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暖气不热 煤不好使 这个冬天怎么过?

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每年进入12月份之后,供暖问题就成了华北城市居民关心的头等大事。尤其是去年“煤改气”的失利,今年的天然气供应就成了民生和资本市场的双重焦点。

《西安日报》报道,首个供暖日,市政12345热线收到1万件投诉,七千是投诉供暖问题的,供暖之后的8天,5万个投诉工单,也有一半是供暖工单。澎湃视频报道,西安有小区暖气不热,一位老人手持“甩锅高手,制冷标兵”的锦旗和业主一起到物业反映问题。

北方城市无非是市政供暖和小区自备锅炉集中供暖,市政供暖有限价,居民5.8元/月·平方,非居民7.5元/月·平方。自备锅炉的市场定价,通常比过去要高,还会遭遇各种乱收费。过去单位统一供暖的,本来享受着免费的福利,现在转成市场化小区自备锅炉供暖,价格问题就头疼了。

投诉反映的问题,无非是以下几种,“暖气不热”,“暖气不热还这么贵”,“暖气不热物业态度还不好”。去年供暖季结束之前,就有媒体总结冬季西安市政投诉,70%的投诉指向“暖气不热”。2015年有一个媒体测评过西安供暖投诉最多的15个小区,最差的一个小区供暖季最低温度只有7℃。

冷冷

西安今年新实施《集中供热条例》,规定供热室内最低温度不低于18℃,过去这个标准是18±2℃,实际上在执行中就成了16℃。而且还规定供热温度低于18℃的退还热费的20%;供热温度高于或者等于低于16℃的退还50%;低于14℃的全额退还。

西安并不是状况最差的省会城市。

在11月1日就开始供暖的太原,有一个康乐街片区,这个片区始建于70年代,厕所和供暖设施都远不达标。2013年“拆迁市长”耿彦波从大同来到了太原,这些年一直有居民在他的留言板下面反映康乐街片区的问题。

经过了几次征收拆迁之后,这个区域还有85户自建房。本来过去两年的棚改是解决问题的绝佳机会,但是由于入户摸底调查同意率不到70%,所以就没有拆。

根据澎湃新闻的报道,今年冬天康乐街片区所在的迎泽区组织了环保检查办公室,派人把住了片区街道的入口,一块煤也不准运进来。一位居民后来说:

他们三番五次告诉我们不能烧煤,只要煤不拉进来,不管你烧什么他们都不管,只要不烧煤就行。”

所以一到晚上,康乐街片区的居民就把收集到废旧家具,木料纸箱,甚至家中刨开的地板放到炉子里燃烧取暖,整个街区黑烟滚滚,气味扑鼻,空气污染不减反增。

清洁煤从理论上来讲,是一种热值高,污染少,低硫的新型燃煤。但是真正到了华北农民的炉子里,清洁煤成了不耐烧,烧不透,价格贵的代名词。有说法叫,

“散煤封炉子一簸箕到天亮,清洁煤要一簸箕半。”

今年清洁煤的价格普遍在1200元左右,各地的补贴400~600不同,补贴后价格800左右,和散煤价格差距并不大,但是因为用量大,过去一冬天要两吨,现在需要三吨,一个冬天的取暖费就多了1000块钱。这对收入不高的华北农村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最近北青报深度调查了河北保定曲阳“乌龙拘留”的事件,两名农民被行政拘留,32人被训诫,起因就是村民使用去年冬天留下的散煤进行燃烧。烟囱中冒出的黑烟被环保工作组抓了个正着。

如此大的环保督查力度,来自于曲阳县石县长,今年8月份和北京通州区、河北石家庄赵县、山西晋城城区、河南新乡辉县地方领导一道,被生态环境部约谈。

改组之前的环保部大气环境管理司司长刘炳江曾经表示,对暂不具备清洁能源替代的地区,可采取优质煤替换、配套使用节能环保炉具等过渡性措施。长期来看,还是要以电代煤、以气代煤,完成向清洁能源的转型。

