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李怡:香港有没有希望

——希望

新的一年,有没有新的希望?或者更直接地说,香港有没有希望?

刘德华演唱会因他患流感而取消余下场次,使我想起两个月前,他因声演支持填海的宣传片而引来网民的一片骂声。

宣传片第一句是:“你觉得香港仲有冇希望?有啲人话冇,但我觉得:有。”这一句实际上点明:现在香港的问题是有人觉得没有希望了。这句话点出了现实。

每到过年,所有国家所有地区所有人,都会提出新希望。但希望之为希望,就是因为它是没有根据可以实现的东西。就像买六合彩似的,人人都有希望,但谁都不会认为有把握实现。

因此,鲁迅说:“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希望,希望,用这希望的盾,抗拒那空虚中暗夜的袭来,虽然盾后面也依然是空虚的暗夜。”鲁迅在1925年讲的希望,跟现在香港人的希望很像吧:希望之盾后面依然是暗夜。于是,香港许多人连希望都没有了。

据国际民意调查机构盖洛普的2018年度全球希望指数(Hope Index)报告,香港由去年正10分,直跌至负25分,按年急挫35点,顿成全球最悲观地区的第五位。如果连虚妄的希望都是负数的话,那种无法控制周围环境、无法掌握自己命运的心绪,正反映整个社会在迅速沦亡。

由中共港共支持的基金会说香港有人认为冇希望,尽管只是“有啲人”,也正是社会思潮的风向标,因为即使在绝望中的人,也应该感觉有希望的。

华仔声演的宣传片说:8、90年代的香港,好有冲劲,地方细细,志气远大,好像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之后就说到当前的社会困境,以及这一代的悲观现实。他说,“无限个社会问题会不会嚟自一个基本问题呢?”到此为止,这段话没有差错,问题是他把“基本问题”说成是土地不足,则是大错特错。众所周知的基本问题,是主权转移带来的“无限个社会问题”困厄。不须多说了,21年的经历大家都看到——亲历或不须亲历也知道。

希望是什么?希望就是今天还没有的,期待明天或将来会有。没有希望意味什么?意味再也不期待明天或将来会有。

不过,即使我们对明天不抱希望,但并不是要放弃对明天的要求和坚持。就像我们作为老年人,即使知道时日无多,但还是要为下一代争取更好未来一样。

被评为美国战后最伟大总统之一的列根,有一句名言:“任何事情都可以谈判,除了两件事:我们的自由和未来。”

在历任总统中,列根的学识和智商都不算高,他就任时年龄较大,但他坚定地相信这两件不可谈判不可妥协的事,从而成就了他的伟绩。当时,美国的苏联问题专家的主流看法是:苏联的国力正变得越来越强大,苏联在若干科技领域已超过美国,苏联将长期存在下去。列根却着眼于自由和美国以至自由世界的未来,坚定认为:“我们会赢,他们会输。”

明天,就是未来,是不可以妥协的。我们对明天纵使不抱希望,但不等于要放弃对明天的坚持。明天,就是年轻人的时代,年轻人的世界。因此,在任何情况下,都要站在年轻人一边,他们就是香港的希望。

换句话说,任何排拒、压制年轻人的言行,不管是什么派,都是在扼杀香港的未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