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投书 > 正文

苦胆:向神叫板的丑类(图)

——又一例“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深圳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贺建奎

中(共)国的大陆,是一个创造“人间奇迹”的地方,并且不时地引起世人的震惊和忿詈。

2009年11月,国际社会的两位正义之士——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与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推出了根据他们持续追踪数年搜集、整理而成的调查报告《血腥的器官摘取》一书,他们称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眼下,邪恶的魔爪不仅伸向活体器官,而且伸向了胚胎基因。

2018年11月26日,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对外公开宣布: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这一对双胞胎名叫露露和娜娜(贺说实验共有7对夫妇参与,露露及娜娜是实验中第一对诞下的婴儿。而据大陆媒体披露,负责该项目的贺建奎团队,涉及400个人类胚胎的实验)。天哪,经过基因改造的非自然人已经面世了!叫人类猝不及防。

这个带有爆炸性的消息一发布,立时引起轩然大波,遭到全球舆论的声讨,中外科学家、媒体人等各界人士纷纷质疑、谴责这种违反人类道德伦理的行径,而且深度忧虑,“担心这将改变人类自己,担心人这个物种以后不成其为人”。

事实上,对于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好些国家在早于中(共)国做这个手术之前就都已经掌握,也都能做。可是人家有良知,有道德,不愿突破科学伦理底线。于是,贺建奎率其团队奉命而上,为中共争夺“科技第一”的野心而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趁机为抢头功乃至得诺奖而利令智昏地冲锋陷阵。

近日多家媒体起底:贺建奎是中共通过“千人计划”从美国挖回来的“尖端人才”,其基因编辑项目获得南方科技大学和深圳科技创新委员会的经费支持。毋庸置疑,基因工程在中国大陆只能是党国项目,而不可能是任何个人的小试验。至于贺建奎们的这个实验,不排除有个别无良外国科学家参与,但是他们的这个团队,则显然是中共的“科研别动队”。现居台湾的前上海某大学理学教授草祭11月29日在推特上点出,“基因编辑婴儿”实验,是由中共上层推动,南科大负责实施,贺建奎具体执行的一项秘密计划。他从五个方面做了分析(从略),以证明“基因编辑婴儿”是中共推动的研究项目。

其实,从中(共)国的“第十三个五年计划”这种官样文章中,也不难看出它“抢占未来制高点”的一点蛛丝马迹:“推进基因库、细胞库等基础平台建设”,“加强前瞻布局”于“生命科学、核技术等领域”,“加速推动基因组学等生物技术大规模应用”,等等。你能说贺建奎所干的“胚胎基因改造”这个活儿,跟上述“推进”“推动”“加强”“加速”没有关联?现在,事情闹大了,问题严重了,党国的相关单位、相关部门争先恐后地与贺建奎切割,一番假撇清,就能脱掉干系?

细思极恐。有史以来,东西方文化都认为,是神创造了人。人类的生殖繁衍,基因的代代相传,均有其自然规律、自然法则。现今倒好,有这样一帮“科学家”,利用“基因编辑”这项生物技术,改造起胚胎基因,在分子层面修改生命密码,逆天而行地擅自造人了,而且已经造出来了!这个口子一开,将来,有权有势有钱的人可以自作主张、随心所欲地定制人、订做人了……这还得了吗?再说,如果受精卵由基因变异的生殖细胞参与形成,那是会遗传给下一代的。而那两个女婴也要长大成人,也要结婚生孩子,而孩子的孩子,孩子的孩子的孩子……后果不堪设想。这是人类史无前例的人造人,天理难容啊!在中(共)国发生的这个向神叫板的疯狂举动,打开了人类自毁的大门。国已不国,人将非人。这还不令人恐惧吗?!

之前,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犯下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而今,它竟伤天害理地改造人体胚胎基因,迈出了使人类这个物种变异、贻患于未来的可怕的一步。这又是一例“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天欲其亡,必令其狂。中共丑类们如此亵渎神明,实乃利令智昏,发疯了?这是末路狂奔,这是作死的节奏。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阿波罗网来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投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