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孟晚舟事件后 加拿大认清中共了吗?

华为副董事长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捕后引发的一系列事件,使加拿大人震惊并感觉不可思议,也促使加拿大人进一步认识中共。

去年12月1日,加拿大司法机构应美国要求,按加美引渡条例逮捕了孟晚舟。中共当局第一个使加拿大惊讶的反应,是紧急召见加拿大驻华大使,以面对“严重后果”做威胁,要求加拿大立即放人。

接着是两名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史派弗(Michael Spavor)被中共当局以“危害国家安全”的理由拘捕。问题是,差不多一个月过去了,中共没有对这两人提出具体的指控,也没进一步解释拘捕他们的理由。

加拿大媒体在长时间追踪报导此事件后,开始尝试向读者揭示中共当局的运作机制,指出中共早就为应对这类事件准备了“法律”。

无所不包的法律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在1月5日发表的一篇文章,探讨了中共当局逮捕康明凯和史派弗的“法律依据”。中共政府控制的人大,在2015年以154票对0票(1票弃权)通过了一项颇具争议的“国家安全法”。该法律的应用范围广大,使中共当局可以对各种主题进行国家安全审查,包括政治、军事、经济、金融、文化、技术、核子、环境、宗教等等。

该法律还体现出中共的全球战略,它宣称,互联网空间和外层空间都是其国家安全领域的一部分,海洋深处和极地地区也不例外。

这项立法被中共描述为很重要,但观察人士指出,它只有一般性的条款,缺乏具体细节,这使中共当局对该法律有很大的解释空间。

纽约时报》的一篇报导指出,“在中国的法律学者和分析师表示,这法律可能导致安全机构拥有更多权力,导致法院对违反国家安全的行为采用广泛性的定义。”

CBC的报导称,中共控制的媒体也不否认这一点,新华社的一篇报导写道:“新法律涵盖了中国公共生活的几乎所有方面。因此,这无所不包的国家安全法可以为国家提供广泛的工具,以确保稳定和今后的发展。”

现在,这无所不包的法律被用来对付加拿大,导致康明凯和史派弗被拘捕,还可以在没有控罪的情况下长期羁押他们。

中共官媒报导此事时的解释是,该法律的第59条允许当局对“影响或可能影响”国家安全的“事务和活动”进行国家安全审查。CBC的报导写道,从表面上看,这似乎允许中共当局得出这样的结论:“一个人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可能成为国家安全调查的触发因素”。

显然,这样的立法在加拿大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执法方式也是加拿大人无法接受的。

加拿大感到被“欺压”

威胁加拿大政府去做其不可能做的事(释放孟晚舟),被认为是中共在肆意欺压加拿大。加拿大政府在11天之后,于去年12月21日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中共当局“任意拘留”加拿大人,并要求中共“立即放人”,同时呼吁国际社会支援。包括美国、英国、欧盟及澳洲在内的多国已经公开表态声援加拿大。

面对国际社会的压力及国际媒体的不断追问,中共最高检察院检察长、首席大检察官张军在1月3日的一个新闻会上说,康明凯和史派弗“毫无疑问”违反了法律;“按照中国法律,他们正在被调查阶段。”

美国霍夫斯特拉大学(Hofstra University)法学院研究中国法律制度的古教授(Julian Ku)称,没有控罪,没有任何具体的证据或描述当事人做了什么,“拘留康明凯和史派弗几乎就是教科书中对任意拘留的定义”。

加拿大自由党政府近年来一直希望加深与中国的贸易关系,即使被外界批评对中共抱有过分天真的想法,也没放弃努力。这次的孟晚舟事件,无疑像被当头打了一棒,联邦政府开始指责中共所为。

加拿大外交部长方惠兰(Chrystia Freeland)重复强调,加拿大司法机构逮捕孟晚舟是不可避免的依法行事,没有政治因素,守法“是我们国家之所以伟大的核心基础之一,这是我们民主的核心基础之一”。

方惠兰强调,中共当局是“任意拘留”这两名加拿大人,并要求中共立即放人。

总理特鲁多说,这是使“世界各地的人都极感不安”的案例。

康明凯和史派弗现况堪忧

按目前已披露的消息显示,康明凯和史派弗被单独关押,不能联系律师或家人,他们面对中共特有的审问方式。据路透社最近的报导,康明凯每天被三次询问,并禁止在夜间关灯。他每月只允许有一次领事访问。

据《环球邮报》报导,史派弗在多个社交媒体上的个人账户最近出现异常的启动状态。去年12月19日,研究人员努瓦娜(Tereza Novotna)女士发现史派弗的脸书Messenger账户有几个小时处于启动状态,好像是一个幽灵的东西在跟踪她的屏幕。环邮的报导称,有理由认为,那些重新激活史派弗社交媒体账户的人,是中共当局的调查人员。

据CBC的报导,中共体制下的法律,对于可能违反国家安全法的嫌疑人,可以使用特殊的拘留和审问办法。当局可以将当事人拘留6个月,无需任何正式的控罪。

2014年,加拿大人高凯文(Kevin Garratt)和妻子朱莉娅(Julia Garratt)有过类似的经历。当时加拿大拘捕在美国因工业间谍活动被通缉的中国男子苏斌后不久,高凯文夫妻在中国被以“危害国家安全”拘留。

朱莉娅后来获得保释,但高凯文被关押了两年多,期间不断遭受严刑逼供,直到在2016年9月被驱逐出境。那时,苏斌已被引渡去美国,并在美国认罪。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