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李克强喊话 央行再放水八千亿 但这次不是钱的问题

1月4日午间,李克强喊话要支持民企、小微企业融资,中共央行晚间即宣布1月将分两次降准1个百分点,预计可以释放8000亿人民币的基础货币,称此举为支持实体经济。有货币专家分析认为,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不是货币政策所能解决的,问题在于中国经济体制性因素的制约,市场缺乏公平竞争,民企受到歧视,在经济周期下行和去杠杆的背景下,民企融资环境加速恶化。

央行全面降准,释放8000亿基础货币。

1月4日午间,李克强喊话要支持民企、小微企业融资,中共央行晚间即宣布1月将分两次降准1个百分点,预计可以释放8000亿人民币的基础货币,称此举为支持实体经济。有货币专家分析认为,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不是货币政策所能解决的,问题在于中国经济体制性因素的制约,市场缺乏公平竞争,民企受到歧视,在经济周期下行和去杠杆的背景下,民企融资环境加速恶化。

中国央行宣布降准1个百分点

1月4日(周五)傍晚,中共央行宣布,决定于2019年1月分两次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2019年1月15日和1月25日分别降准0.5个百分点,同时,2019年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不再续做,也就是回笼这部分资金。

中共央行称,此次降准将释放资金约1.5万亿元人民币,但考虑到央行要对今年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不再续作,净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亿元。

所谓“中期借贷便利”(MLF),是中共央行向金融机构投放基础货币的一种工具,自2016年开始,MLF操作期限是一年。

2018年,中共央行已四次定向降准,此次是一年来首次全面降准。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张明表示,降准的目的一是替代回笼MLF操作的资金,二是向市场注入流动性。

他认为,这轮经济下行不会很快结束,2019年的降准节奏很可能就是一个季度一次,今年以后可能也会比较宽松。

李克强喊话支持民企融资

1月4日,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考察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和建设银行普惠金融部后,在银保监会的座谈会上表示,要加大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进一步采取减税降费措施,运用好全面降准、定向降准工具,支持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

而中共央行当日傍晚即宣布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并在新闻稿中称,此举是为了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体制因素制约民企无法受益于央行放水

但央行放水真能使民企和中小企业受益吗?

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认为,目前民企融资难的问题与货币政策框架和政策利率设计并无太大关系。

马骏表示,2018年以来,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央行适度调整了货币政策操作,银行体系中的流动性已经比较充裕,短期利率开始走低,但实体经济中不少企业,尤其是民营和中小企业,仍然感到资金面很紧。2018年9月前后,许多评级为AA级的民营企业的发债成本比上年同期上升了约300个基点,也有些民营企业从银行根本借不到钱。

马骏说,问题在于目前中国经济的宏观形势和体制。在这种宏观形势和体制下,不论是采用数量型还是价格型货币政策框架,不论用哪个短期利率作为政策利率,不论银行用哪个利率作为定价基准,都会出现民营企业融资难度加大的问题。这是经济周期下行、去杠杆措施的溢出效应以及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非中性竞争体制三个问题叠加所导致的后果。

马骏表示,经济周期对贷款和债券的违约率有重大影响,会导致信用等级迁移。在经济下行过程中,会出现企业倒闭、违约概率上升,企业(借款人)信用风险上升的情况。也就是说,在经济减速的阶段,即使央行降低政策利率,一般也都会出现企业融资成本(贷款利率和债券发行利率)上升的情况。

对于去杠杆措施的溢出效应(或超预期后果),马骏举例说,在清理规范地方政府债务过程中,许多地方政府平台突然无法继续获得融资,许多PPP项目(包括已经启动的项目)被叫停,导致与这些项目相关的企业(如参与PPP项目的民营企业)财务情况突然恶化,违约风险和融资成本大幅上升,有的无法继续取得融资,甚至出现资金链断裂。此外,在落实资管新规的过程中,许多银行表外融资渠道被大幅收窄,银行表内又“接不住”,使得许多长期以来依靠影子银行、表外融资的民营企业突然失去了融资渠道。

马骏认为,竞争非中性问题是体制对民营企业的歧视性做法,民营企业融资的难度比国有企业恶化更快。事实上,在最近一轮经济减速的过程中,大中型国有企业的融资难度和成本没有明显变化,但民营企业融资难度却大幅增加,导致了不少民营企业倒闭、违约,以及被迫与国有企业合资或被国企收购。问题的主要症结在于国有企业有地方政府、中央政府的隐性担保(因此违约风险较低),而且对许多银行业务员来说,贷款给国有企业不必承担“被终生追责”的风险。

对民营企业若不改善中国经济将不断恶化

《华尔街日报》1月3日报道,中共央行实施了九个月的货币宽松政策未能提振对实体经济的放贷,但却成功推动房价和政府债券价格进入泡沫区间。中国货币政策机制的这一扭曲现象对2019年来说不是好兆头。

就算银行开始再次放贷,主要还是面向其他金融机构和政府,而不是真正推动经济增长的民营公司。降准是中共央行近来的主要政策刺激工具。

资金还流入了中国主权债和地方政府债券市场,推动收益率自4月以来下降了0.4个百分点。与此同时,房价也大幅上涨,去年11月较小城市房价同比上涨超过10%,创至少2010年以来的最快涨幅。

报道认为,局面非常糟糕,以至于中共央行在过去两个月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被迫从银行体系吸纳流动性,自10月末至12月中旬暂停常规的每日银行间流动性注入,持续时间之长打破了至少是自2016年以来的纪录。

中国经济正陷入困境。除非政策制定者允许影子银行规模出现有意义的反弹(此前,影子银行是民营企业的一个主要资金来源),或采取举措来改善民营部门获得银行贷款的机会,否则未来一段时间里情况可能不断恶化。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賀景田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