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盗窃复制与替代 华为“崛起” 巨大阴影下的美国公司

华为踩着美国公司肩膀打造起电信帝国,反过来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作为世界头号通信设备制造商的中国华为公司,一直因为模糊不清的身份与政府背景而饱受争议。美国议员指控华为是披着电信企业面纱的中共间谍机构,而越来越多的证据也显示,华为被美国列为重大的国安威胁并非是安全部门杯弓蛇影的结果。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实是,翻查华为最初“崛起”的历史,会发现盗窃及复制思科、IBM等美国大公司的技术和管理模式,才是华为能够建造如此庞大商业帝国的最重要助推器。

1.盗窃思科技术起家

1987年,刚刚从中共军队退伍的任正非在深圳创办了华为公司,凭借其岳父四川省副省长孟东波的势力,以及来自中共国安部的支持,在中共西南军区取得程控交换机市场,奠定了华为“电信帝国”的基础。

从2000年起,华为全程参与了中共“防火墙”和金盾工程的打造过程。伴随着这一庞大互联网监控工程的推进,华为也逐步占据全国市场,成长为中国第一大电信企业。

华为在中国市场大举扩张的过程中,也逐步地将其外国竞争对手排挤出中国大陆,其中包括美国电信巨头思科。

诸多证据(注1,2,3)显示,思科当年也曾助纣为虐,与华为一起与中共官方合作,协助设计和完善金盾工程,帮助中共监控打压中国民众,重点是法轮功学员。2011年,总部设在华盛顿的“人权法律基金会”(Human Rights Law Foundation)曾代表十一名中国公民,将思科告上法庭,指控其助纣为虐,为中共量身定做打造产品,监控法轮功学员。

尽管如此,思科并未得到他们想像中的庞大的中国市场。在思科与华为合作过程中,华为依赖中共政府的支持,用隐蔽的手段盗窃并复制了思科的技术和设备,而最终的结果,是思科拱手让出了中国电信市场的垄断地位。

2002年,思科在全球数据通信领域市场占有率达70%,也占据着中国路由器和交换机市场的最大份额。而当时,华为也在这一领域迅速“崛起”,成为思科在中国大陆的最大竞争对手。

就在这一年,华为总裁任正非提出“雄赳赳、气昂昂,跨过太平洋”,成立了华为美国公司,开始进军美国。当年6月,华为在美国亚特兰大的电信设备展上首次亮相,其展示的数据产品,性能与思科产品相当,但价格却比其低20%到50%。依靠价格优势,华为抢夺了思科在美国的相当一部分市场份额。

当时华为在美国主流媒体上刊登的广告,其背景图案就是旧金山的金门大桥,而思科公司的标志也是金门大桥。华为的广告词说得更为直白:“它们(华为和思科产品)惟一的不同就是价格”。

事实上也却是如此。思科发现,华为推出的路由器交换机,几乎完全照抄了思科的技术。

2003年1月23日,思科在美国德州正式起诉华为及其美国分公司,指控其非法复制和盗用思科的IOS软件,包括源代码,抄袭思科文档和其他受版权保护的材料,并侵犯思科专利。

思科方面称,华为非法复制了思科IOS源代码,并将该技术纳入华为Quidway路由器和交换机的操作系统中,甚至其中许多文本字符串、文件名、甚至编程错误都与思科IOS源代码完全相同。华为抄袭的代码中,还包括一些思科并未在完成的产品上运用的测试代码。

图为华为Quidway路由器示意图。(网络图片)

