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民意 > 正文

李濠仲:钱进来 西方年轻人的梦想却更远了

先有在新西兰拥有31处房产,恶名昭彰而被封为“华人炒房之父”(还开班授课教授同胞如何在当地炒房)的罗霍方,继之有澳洲人直呼:“当海外投资者带着大把大把的钱来到澳洲,在一个又一个房屋拍卖会上以高昂的价钱将澳人踢出局后,我们不禁要问,自置居所的伟大澳洲梦出了什么问题?”在身受中国炒房客之害的人眼里,中国人勤劳朴实的形象早已不复存在。

纽约这几年最让一般受薪阶级困扰的居住问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投资客“炒房”而成为受害者。(摄影:李濠仲)

电商巨擘Amazon11月中宣布要把第二总部设在纽约皇后区的长岛市(Long Island City),预计将带来2万多个工作机会。在这之前,长岛市西北方,属于曼哈顿区的罗斯福岛,则被康乃尔大学相中,有意把它全区买下,打造为大学城。

两项消息传出,很快地都成了房地产市场议论焦点。可以想见,除了人口移入,创造新的区域经济外,还有关于房价上涨的预期。两地已然居高不下的房价和租金,再上升个几个百分点,势必又会挤压走支应不了高额住屋条件的居民。当然,过去15年间投入长岛市的开发商和炒房投资客将大大受益。

纽约房价高贵,租赁行情也相当惊人,曼哈顿市中心单人套房今天月租金约莫10万台币,长岛市、罗斯福岛则略减一成,早有诸多中产家庭不堪负荷为此再往东移,及至皇后区东部,亦或干脆搬到距离市中心车程一小时以上,更为东岸的长岛(Long island),以时间(通勤)换取空间(居住)。

这是所谓“人进来、钱进来”之后,必须面对的冲击。但无论Amazon或康乃尔大学的计划,对区域改造至少有可以想见的发展,房价、房租双涨,也会因着其他经济效应减低冲击。

但纽约这几年最让一般受薪阶级困扰的居住问题,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投资客“炒房”而成为受害者。2007年到2014年,美国房市泡沫化,纽约房价下跌,正好吸引中国富商利用机会把纽约当成现金避风港,大量热钱撒向当地买楼、买房。2014年,中国人便首度成为美国纽约曼哈顿公寓最大宗的外国买主。

曼哈顿房价拉高,第二波进场的中国投资客,转而进攻皇后区法拉盛(亦为华裔聚集地),紧接着,法拉盛商铺租金即年年上涨至少3%到5%。肥了投资客,却苦了原本必须靠租店面做生意的店家,又适逢中国新移民涌入高峰,造成法拉盛商家竞争激烈,致使利润下降,纽约生存本已不易,房价一炒高,利润一变薄,小商家营生愈加如履薄冰。

钱进来、人进来,法拉盛房价为之飙高,路上车水马龙,街头招牌林立,每天都像年货大街,大有取代曼哈顿唐人街之势。但和中式炒房法相应而生的,就是出生当地年轻人离拥有自己房子的梦想越来越远,且住房支出水涨船高,压缩生活的其他开销,生活品质大不如前,这也是为什么中国房地产投资客会成为很多城市最不受欢迎外国人的原因。事实上,连中国人(规规矩矩上班赚钱,不炒房过日子的),也对同胞的炒房之举相当反感。

法拉盛房价升了,租金高了,生活品质却下降,于是一票华裔居民再移到皇后区东边的贝赛(Bayside),结果,这几年来,因学区、生活质量具佳的贝赛,房价也大幅上扬。如今,中产阶级贷款三十年才能换得一间房,那些追进的中国投资客一次现款就可以买下一栋房子。

关于对中国客买房的控诉,举世各国早已不是新闻。先有在新西兰拥有31处房产,恶名昭彰而被封为“华人炒房之父”(还开班授课教授同胞如何在当地炒房)的罗霍方,继之有澳洲人直呼:“当海外投资者带着大把大把的钱来到澳洲,在一个又一个房屋拍卖会上以高昂的价钱将澳人踢出局后,我们不禁要问,自置居所的伟大澳洲梦出了什么问题?”在身受中国炒房客之害的人眼里,中国人勤劳朴实的形象早已不复存在。

约莫10年前,中国客炒房重灾区温哥华,就有市长候选人慨言,“由于房价飙升,本地人已经大量迁出,同时阻止了新移民的进入。最后你得到的,已经不是我们曾为之自豪的城市。”

人进来,然后开放陆资投资当地房地产,这条路世界上很多城市都走过;但几年后多数城市的经验都又回到古早父母的叮咛:不要轻易迷恋上一开始就拿着大把钞票追求你的有钱少爷,他不见得真的爱你,往后日子连尊重你恐怕都做不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