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分析:缓解美中贸易战 三大分歧为何难弥合

周三(1月9日),美中第五轮副部长级贸易谈判结束,各界分析说,双方在贸易紧张关系解冻上有一些进展,但仍存在三大分歧难以弥合。未来关注点是下一步的高层谈判。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于美东时间周三上午发表声明称,北京承诺大量采购美国商品,且任何协议需能够核查和执行。声明还表示,将上报白宫,接受采取下一步行动的指示。

一些外部观察人士表示,本次谈判在解决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在多个方面仍存在很大分歧。且因会谈不是部长级会议,若达成一项有意义的协议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次会谈同时聚焦在中方承诺自美国购买大量农业、能源、工业、其它产品,以及服务。美国官员也转达了川普总统对全力解决持续的贸易逆差,以及中方结构性问题的承诺,涉及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为商业目的网络入侵和网络盗窃商业秘密、服务等。

在美中贸易争端中,在知识产权盗窃和强制技术转让,市场准入,以及中国制造2025等三个方面的分歧料难弥合。

1.知识产权和强制技术转让

美国一直指责中共从美国公司窃取知识产权,迫使美国公司将技术转让给中国企业。美国公司表示,中共司法机构存在偏见,在公司间纠纷中,一直做出有利于中国公司的判决。

华尔街日报》去年9月刊文,曝光中共强迫外国公司技术转让的策略,包括向合资企业的美国合作伙伴施加压力,要求放弃技术;利用当地法院,使美国公司的专利和许可安排无效;派遣反垄断和其他调查人员;以及让专家成为监管小组成员,再将商业秘密传给美国公司在中国的竞争对手。

美国去年3月向WTO控告中共,指其歧视性的技术规定违反WTO《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协定)的规定。欧盟则是在同年6月及12月向WTO控告中共强制技术转让及限制外资的规定,不符合中共当初的入世承诺。

中共则拒绝承认这些指控。

中方回应和专家分析

为了做出让步,北京宣布成立一个知识产权法院,且正在起草一项法律。中方表示,此举将使其官员更难以要求外国公司将技术转让给中国公司。

但是,专家表示,中国司法机构是处于共产党控制之下,法律决策也是按照中共希望的决定走,特别在涉及中共国有企业时。

中共政府去年12月26日公布《外商投资法》中英文草案、纳入“不得强制转让技术”等规定,并开始公开征求意见。部分专家质疑北京此举是“纸上谈兵”,且存在大漏洞。

美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中国研究副主任肯尼迪(Scott Kennedy)随后发文分析草案存在漏洞。他说:“第一,这意味着将存在一个新的未指明的(中共)外国投资安全审查制度;第二,中国(中共)有权对任何拒绝中国投资的国家采取互惠措施;第三,金融投资服务会受(中共)其它法律的约束。

他补充说:“还有一个隐藏的大漏洞:草案中没有提及任何对国内、国外公司在中国并购审查过程中的平等待遇问题,而这是(中共当局)主要用来反对外国公司的做法,同时很少适用于中共国有企业。”

该草案“第六章附则”部分的第三十七条规定,“任何国家或者地区在投资方面对中国采取歧视性的禁止、限制或者其它类似措施的,中国(中共)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对该国家或地区采取相应的措施。”

肯尼迪表示,美国谈判代表需要推动补上这些漏洞。

位于西雅图的哈里斯‧布里肯律师事务所(Harris Bricken)合伙人哈里斯(Dan Harris)也告诉路透社,从中共过去几十年的行为,可以推测这个草案有关不准强制技术转让的规定只是“纸上谈兵”,在现实社会中可能“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该事务所的另一名律师迪金森(Steve Dickinson)注意到该草案没有纳入互联网等关键行业,“如果中国(中共)真的想要做出改变,就应该采取与美国相同的方式,开放外资参与整个网络部门。”