思科还指控,华为大量复制思科受版权保护的技术文档,华为Quidway路由器和交换机的用户手册甚至整段整段地照抄思科用户手册的全部内容。

此外,思科指责华为违法复制了思科的CLI命令行界面和相应的屏幕显示。CLI属于思科的发明,用来进行路由器的管理和监控,直到今天仍在业界广为运用。

最后,思科指控华为的Quidway路由器和交换机,侵犯至少五项与专有路由协议相关的思科专利,其中一项“增强内部网关路由协议”属于思科路由器专用协议。

当年3月,华为一名前员工向法庭作证,华为路由器和思科路由器连“程序上的瑕疵”都相同。

思科同华为的诉讼为时一年多时间,其中绝大部分指控证据确凿,无可抵赖。法院在诉讼开始后,很快批准了思科在全球禁止销售华为Quidway路由器的请求。

华为最初否认侵权,但最终也承认复制了思科的代码,并辩称是一名华为员工1999年从一名到华为申请工作的中国人手中获得了思科程序代码,并将其“合并”到华为程序中,但当时“并不知道”这些代码受版权保护。

这起诉讼案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自此之后,许多美国公司为防备中国人盗窃技术,其中国分公司对雇佣的中国程序员百般防范,在美国的华人工程师也被迅速边缘化。

2004年7月29日,思科和华为达成和解协议。华为答应停止生产Quidway系列的路由器和交换机,停止使用思科专用的CLI语言界面,用户手册以及删除有争议的源代码。思科也放弃了诉讼。

其间,思科还曾两次要求延迟诉讼。据英国《金融时报》2003年3月14日报导,思科拒绝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就华为涉嫌盗窃其商业机密展开刑事调查。

对于思科为何最终在全胜的势态下选择和解,业界人士认为,当时思科还想保住中国市场,因此不得不在中共官方压力下妥协。

不过,思科的退让并没有换来华为的手软。华为毫不留情继续加紧排挤思科,争夺分销商和市场份额。由于华为背后有中共政府提供强大财力支持,思科也在与华为的价格竞争中落入劣势,净利润逐年下降。尽管华为一直否认自己与政府的关系,但华为自己发布的2012年年报中,曾经“不小心”公布过接受政府补助的事实,当年的补贴数额高达7.5亿元。

思科放弃对华为的诉讼,并没有换来华为手软。(网络图片)

2011年,思科开始大量裁员,股价下跌。2014年,业绩继续下降。而华为则逐步取代思科,不但占据了中国市场最大份额,也成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厂商。

2014年2月7日,陆媒前瞻网引述华为内部消息称,华为总裁任正非“已经对内发布全面战争动员,全球绞杀思科。”

2.中共“弯道超车”的践行者

如今,强制转移技术已成为美中贸易战中美方关注的重点之一。

事实上,“以市场换技术”是中共前党魁邓小平在所谓“改革开放”之初就定下的策略。其操作流程是,首先用中国市场引来外国高科技产业,并通过威逼利诱不择手段地获取其尖端技术,再利用夺取的技术培植中国企业,然后将外国企业排挤出中国大陆,并逐步进军海外,寻求最终垄断全球市场。

而中共培植的中国公司击垮外国同行的“杀手锏”,包括在中国大陆实施的中共“官僚手段”,以及政府巨额补贴支撑下的对外低价倾销。

2013年1月,欧盟贸易委员德·古赫特(KarelDeGucht)曾表示,欧盟已经掌握了华为和中兴接受中共政府大量补贴、对欧盟低价倾销设备的确凿证据,要求华为和中兴向欧盟供应商让出30%的电信市场份额,以换取欧盟放弃对其展开反补贴调查。

这套操作流程,就是中共所谓“弯道超车”的手段之一。华为和思科之争,就是这种策略的一个缩影。这也是华为当初敢于明目张胆盗窃思科技术的底气来源。

华为借“弯道超车”起家,遭其盗窃技术的美国公司,当然不只思科一家。早在2000年,华为与美国企业开始合作之初,美国企业就发生重要数据线被盗的事件,还引发了多起诉讼案。

2003年,思科控告华为窃取其路由器程序代码,是最早引起关注的案例。其后,2004年的芝加哥贸易展上,一位华为员工因拍摄竞争对手的产品而被捕。

2008年,摩托罗拉(Motorola)控告华为过去十年与摩托罗拉离职员工共谋,窃取摩托罗拉手机网络设备等商业机密。

随着更多类似案例的出现,美国政府开始对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及其周边亲信实施秘密调查和监视。美国调查报告显示,华为和中共军方关系密切,还和中共国安部关联紧密,华为首任董事长孙亚芳就是在国安部安排下加入华为。这也是美国政府将华为列为国安威胁的最初起因。

