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鲜事 > 万花筒 > 正文

这是目前看到的关于尊严的最好回答

不苟且、不应付、不模糊,把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当做与世界呼吸吐纳的接口。这就是尊严的来处!

一个女孩子的专属车站

在日本北海道,有一处名为“上白龙站”的车站,是北海道旅客铁道(JR北海道)石北本线上的一个站,这个车站三年来,每天都只有一位乘客——女高中生原田华奈。

三年前,由于地处偏乡当地人口外移,导致搭乘的旅客锐减,车站营运也逐渐走向年年亏损,日本铁路局决定关闭该车站,但当他们发现还有一位女高中生原田华奈,固定每天必须搭乘这班列车去上学时,他们便做了一个暖心的决定——就是保留该车站。

该站每天只有两班车,停站时刻是原田华奈的上下学时间。每天早上,原田华奈在这里乘车去上学,傍晚时分又回到这里,三年来,她是这个站台唯一的乘客。

3月1日,女孩原田华奈高中毕业了,“上白龙站”也完成了它的使命,3月25日,是这列火车运营的最后一天。

这是发生在日本的一个真实故事。虽然我们很多人对这个东方近邻的情感很复杂,但不得不承认,这个故事很人性化,很有爱,有网友留言:国家怎么对待孩子,孩子将来也怎么对待国家。

不仅仅是对待孩子。有句话是这么说的:社会对待弱者的态度,是衡量社会文明程度的标尺。事实上,每个人在人生某一个特殊时期,也有变成“弱者”的时候。

一个乞丐的专属垃圾桶

在丹麦哥本哈根,所有垃圾箱的高度都只有1.2米,原因是为了让拾荒者更方便拿到垃圾箱里的东西。

事情的起源在于公务员丹尼尔的一次偶遇。

丹尼尔有次在街上看到一个流浪老人正趴在垃圾箱上翻找着什么——垃圾箱太高了,他必须踮起脚尖,把上半身全埋垃圾箱,才能拿到里面的东西。就这样,过了好半天,老人才在垃圾箱里找出两个矿泉水瓶,而他的脸上沾满了脏东西。

看着眼前的场景,丹尼尔一阵心酸。丹尼尔发现,很多拾荒者个子矮小,有的还有残疾,哥本哈根街头的垃圾箱对他们来说,就像一座座高山等待他们去征服。

于是,丹尼尔写了一份关于改造城市垃圾箱的提案,交到了相关部门。他这样写道:

我觉得,搞福利不应该单单是表面的救助行动,而是应该让一些愿意自食其力的人得到应有的尊严。在哥本哈根几条主街上的垃圾箱有1.5米高,我建议把所有垃圾箱的高度都降低30厘米,这样拾荒者就不会为了得到一个瓶子而灰头土脸了。

提案很快得到了上级的批复。一个月后,高度被压缩了30厘米的垃圾箱出现在了哥本哈根街头。设计者别出心裁,不仅仅缩矮了垃圾箱,而且垃圾箱还可以翻转,这样拾荒者就能很方便地捡到里面的“宝贝”了。

最近,这个垃圾桶又有了升级版,哥本哈根市政在街头安装了长得跟一般垃圾桶差不多的回收桶,只允许放置可回收的饮料瓶子和罐子。

这样社会流浪和乞讨人员不需要在每个垃圾桶里翻找而一无所获,大大减轻了他们捡瓶子的难度提高了效率,这种回收桶被称为“尊严回收桶”。

弱者也有尊严,对强者礼让三分,只能叫附和,只有对弱者的尊重,才是真正的尊重!

一个人的车站,一米二的垃圾箱……在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细节里,我们看到了社会对弱势群体的人性关怀。

一个社会是否发达、是否美丽,不仅仅体现在那些富丽堂皇的辉煌建筑中,更体现在这些小细节里……

什么才是职业尊严

有那些事情,让你瞬间明白什么是职业尊严?

来看下面这些例子:

首先举一个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一个例子,去年我和朋友去西班牙的巴塞罗那,由于对当地不熟,我们就找了一个旅游接待,是一个在当地留学的中国男生,他陪我们逛了一天,聊的很开心。

晚上用餐的时我们表示想吃当地海鲜,他就带我们去了一家性价比很高的餐厅,按照我们每个人的口味,花了将近半个小时点满了一桌菜,等菜上来的时候,他起身离开,然后礼貌的说:你们请慢用。

再看看下面这些场景:

01

十年来用同一个保姆。前几天她第一次跟我请假一周。回家之后我发现她给厨房垃圾桶认真套上了七层垃圾袋。这是职业尊严。

02

去年到青海湖旅行,包车认识一个司机。只有小学文化程度,但是每天笔挺的西装衬衫,永远提前十分钟到门口等,车子每天擦座套每天换,车上免费准备垃圾桶矿泉水湿纸巾和睡觉盖的薄毯。自带单反相机一台,默默拍下客人观景时的背影或远景,分别时送给客人。

03

做家具认识一个木匠。生意很大,手工极慢,对于我所想出来的所有省事儿提速的主意都嗤之以鼻。虽然我订的两件东西并不贵重,就相当于“不带钻石的素圈儿戒指”,但是凡事他都亲力亲为,做到极致。

量尺寸的时候他亲自来,为的是“看看你家的壁纸究竟啥颜色,用这个木料合不合适”;送货的时候他也亲自带着徒弟过来,生怕安放得不合适。在家具完工之后,他抚摸着光滑的木头,满眼爱意。

04

在网球俱乐部学球时认识一个网球教练。收费比其他教练稍贵,但是从来不占用学员的时间接打电话、喝水抽烟上厕所,也从不向学员推销会员卡、球拍器材,但客人如果有问题咨询,他有总能给出最专业详尽的解答。

他的理由是:第一,我是教练,不是会籍顾问,也不是销售店员。第二,学员花钱报名来学习网球,充分利用场上时间来实现学员技术水平的最大化提高是教练员的职业道德。

05

之前看了几年前的一部片子,日本寿司之神小野二郎,89岁,全球最年长的米其林三星大厨。尽管需提前一、两个月订位,并且人均消费数百美元(最低消费三万日币),所有吃过二郎寿司的人还是会感叹那是“值得一生等待的寿司”。

小野二郎只从最好的鱼贩子那里买鱼,从最好的虾贩子那里买虾,从最好的米贩子那里买米。从醋米的温度,到腌鱼的时间长短,再到按摩章鱼的力度,都要亲自监督。他会根据性别调整寿司大小,他会精心记住客人的座位顺序,他会根据客人的左撇子习惯调整寿司摆放的位置。

他从头到尾只做寿司,不出售其他食物,让顾客全身心领略寿司之美。握寿司这个简单的动作,他一做就做了60年。

在职业尊严俨然已经成为一种稀缺资源的今天,这些人身上显然散发着一种引而不发、绵绵不绝的力量。

当今社会,即使是在“社会精英”级的人群中,“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者有之、“卖弄风情扮演公知”者有之、“常在河边走主动去湿鞋”者亦有之。可见,职业尊严跟教育程度、社会地位甚至眼界都没有必然联系。

我深深地迷恋每一个人全情投入于自己手艺时的样子,无关这手艺是写代码还是扫大街。不为任何人,自己就是最大的理由。不苟且、不应付、不模糊,把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当做与世界呼吸吐纳的接口。

这就是尊严的来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丽 来源:自由新青年V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万花筒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