2.市场准入

外界一直批评中共国有企业支配中国市场,这也是美国在贸易争端中提出的主要问题之一。

BBC新闻1月10日报导,中国经济发展是建立在政府中央计划、有针对性的基础上,且是为其国有企业设计的方案。这与美国公司的运作方式相反。

美方表示,中共当局不公平地补贴其国有企业,给予这些企业廉价贷款,并帮助它们在航空航天、芯片制造和电动汽车等行业中和海外公司竞争,使它们与美国企业直接竞争。

美方说,即便是中国私营企业也处于优势地位,因为在中国运营的外企在基本上封闭的市场中,无法建立关系或规模,以至于不得不和当地合作伙伴来一起运营。

中方推出“负面清单”专家认为开放不够

中方在去年12月25日公布2018年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减少约一百七十多个项目,并且由试点改为全面实施。

最新公布的负面清单包括“禁止准入类”和“许可准入类”两大类,其中前者共4项,后者纳入147项,共计151个项目,比之前的试点版负面清单缩减了177项。不过其禁止及限制项目仍超过150项,专家认为开放程度仍属有限。

上海诚信金融咨询公司顾问丁海峰(音译,Ding Haifeng)告诉《南华早报》,最新版负面清单的开放程度仍属有限,仅具“象征意义”,因为有些关键行业仍然排除中国私营企业或外国企业投资者的参与。

对于中方的市场开放进程,包括欧盟商会在内的商业游说团体表示,北京目前承诺尚不足以让外国公司相信中国的市场是公平透明的。

BBC新闻1月10日报导,中方已承诺向外国企业开放更多经济领域,但除非允许外企独立运营,否则这将毫无意义。

3.中国制造2025

中共的“中国制造2025”工业路线图可能是美中贸易战缓解的最大绊脚石。

美国将中共在航空航天、半导体和5G等关键领域上,以国家补贴为主导的发展视为直接挑战。

美国贸易代表、贸易谈判主要负责人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在提及“中国制造2025”时说,不要低估该计划,它的确是在国家层面上与有相应产业的国家竞争。

对中共希望取代美国成为世界技术的中心,莱特希泽表示,如果是中共要在这些产业和其它国家正当竞争,那没有问题;但通过投入3000亿美元补贴、限制市场准入以及强制技术转让等手段,以牺牲他国利益为代价,那就另当别论。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表示,由于中共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包括医疗设备和先进农业设备在内的外国公司,可能已经失去了部分业务。

中方淡化“中国制造2025”但并未放弃

中共去年12月淡化了这项产业计划,但尚未表明暂停该计划。《华尔街日报》去年12月12日引述多位知情人士的话报导,北京最高规划机构和高级政策顾问正在起草取代“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产业政策,重点内容是淡化国家主导的角色,并对外国公司提供更多的市场开放机会。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去年12月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表示,北京如果真心想要解决与美国的贸易冲突问题,最重要的一步是必须承诺改变以国家主导先进技术行业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

“我希望他们真的改变2025计划,因为它衍生了很多盗窃知识产权的不良行为。”罗斯说。

罗斯表示,中方虽然已不再强调“中国制造2025”,“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放弃了它”。

他对CNBC说,美国并不反对中国的科技进步,但是“我们反对利用不合理的手段,诸如盗窃商业机密,强迫技术转让等等”取得科技领域的领先优势。他说:“只要是公平竞争,我们完全乐意跟他们一争高下。”

BBC新闻1月10日报导,“美国想要的是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经济结构。”北京大学前教授巴丁(Christopher Balding)说。

他表示,美方希望中国成为一个市场驱动的“正常”国家,“就像我们其它国家一样。中国(中共)不希望这样。”

正如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所说,美中需要找到双方均可承受的协议,符合所有人的利益。

美国之音1月10日报导,外交关系理事会的经济学家塞策说,重写(中国制造2025)产业政策或可令其看上去不那么咄咄逼人,但内核不会改变。塞策说:“从根本上我不认为中国会愿意放弃自己的基本目标,或者说是从前表现为‘中国制造2025’的核心政策。”

BBC报导说,即使美中达成贸易协议,双方之间的战略竞争仍然存在。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许祯祺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