今年1月6日,《大纪元》发表署名王尚一的文章总结,华为的基本运营模式可以总结为:华为=血汗工厂(低利润率)+中共体制敢死队(为中共偷抢技术疯狂扩张)+庞氏骗局(内部虚拟股份)。

文章说,中共早期主要执行“进口替代”的战略。华为作为其中代表,通过抄袭和盗版侵权,主要仿制思科的产品。华为随后降低电话交换机价格,挤走思科,帮助体制实现“进口替代”,节约大量外汇,并让中共体制官员分肥。

文章又指,华为所代表的“进口替代”,是中国IT行业起家和发展的基础。当时,中共积极支持中国IT业对西方IT业巨头的盗版复制,然后将国际IT巨头挤出中国市场,让中国本土IT业占据统治地位,成功实现局域网。新浪、网易和搜狐等门户网站,百度、淘宝、腾讯和微信、新浪博客和微博、各网络游戏网站等网络企业,均是以此方式建立和发展。

在完成“进口替代”后,华为又利用血汗工厂产品对外倾销,并在发达国家进行大规模的技术收购和偷盗,试图替中共垄断全球市场。

前加拿大北电网络公司(Nortel Networks),是被华为挤跨的另一个典型例子。北电一度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但2001年后业绩持续下滑,于2009年申请破产。北电开始由辉煌走向衰败的2000年,也正是华为在全球迅速“崛起”的一年。北电破产后,许多前北电的客户,包括加拿大最大的电信公司BCE公司,开始转用华为的产品。

图为渥太华前北电园区。

2012年10月,CBC引述前北电高级系统安全顾问希尔兹(Brian Shields)表示,在北电2009年破产前,华为花了10年时间入侵北电网络系统,窃取信息,以获取能够与北电在世界市场上竞争的能力。

2012年3月,希尔兹通过《华尔街日报》和《金融邮报》披露,早在2008年时,他就在北电CEO麦克•扎菲罗夫斯基(Mike Zafirovski)的电脑上发现黑客入侵的痕迹,并通过专家追踪到了来自北京的黑客的大量信息。

这位专家和希尔兹未能提供这些黑客与其背后赞助者之间关系的直接证据。但是希尔兹通过分析各种信息确信,中共政府以华为公司的名义参与其中。

3.复制IBM管理模式

国际商业机器股份有限公司(IBM)是美国一家著名的跨国科技公司及咨询公司,为全球企业提供技术服务、业务服务、系统和技术、软件、全球融资和研发。

在华为从一家“中国小作坊”向跨国公司演变的过程中,IBM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2013年11月25日,任正非在巴黎对《世界报》记者表示,“我们的老师主要是IBM。”(网络图片)

1998年8月,华为开始与IBM合作“IT策略与规划”的咨询项目。当时华为正面临由电信设备制造商向电信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和服务提供商转型,而为企业提供IT整体解决方案的咨询服务,也是IBM时任总裁郭士纳看重的收入增长点。华为总裁任正非决定投入20亿人民币,全盘复制IBM的管理体系。

双方签署的咨询项目,包括华为未来3~5年向跨国企业转型所需的IPD(集成产品开发)、ISC(集成供应链)、IT系统重整、财务四统一等8个管理项目。

据多家陆媒介绍,IBM先后向华为派出多达300名顾问,都是在IBM作过研发项目的资深经理,手把手地向华为的项目经理传授管理经验。

在项目落地阶段,IBM为华为提供全程辅导。每个重要项目均派驻一个顾问团队,其它一般项目也都派出常驻顾问,随时解决华为遇到的问题。

2003年至2005年,亦即华为和IBM合作项目实施5年之后,华为开始跻身全球电信设备市场的主要提供商之一。

其中,IBM向华为传授的管理模式中,包括其多年总结并行之有效的产品开发模式——集成产品开发(IPD)。华为引进IPD后,取得了巨大成功,极大地降低了产品研发费用,缩短了产品上市时间,提升了产品质量,并最终提高了产品的盈利能力。

