发表过攻击党和国家的违法言论吗?

我:没有,有的话你给指出来。

大兴国宝:那你有没有转发过这样的言论。

我:转发的我就不能担保了。不过转发并不等于我就完全同意他说的,也许只是因为我赞成其中的一部分,也许只是想保存其中的某一个事实或故事。

大兴国宝:不管怎么说,你转发了就是站队了,并且扩大影响了,你就是站到党和国家的对立面了。

我:关于党和国家的区别我就不说了,免得引起无谓的争论。我只想指出,你的站队论太狭隘了:凡事表示拥护和赞美的就是爱党爱国的,凡事表示不满和批评的就是反党反国的。难道天天喊万岁就最爱最忠诚了?

大兴国宝:对,天天喊万岁当然就没事了。

我:那林彪天天喊万岁怎么就有事了?不满和批评,反而是一种更深挚的爱和更可靠的真诚,指出国家的问题是为了让国家变得更好。美国有没有问题?日本有没有问题?欧洲国家有没有问题?你看见过没有问题的国家吗?你看见这些国家因为有人批评、有人揭露阴暗面就被治罪的吗?

大兴国宝声色俱厉地说:揭露阴暗面可以通过正当合法渠道,不能到推特上去瞎说。中宣部会负责宣传舆论的,你算老几,你管得着吗?用得着你来说吗?你教好自己的书,写好自己的书,当好你的图书管理员就可以了。

我:(一万匹草泥马在心头奔跑)……算了,我们还是不争论了。老实说,讲道理,你肯定讲不过我。我今天不是跟你来讲道理的,而是来听你执行什么命令的。讲道理,你不行;碰到权力和命令,我不行。你讲不过我,自然会不服气,但面对足以伤害我的力量,我服气。

大兴国宝:好吧,我们正式做一下笔录,大约需要四五十分钟。(片警架起执法仪,开始做记录,前面照例问些个人信息。问到亲属关系时,我说父母已经去世,妻子已经离异,女儿跟妈妈过。大兴国宝再问她们具体情况时,我说可以不回答吗?他说可以)。

大兴国宝中间出去抽过几次烟,进来看看片警的记录,不太满意,片警表示业务不熟悉,不知道怎么问,大兴国宝就接过来自己做笔录了。做完后,给我确认,我觉得还算好,基本上停留在实施层面,没有把批判我的话或我反驳他的话写进去。

我:这就对了,警察应该只管把事实查清楚,至于对错以及是否有罪,应该由法官去判决。所以你不要试图在思想和精神上压倒我,这不仅是你力所不能及的,而且也超出了你的职责范围。

大兴国宝:随便你到哪儿去找判决,到国际法庭去也可以。其实你在微信和WhatsApp写了些什么我都知道。能不能把WhatsApp也注销了?

我:不能。

大兴国宝:为什么?

我:因为我是研究人员,需要关注墙外学术界和媒体界介绍的情况,需要听多方面的意见作出自己的学术结论。

大兴国宝:那你能不能打开WhatsApp让我看看?不敢了吧?

我:那倒不是,而是因为涉及其他人的隐私。如果你硬要逼我的话,我可以把客户端删除了。

大兴国宝:你在这份笔录上签字画押还不行,还要给我写一份保证书。

我:写什么保证书?

大兴国宝:保证马上注销推特,在微信和WhatsApp上不乱说话。

我:做了笔录不就行了吗?不是答应你注销推特号了吗?

大兴国宝:不行,我信不过你王教授。如果你不兑现承诺,到时候我再来找你,拿这份保证书打你的脸!

虽然心中有一万匹草泥马,我还是轻松地说,拿纸笔来。

“保证

我保证在四天内注销推特号@劳工研究,同时不在微信和WhatsApp里说不利于党和国家的言论。

王江松2018年12月8日”

我感觉到心像被刀子一样划过。我承认,我还缺乏足够的勇气,拒绝这种非法和无理的要求。我感到很羞愧。

我和片警走出保卫处后,听到大兴国宝在交代那位保卫处女工作人员不要外传这件事。在办公楼台阶上,他追上来,握着我的手说:“如果今天上午的事情让你前妻和女儿受到惊吓的话,我谨表示个人的歉意。”看上去挺真诚、挺有人情味的。

送他们到警车旁,大兴国宝说了一句,要不要搭顺风车回大兴呀?我迟疑一下说好啊,正好有点事需要处理一下。他说你还来真的呀,我不管他说什么,上了车。车里一股浓烈的烟味。问我抽不抽,我谢绝了。

大兴国宝:你倒好,有车不开,喜欢坐地铁。不过地铁准点儿。你每周都回大兴吗?

