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移民留学 > 正文

原来我已不适应这里:回国一年半,决定重返澳洲

刚过完新年,就接到老朋友小戴的电话,他回澳洲了。

小戴回中国有一年半了,之间联系不多,只知道他回家乡后没多久,就去了香港,之后又听说回到了广州。再见到他,就是今年了。

麦考瑞大学的草坪图片来源:麦考瑞大学网站

一年半后再见小戴,发现他胖了不少。长胖了,这是许多人回国后再回澳洲的共同特点。并不惊讶,惊讶的是当初下定决心,冲破一切阻力要回国的小戴,为什么又回来了,而且还决定在澳洲长住下去?

回国情节由来已久

我是在6年前认识小戴的,当时小戴还在澳洲麦考瑞大学读翻译。小戴读翻译的时候,成绩很好,一直排在年级前三名。毕业后,他又集中复习了2个月,顺利通过了澳洲的NAATI三级翻译考试,拿到了笔译英翻中,中翻英的资格。

自从拿到NAATI证书后,小戴一直嚷嚷着要回国发展。不过由于移民的原因,他决定缓两年在回国。

小戴不喜欢朝九晚五的生活,于是小戴开了一家翻译与英语培训公司。公司发展不错,两年下来已经有200多个学生听过他的课。每次同他在唐人街吃饭,总有学生过来打招呼。

看他生意这么好,朋友们就开始劝他不要回国了,好好将公司经营好。可是,小戴总能找出许多回国的理由。其实,大家都能看得出,小戴一直看好国内人学英语的热情,很希望回国更好地发展。

2010下半年,小戴关了公司,收拾行装回国了。

家乡情况复杂转道广州

小戴本想在家乡广东省中山市开个英语培训公司,一来可以照顾母亲,二来可以在熟悉的地方先“试试水”,哪知现实的情况比小戴料想的要复杂的多。

小戴说:“开培训公司的手续太复杂了,动不动就要请人吃饭,公司没开起来,请人吃饭倒是花了不少钱。”

于是小戴决定到香港,希望在那里能一试身手。小戴的英语好,又有工作经验,很快在香港找到了工作。但由于签证问题,小戴不得不放弃香港的工作,来到广州。小戴很快在一间当地较大的英语培训公司找到了工作。

小戴所在的办公室有六个员工,三名是从澳洲回来的留学生,两名是从美国回来的,还有一名是当地的。很快,小戴就发现仅仅六名员工的办公室也有派系之分——澳洲回国人员是一派;美国回来的是另一派。小戴说,“美国派”在学校混的比“澳洲派”好,因为美国派与老板关系好。

小戴说,留美人员因为受老板宠爱比较霸道。“他们刚开始想刁难我,在好几个学生面前问我,他们认为很难的问题,结果我都应付过去了。”小戴对自己的英语能力一直很自信。

尽管小戴不喜欢公司里的勾心斗角,但小戴还是想再工作一段时间在做打算。没多久,小戴就与其他三名留澳人员成为朋友。“主要是我们有差不多的经历。”小戴说:“这三个人回国有一段时间了,他们说很想念澳洲,不过当时的我还是觉得国内的生活好,而他们却说,如果能回澳洲就回澳洲吧。”

小戴并没有将他们的话放在心上,之后发生的另一件事情,却让小戴有了想法。小戴有个同学在广州,也在开英语培训学校。

小戴说:“刚开始到广州时,他特别热情,每周日都叫我到家去吃饭。我也没有想太多,以为只是朋友吃吃饭而已,没想到他很早就有想拉我入伙的想法了,叫我吃饭只是想先培养感情。”

小戴说这话时有些沮丧,好像被人欺骗了感情。小戴说,如果他一开始就告诉我,我可能会感觉好些。

说到这里,有人反驳他说:“先培养感情,再谈生意不是很好吗?”

小戴说:“我只是把他当同学和朋友,没有当他是生意伙伴,所以很不喜欢他搞的那一套。后来我婉拒了同学的提议,他就再也没有请我吃饭了。”

国内市场大我们变了

小戴轻描淡写地描述了这件事情,但还是能感觉到他有些受伤。小戴说:“我觉得这次回国自己变得比以前脆弱了,如果我一直在国内生活,我不会认为同学的这件事情对我有什么伤害,但是出了国,再回国,看问题的角度和想法就不一样了。”

小戴说,他在国外的生活经历还是比较简单的。小戴大学念完书后,就直接开了自己的公司。在公司,也只是和学生们打交道,没有这么多七七八八的。这些简单的生活经历渐渐地让许多想法也变得简单了。“更重要的,在澳洲生活长了,澳洲人的生活方式和态度也潜意识地影响了我们。”

小戴说:“我并不是说澳洲人简单,只是说澳洲人喜欢简单生活的态度影响了我们。”

在广州做了三个月后,小戴开始厌烦了这种每天都加班,还要看老板脸色行事的工作方式。

小戴开始想念澳洲了,想念澳洲干净空气和晴朗的阳光。他将想法告诉了公司里的澳洲派,他们也一致支持他重新回澳洲的想法。澳洲派认为,国内市场大,可人变了。

小戴叨唠着:“是呀,国内市场大,可我们变了。”

就这样,小戴收拾包裹打道回府——这回,是回澳洲。朋友说,小戴像在外面觅食太久的鸟一样飞累了,现在归巢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移民家园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