今年夏天,国际能源署发布的《天然气市场报告2018》还提出了两个特别“让人不安”的预测:一是中国很快将成为世界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二是未来美国将贡献大量的天然气新增产量和出口增量,成为全球最大产气国。

报告发布的时候,正是中美贸易摩擦正式横眉冷对的时候:川普宣布对中国的500亿商品加征关税后,中方立刻作出了同等的反击,其中清单附件二中包含不少美国的油气能源产品。

但那份名单小心翼翼的避开了LNG(液化天然气)

土库曼斯坦是中国管道天然气进口第一大国,09年中国跟土国签订的协议是每年400亿立方米的供给,13年又签订了每年增供250亿立方米的合同。海关总署数据显示,去年来自土库曼斯坦的进口量占同期管道天然气进口总量的84.6%。

实际上,在土库曼斯坦以各种理由减供前的3个月,《经济日报》才刚刚发过一篇《中土天然气合作:投产以来向国内供气无一日断供》的文章,赞美中土友谊。

但是去年新年前,全国气荒最严重的时候,中石油发过一个《关于再次重申严格执行日制定计划的通知》,里面写道:“目前供气形势持续恶化,中亚管道已经开始间歇输送运行,今日中亚来气由1.2亿方进一步降至0.7亿方,中石油管网面临崩盘危险。”

这里说的“供气形势持续恶化”和“中亚来气下降”,指的主要是土库曼斯坦康采恩自11月开始多次临时性、突发性的违约减供。对方给的理由包括:本国用气量上升,输气设备坏了没钱修等。

这个主要外部气源减少后,国内天然气市场的供应缺口立刻暴露出来。去年陕西、内蒙等地的LNG出厂价一度在一周内每吨暴涨2000多元,全国LNG价格最高时直接飙升到每吨1.2万,逼的发改委不得不出售处罚了一批擅自提价的企业。因为缺口太大,去年部分地区的停供、断暖算是让不少人真正见识了一下“严冬”的厉害。

被卡脖子是非常难受的,土国坑了我们之后,我们跟美国得克萨斯州切尼尔能源公司签署了一份25年的液化石油气进口合同,略解了“燃煤之急”。

这个合同实际上也是川普去年11月 访问中国大陆时带来的礼物之一。但跟美国人买气也不是万无一失的。基本就是前后脚,我们刚跟切尼尔公司签完那份长期购销合同,才过了不到一个月,川普就宣布了加关税的措施。

中国的天然气进口,主要依靠西,北,东三个方向,西部是来自中亚土库曼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的天然气管道,北部是俄罗斯的天然气的管道,东部主要是海运输入的LNG。

中国的能源现状是缺油少气,国内四大主力气田塔里木、长庆、青海、川渝每年的产量都在增长,10年前这些气田的产量是500亿立方米,去年接近1000亿立方米,年增幅超过7%。

听起来增幅不少,但是跟需求增速一比,就太捉襟见肘了。发改委去年的数据显示,天然气消费总量超过2300亿立方米,比上年增加300多亿立方米,增幅达到17%,刷新了历史增量记录。

根据《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我国天然气消费的比重会增加到10%,供应量将达到3600亿立方米,到2030年将再翻一番扩大到6000亿立方米。

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去年全国天然气进口增长超过26%,进口金额有1500多亿,比上一年增长接近45%,其中液化天然气,也就是LNG的进口从2010年的不到50亿立方米,攀升到目前的500亿立方米,年均增幅接近50%,是全球主要天然气进口国家中是最高的。

所以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中国获得的天然气价格不会太便宜,尤其是在冬季需求旺季的时候。

中国现行的暖气供应方式是国家补贴,中石油保证供应,居民按照固定价格缴纳暖气费,这导致无法对旺季天然气价格的波动做出反映。民生、财政、国资出现了一个不可能三角,总有一个要为高气价埋单,但是又没有一方会为高气价全部埋单。

所以高气价时限制价格或者限制供应,城市居民暖气不热,农村烧不起气就成了必然结果。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叁里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