2012年10月10日,网易财经引述《华尔街日报》报导称,华为负责美国市场的高级副总裁丁少华表示,IBM对华为的成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没有IBM,就不可能有今天的华为。

而IBM拒绝详细说明与华为的关系,只说IBM曾为世界成千上万的客户提供过咨询服务。

报导引述华为高管说法和公开文件指,IBM向华为传授了西方管理技术,并将自己的技术与华为的产品打包,帮助华为从本土角色成长为国际化企业巨头。IBM的咨询师从1990年代起就跟华为合作,目前仍继续在后者的重要行动中为它提供帮助。

2000年9月,两家公司公布了联合开发网络设备的计划,以加快华为高性能网络通讯系统的推出。根据协议,IBM为华为的路由器和光纤传输系统提供电脑芯片和其它成熟的技术。

2010年,华为称正与IBM和埃森哲合作,联手设计一个为电信提供商管理网络的外包业务流程。2011年,IBM为华为向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领域拓展提供咨询,该业务约占华为当年收入的五分之一。2012年2月,华为宣布与IBM全球企业咨询服务部在中国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西班牙电信运营商Telefonica SA前高管希利(Trevor Healy)说,华为利用西方公司的现代管理技术,将美国政府置于一个尴尬的处境之中。

在美国政府不断强调华为威胁的背景下,日前又传出美国微软公司与华为合作的消息。

今年9月5日,台湾钜亨网引述外媒 The Information报导称,知情人士透露,微软正在与华为商讨合作事宜,考虑在中国的数据中心使用华为的 AI芯片。该消息令AI芯片龙头英伟达(Nvidia)的股价走跌1.86%。

不过,据《IT之家》10月10日消息,在当日的华为全链接2018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否认与微软有芯片合作。他表示,华为与微软是有接触,但微软的中国数据中心并没有使用华为的AI芯片,因为华为并不单独销售芯片。

4.替中共获取美国情报

在借助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的技术和管理模式发展壮大之后,华为不但帮助中共监控镇压本国民众,还利用输出的电信设备和技术在海外从事间谍活动,反过来将矛头指向美国和其盟国的政府情报与先进技术。

近年来,华为出口的路由器和手机等设备,多次被揭带有各种软件后门或间谍芯片,用来收集个人用户甚至政府部门、科技公司的信息。

被指威胁国家安全,华为在海外的5G推广遭遇多国抵制。

去年,美国和多个盟友已经明令禁止政府部门使用华为设备,并在未来5G网络建设中排除华为技术和设备。

十几年来,随着美国政府对华为的深度调查,其中共军方和国安背景已经广为人知。日前,又曝出华为和中兴通过日本公司替中共军方获取美军敏感技术的内幕。

去年12月,英文《大纪元》独家报导,一名美国军方情报官员透露,五角大楼委托在北卡罗莱纳州的日本公司住友电工光波公司开发下一代光纤电缆。住友公司在完成开发后,开始向私营公司出售技术,包括通过其北京办事处,将这项技术出售给华为和中兴。之后不久,中共军队就获得了这项技术。

高速传输大量信息的光纤技术属于一种“双重用途”技术,即可用民间和军事领域。对于军队来说,光纤可以在船舶、喷气式飞机和其它系统中传输大量数据,实战中的胜败取决于这些系统的速度。

国际评估和战略中心(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and Strategy Center)高级研究员理乍得•费舍尔(Richard Fisher)表示,“华为和中兴通讯是受中共统治的爪牙,我们应该以各种可能的方式对抗它们。”

注:

1.金盾工程迫害中国人高科技巨头助纣为虐

2.新证据:思科高层助中共监控法轮功学员

3.专访吴弘达:思科公司与金盾工程的关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新唐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