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唐风诗话:华为新年贺词 吉凶相向

有人说,这样一个公司,在这样一个历史时刻,站在这样一个国际风波的节骨眼儿上,引用了这样一句诗,尤其诗中还有这样一个极其刺眼的“舟”字,从诗词典故运用的角度来评价,这是一个相当糟糕的语文用典范例。

一名男子于2018年12月10日走过北京的一家华为商店

华为公司轮值董事长郭平发表了2019年新年贺词。最后一段引用了唐朝诗人刘禹锡的名句:“沉舟侧畔千帆过”,颇值得玩味。

原诗如下:

《酬乐天杨州初逢席上见赠》

刘禹锡

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以“诗豪”闻名的刘禹锡,政治上失势,苦苦不得志,历经23年贬谪外放,岁月蹉跎,人生老病。诗人白居易与他邂逅扬州,赠诗表达不平与同情,诗中有“举眼风光长寂寞,满朝官职相蹉跎”,“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大多”等句,认为朝廷同僚大都升迁,只有刘禹锡被丢弃荒蛮,太苦了,太惨了。而刘禹锡在酬答诗中,表现了豁达豪放的性格,以“沉舟”和“病树”自喻:自己宦海沉沦、苦老病死,无所谓了,不必理会我这病入膏肓的朽木,自有后代青春万树,新陈代谢;也不必理会我这行将沉没的破船,自有长江后浪推前浪,任由年轻人千帆飞扬,舍我前行……

回顾了以上典故,再来看一看新年贺词引用的这句“沉舟侧畔千帆过”。那么原诗中与“病树”一道,豁达认命、聊以自喻的“沉舟”,用在华为公司的新年贺词中,所比喻的是谁?是某个人吗?或是某个公司或集团?还是某些更大的人间团体、族群?

有人说,这样一个公司,在这样一个历史时刻,站在这样一个国际风波的节骨眼儿上,引用了这样一句诗,尤其诗中还有这样一个极其刺眼的“舟”字,从诗词典故运用的角度来评价,这是一个相当糟糕的语文用典范例。

然而凡事无绝对,好坏、是非、吉凶,或因人而异,或因时而变。无论是刻意的引经据典,还是无意的口没遮拦,如果一句诗词,将来一语成谶,那么这一句诗词,也许再次成为名句格言,作为新一代典故,再度加载史册。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看中国专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