我:有事才回。她患有骨髓增殖性肿瘤,俗称血小板升高,是恶性血液病的一种,需要服一种化疗药物控制指标,这种药物带来很多生理上和心理上的副作用,不能受刺激,否则血小板立刻升高,导致头痛目眩耳聋。当时,我受到组织上解除行政职务和解聘教授职务的处分,痛失福利分房机会之后,她被完全击倒了,坚决要求离婚,我不同意,不放心,但羞愧得无地自容,没有理由反驳她。最后她接受我对她尽终身照顾责任的条件后,办理了离婚。这婚离的固然因为我个人的问题,也有一半原因是客观原因造成的。所以今后我的事我承担,你们再也不能去惊吓她了。毕竟现在不是2500多年的商鞅时代了,对吧?

大兴国宝:所以你应该安安稳稳做学问、过日子,不要再给你的前妻和女儿增加负担了啊。

我:我心中的痛跟谁说去?你以为我是吃饱了撑的管闲事吗?

大兴国宝:你工资多少啊?一个月有两三万吧?

我:被处分前,课时津贴多,每月将近有两万。现在按副高最低一档开工资,一个月一万多出一点点。

大兴国宝:那还是比我高啊!我还没有房子,只能租房住。对了,你不是做劳工维权的吗?我们也是劳工啊,我们这样拼命为人民服务,谁来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呀?今天是周末,我还要出警,在寒风中冻了一上午。我家里还有生病的老人需要我照顾呢!

片警:我们警察不受劳动法保护,加班加点是常态、个个身体都有问题。王教授你应该替我们说话才对呀。

我:那得看你们有没有勇气站出来维权了。此外,制度的改变也很重要,欧美国家都有警察工会维护警察权益。

片警:我们也有工会。

我:我们都知道它是干什么的对吧?

大兴国宝:你们知识分子太书呆子气了,国家的改变不是像你们想象的那样。得一步一步来。和我打过交道的比你更牛更有名的人多了去了,都患有不切实际的毛病。有个在两所重点大学得了两个博士学位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教授……

我:也被你成功地制服了是吧?

大兴国宝:他不服不行啊。任何时候都要跟党中央保持一致,这是在中国(注:上午那个胖子警察也是这样对我前妻狂叫:你搞清楚啊!这是在中国,这是在北京!你要跟我玩,那我们就玩到底!你已经涉嫌妨碍了执行公务,我们可以对你实施强制传唤!)

我:我也很想跟党中央保持一致,但我不知道谁是党中央呀。

大兴国宝:这还不简单,明摆着就是习总书记嘛。

我:习总书记是核心不错,但下面的人没准就把经给念歪了对吧?胡锦涛当时也是总书记,结果他却战斗在郭伯雄徐才厚等一大把敌人的心脏里!再往前看看历史吧:陈独秀、瞿秋白、向忠发、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都曾经代表党中央,后来都被废了。最牛的毛泽东,他搞的文革就被作为十年动乱彻底否定了。第二牛的邓小平,现在也有很多人否定他。所以我说,党中央是要跟,但也要保持距离,跟得太近,一不小心可能就掉坑里了。因为党中央自己也不一致,老百姓又如何跟党中央一致呢?党在历史上翻云覆雨,谁跟得上啊?没准你又跟上了一个像周永康那样貌似代表党中央的人咧。

警车风驰电掣,很快就到大兴了。最后大兴国宝冒出了一个终极的、形而上的问题:王教授,你说说,什么叫幸福?

我:我还真不知道什么叫幸福,只知道我现在很痛苦!你认为什么是幸福呢?你不会真的每次制服一个大教授,心里就会涌现出巨大的成就感、满足感和快乐感吧?

大兴国宝:你这是骂人了。我觉得幸福就是丰衣足食、身体健康、家庭和睦。你本来已经得到了这一切,却被你自私地毁坏了,怪不得别人。

我:你说的正是我想说的。这使我产生一种联想,如果你脱掉这身衣服,十有八九也是一个好人。请停车,我到了。但愿我们不再相见。

大兴国宝:好,不说再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KZ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