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夏闻: 华为能可信?只需看树下的苹果

华为公司去年底因孟晚舟被拘事件而处于风口浪尖,同时众多国家因国家安全问题开始抵制华为设备。

这是华为公司从没面对过的大变局,作为对策,华为总裁任正非发出的2019-001号总裁办电邮的题目就是:《全面提升软件工程能力与实践,打造可信的高质量产品——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这封信不止是发给全体员工,几乎所有大陆媒体都转载或报导了这封信。

在这封两千多字的信中,任正非说:“可信将成为客户愿买、敢买和政府接受、信任华为的基本条件。”“公司已经明确,把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作为公司的最高纲领。”“我希望全体员工、特别是软件工程师们主动参与进来,从自己做起,踏踏实实,共同打造可信的高质量产品。”“公司初始投入20亿美元,计划用5年时间,在ICT基础设施领域实现为客户打造可信的高质量产品的目标。”

但是华为和任正非的这一番举措能否奏效,重获其他国家的信任呢?

可信并不是技术手段问题,而是有无黑手问题

任正非在这封信中谈到的几乎全是技术问题,里面的热词是工程师、代码,各级员工、管理者、软件、安全技术等。

但是华为公司设备在安全方面的具体技术问题,并不是其他国家抵制华为的原因。这些国家忧虑的是,华为公司背后的那只黑手。

BBC报道引述消息人士说,加拿大,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组成的“五眼情报联盟”,这几个国家的情报部门负责人强调说,他们国家不能依赖华为提供的5G技术,因为华为公司和中国政府关系密切。根据中国法律,中国公司在被要求下必须同中国情报部门合作。

逻辑很简单,只要中共国安部门要求华为公司在设备里植入后门,华为没有任何能力拒绝。在这种情况下,华为的技术手段越强大,就只会让后门越难以被检测到,华为设备就越具隐蔽性和破坏性。

一个公司的可信任水平,取决于是否受控于政府

美国的苹果、谷歌等IT巨头之所以没有被他国政府抵制,是因为他们的背后没有能控制他们的、无底线的政府。仅举两个例子。

先说苹果:2015年12月2日,美国加州圣贝纳迪诺市(San Bernardino,California)发生枪击事件,造成14人死亡,至少22人受重伤。两名极端伊斯兰恐怖分子在随后与警察交火中被击毙。

美国政府要求苹果公司解锁凶犯留下的苹果手机,以调查是否还有同谋和枪击案背景。为此奥巴马总统的顶级情报助理亲自飞到硅谷面见苹果总裁库克。但是库克拒绝了。

在奥巴马政府律师和苹果公司两个多月的讨论未能达成共识后,2016年2月16日,加州中部地区联邦地方法院法官命令苹果公司解锁该手机。随后库克发出了1100字的长信给所有苹果客户,在信中,库克表明,美国政府要求苹果公司开发出一种有后门的操作系统,装在凶手的手机上,从而能够解锁该手机。尽管美国政府只是为了解锁这一部手机,但这种操作系统一旦开发出来,就有可能被用来解锁其他的苹果手机。

苹果公司和FBI随后进行了一个月的法庭战,直到FBI花了130万美元雇佣第三方解密公司,才终于找到了解锁该手机的办法。

再说谷歌:2017年9月,谷歌公司与美国军方签订了18个月的合同,允许国防部采用谷歌的人工智能技术分析无人机拍摄的录像。但在2018年6月,谷歌公司宣布不会再和美国军方续签合同,原因是很多谷歌员工抗议人工智能技术用于军事领域。虽然谷歌的这一举动在美国国内遭到众多批评,但美国政府却无法强制谷歌改变立场。

而在美国政府面前如此强硬的苹果、谷歌在中共政府面前,却不得不服软。

去年2月28日起,苹果公司把所有中国大陆客户的iCloud服务,转由大陆本土的“云上贵州”负责运营。本质上是把所有的苹果国内客户的iCloud数据(包括照片、视频、文稿和备份等)都交给了中共政府。

而谷歌公司为重返大陆市场,也在2018年8月1日被美国网络媒体The Intercept曝出正在实施蜻蜓计划,谷歌从2017年初秘密打造一个定制版的搜索引擎与Google服务给中国的使用者。中共政府可以查看蜻蜓计划中数据库的内容,并且以此过滤字词与建立黑名单。

苹果和谷歌在对待客户隐私、信息安全问题上,在中国和美国的表现迥异,原因就是因为中共政府要控制信息、窃取信息。而在这个政府绝对控制之下的华为公司,再怎么谈技术细节,又有何用,又如何取得世界信任呢?

苹果落地,不会掉落到离苹果树远的地方

英文中有一句谚语:苹果落地,不会掉落到离苹果树远的地方(The apple doesn't fall far from the tree)。华为再怎么谈技术细节,它仍然是那个环境的产物,仍然会受中共政府控制。而且这是一个谋求全方位控制,热衷黑箱操作,没有底线的极权政府,世界不会看不到。

华为要想得到世界信任,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把公司迁到美国或其他自由国家,这样华为可以真的独立运作,不受政府控制。

另一个办法,就是象苹果、谷歌在美国对待美国政府那样,敢于在中共政府压力前不退缩,公开发声谴责政府的某些做法,同时退出为中共政府打造网络防火墙,不再为监控民众的政府工程效力等。

如果做不到这些,任正非再怎么谈在技术上提高华为设备的可信度,都只能在表面上增添一些谈资,不会改变越来越多国家抵制华为的实质原因。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